Don't Miss

港產香水品牌疫下奇招突圍 獨門配方 精準廣告 強攻網售

By on June 6, 2022

原文刊於信報財經新聞「StartupBeat創科鬥室

香港爆發新冠疫情期間,零售業首當其衝,生意一落千丈,但亦有疫市奇葩成功突圍。有本地香水品牌憑自家配方,經營自家網店之餘,透過Facebook(fb)做廣告宣傳,配合O2O(Online to Offline,線上線下結合)營銷策略,疫下開設4間實體店,且吸逾5萬名會員,公司營收達數千萬元。

藥油世家偏愛自己創業

本土香水品牌花の滴(Floroma),由熱愛香水的女創辦人翁靜(Jane)一手打造。曾在法國深造調香技術的翁靜,以前見同事在廁所搽藥油而得到啟發,開始研究有香味且具藥油功效的產品。

翁靜從未想過繼承父業,反在法國修讀調香課程,創立本土香水品牌花の滴(Floroma)。(黃勁璋攝)

翁靜從未想過繼承父業,反在法國修讀調香課程,創立本土香水品牌花の滴(Floroma)。(黃勁璋攝)

雖然翁靜的父親經營藥油生意多年,但她從未想過要繼承父業,反而在2016年創辦自家香水品牌Floroma。

翁靜花了半年時間,不斷反覆嘗試,在2016年推出一款名為「香水醒神筆」的產品,標榜具提神、驅蚊、止痕等功效,成功建立品牌知名度,高峰期在港曾有800多個銷售點,於百貨公司、便利店、連鎖化妝品店、書店等上架。

可惜好景不常,2020年初,疫情如巨浪湧至,翁靜憶述,一向依靠傳統零售渠道銷貨的Floroma,生意額一度大跌八成,「生意受挫,無人出街購物」,只好毅然轉型,在網店賣香水。

「香水醒神筆」2016年推出時,成功建立品牌的知名度。(網上圖片)

「香水醒神筆」2016年推出時,成功建立品牌的知名度。(網上圖片)

2020年2月,翁靜赴法國採購香水原材料期間,眼見港人缺乏口罩等物資,遂向外國供應商搜羅,沒料此舉為公司帶來不少潛在客戶。

同年3月,品牌推出首款白蘭花香水,行銷策略則由以往投放地鐵、巴士等傳統廣告渠道,改為於網上宣傳。翁靜透露,鑑於不少品牌疫下減少廣告預算,變相令小品牌曝光機會大增。

去年7月,Floroma首度進駐旺角東開設專門店。(網上圖片)

去年7月,Floroma首度進駐旺角東開設專門店。(網上圖片)

宣傳策略活用贏谷輸縮

該公司利用A/B Testing方法,同時在fb投放數個廣告試探市場反應。據了解,2020年3月,當時每日廣告費只需數百元,及後每月推出新產品吸客。翁靜曾經在銀行任職,對數字頗為敏感,把fb廣告比喻為炒股票,自言「贏就谷,輸就縮」,「市道差,無大品牌同你爭廣告,人棄我取,市低,自然要趁低吸納。」

手機不離身的翁靜,不時留意其網店銷售、fb廣告反應等。時至今日,品牌每月廣告費用數以十萬元計,去年公司營收過千萬元。被問到為何不直接在電商平台上架寄賣,她解釋,鑑於平台上架費昂貴,「自己搭建網店,簡單直接,當時都是為勢所逼,無理由未搵錢就畀上架費。」

除了香水、香薰外,疫情下還推出搓手液等產品。(網上圖片)

除了香水、香薰外,疫情下還推出搓手液等產品。(網上圖片)

除了香水、香薰之外,Floroma還推出含不同香味的睡眠噴霧、蠟燭、搓手液等多達上百款產品,定價走中上路線。

旺角開實體店結合O2O

今年初,第五波疫情來襲,翁靜加推搓手液、納米消毒噴霧等防疫產品,所有產品都離不開花香味,冀調劑港人抗疫的緊張心情。

翁靜稱,鑑於不少品牌在疫情下減少廣告宣傳,變相增加小品牌曝光機會。(黃勁璋攝)

翁靜稱,鑑於不少品牌在疫情下減少廣告宣傳,變相增加小品牌曝光機會。(黃勁璋攝)

去年7月,Floroma首度進駐旺角東,分店數目擴張至4間,當中兩間為「快閃店」(Pop-up Store),聘用二十多名員工。據悉,品牌加強O2O銷售,如在網上投放廣告,鼓勵客人到店舖試聞香水,再由店員解說,帶動線下生意;客人現場體驗後,日後如想入貨,可到網店落單。除本港市場,產品已外銷到美國、澳門等地,現時每月售賣過萬支香水。

採訪、撰文:蔡璿驩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布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裏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