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Miss

中國挖礦禁之不絕 (高天佑)

By on December 23, 2021

本文作者高天佑,為《信報》撰寫專欄「新聞點評」,此為節錄版本,原文請按此

粗略計算,現在購買一部最新專業礦機或者一張高級顯示卡,在電費便宜地區挖礦,最快6個月便可回本。(法新社資料圖片)

粗略計算,現在購買一部最新專業礦機或者一張高級顯示卡,在電費便宜地區挖礦,最快6個月便可回本。(法新社資料圖片)

殺頭生意有人做,何況「挖礦」不用殺頭?話說內地政府於9月宣布禁止所有加密貨幣挖礦(mining)活動,看似雷厲風行,不過最新數據顯示,11月份,平均每日仍有最少10.9萬個「礦」在中國境內運作,而且恐怕只是冰山一角。這麼多人鋌而走險,一來因為Bitcoin、Ether、Dogecoin等價格高企,冒險挖礦依然利潤豐厚,二來這更是目前為數不多、能夠繞過外滙管制的「走資」捷徑。

轉入地下 打散運作

中國人民銀行、國家網信辦、最高人民法院等10個部委在9月24日發布《關於進一步防範和處置虛擬貨幣交易炒作風險的通知》,把「虛擬貨幣相關業務活動」定性為「非法金融活動」,強調對於虛幣買賣、虛幣發行(ICO)、非法集資等服務「一律嚴格禁止」,並將監測挖礦、交易、兌換等,由相關部門依法查處涉嫌破壞金融秩序、危害金融安全等行為。

殺頭生意有人做,何況挖礦利錢豐厚、便於「走資」,看來又沒太大阻嚇性代價,短期內恐怕禁之不絕。(Freepik網上圖片)

殺頭生意有人做,何況挖礦利錢豐厚、便於「走資」,看來又沒太大阻嚇性代價,短期內恐怕禁之不絕。(Freepik網上圖片)

再者,任何稍有技術的挖礦者,都很容易隱藏或偽裝自己的IP,例如明明在中國內蒙古挖礦,卻顯示為美國阿拉斯加,這是普通電腦系本科生也能做到的。因此,上述10.9萬個被發現身處中國的IP位址,其主人很可能是業餘門外漢,連基本「隱身」工夫也沒做(儘管遮蔽IP後尚有其他蛛絲馬跡可被追查),意味着10.9萬恐怕只是冰山一角數字,背後隱藏着更多專業礦商。

事實上,按照Bitcoin數據,在中國政府宣布全面封殺加密貨幣活動後,全球比特幣挖礦算力(hashing power)曾在短時間內暴跌50%,但隨即快速回升,並自11月起收復「封殺」前高位。即便考慮到一些中國礦商把礦機運到海外繼續營運,以及美國礦商乘勢增加投資,也很難解釋全球算力可在短短兩三個月內徹底恢復,唯一合理推斷是不少中國礦商轉入「地下」運作。

這麼多人在中央嚴打下依然鋌而走險挖礦,背後主要有三大原因。首先,Bitcoin、Ether、Dogecoin等各款加密貨幣價格持續高企,粗略計算,現在購買一部最新專業礦機或者一張高級顯示卡,在電費便宜地區挖礦,最快6個月便可回本,之後就是「淨賺」。況且中國礦商早已購置大量礦機和顯示卡,如今每挖礦多一日,就是「印銀紙」多一日,讓人很難抵抗誘惑。

現在購買一部最新專業礦機或者一張高級顯示卡,在電費便宜地區挖礦,最快6個月便可回本。(法新社資料圖片)

現在購買一部最新專業礦機或者一張高級顯示卡,在電費便宜地區挖礦,最快6個月便可回本。(法新社資料圖片)

走資渠道 代價有限

其次,中國當局嚴控外滙流失,連「滬深股通」的「高位對敲」漏洞也被堵塞(中證監上周五叫停香港證券商為內地居民戶口提供「北向」交易服務),挖礦屬現時為數不多的有效「走資」渠道。礦商在中國境內用人民幣買礦機、用人民幣付電費,挖出的加密貨幣則可隨意兌換為其他法幣(例如美元、歐羅、日圓),完全繞過外滙管制。此情況下,就算挖礦活動本身「蝕本」,例如花100萬元人民幣,只挖出市值80萬元人民幣之Bitcoin,但該批Bitcoin能在境外自由流通,價值不可等量齊觀。

最後,這邊廂挖礦回報誘人,那邊廂「代價」卻似乎有限。人民銀行等10部委在9月份發布的《通知》嚴格上只是一份指引,並非正式法律文件,內裏亦無訂明挖礦犯了什麼法、要面對什麼懲罰。起碼至今中國境內鮮有聽聞有人因挖礦而負上刑事責任或遭拘捕,充其量被「約談」或罰款。

礦商在中國境內用人民幣買礦機、用人民幣付電費,挖出的加密貨幣則可隨意兌換為其他法幣(例如美元、歐羅、日圓),完全繞過外滙管制。(路透資料圖片)

礦商在中國境內用人民幣買礦機、用人民幣付電費,挖出的加密貨幣則可隨意兌換為其他法幣(例如美元、歐羅、日圓),完全繞過外滙管制。(路透資料圖片)

有趣的是,據中紀委網站上周公布,浙江省紀委日前進行內部「突擊抽查」,發現該省最少48名公務員或國企人員利用公共資源主動挖礦,在行動中查封了68部礦機、500多部個人電腦或伺服器,檢獲Bitcoin、Ether等12款虛擬貨幣。有關當局對其中7人給予黨紀政務處分,並向其餘人等進行約談及批評教育。

此案有兩大啟示,既反映挖礦活動有幾泛濫,連黨政人員、公務員也參與;更重要的是,這些公家人員利用公共資源挖礦,最後卻僅被「訓斥」了事,難怪其他礦商不太懼怕潛在懲罰。講到底,殺頭生意有人做,何況挖礦利錢豐厚、便於「走資」,看來又沒太大阻嚇性代價,短期內恐怕禁之不絕。

(編者按:高天佑著作《中產必須死》現已發售)

歡迎訂購:實體書、電子書

更多高天佑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布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裏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