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Miss

港競速無人機發展領先變落後 法規將收緊 未成年或不可參與

By on December 13, 2021

原文刊於信報財經新聞「StartupBeat創科鬥室

國際航空聯盟(FAI)香港競速無人機公開大賽於上周六在2021數碼娛樂領袖論壇期間舉行。16位競速無人機選手(俗稱飛手)操控着「戰機」,在數碼港上演一場緊張刺激的「空中F1」賽事。

現今國際級的競速無人機賽事已不乏本港飛手身影。然而,有專家指出,近年競速無人機在歐美、南韓及中國愈見盛行,香港發展比內地還早起步,本該是推廣競速及舉辦賽事的重鎮,奈何特區政府支援不足,監管及法規亦未有拆牆鬆綁,令本港反而落後於鄰近地區。明年6月,本港《小型無人機令》正式生效,屆時競速無人機發展會否進一步受壓?

競速無人機於10年前在歐洲興起,「當時DJI(大疆創新)推出4軸航拍機,人們便開始構思無人機新玩法。」香港無人機運動總會(HKDSA)會長鄒偉傑表示,大約到了2016、2017年,競速無人機傳入南韓,內地有廠商瞄準商機,生產競速無人機零件。至於香港,由於鄰近深圳,要搜羅競速無人機零件相當方便。在這地理優勢下,吸引一群二十來歲、熱愛玩遙控飛機或航拍機的年輕人涉足競速無人機運動。

鄒偉傑慨嘆,香港任何航空運動,均受民政局及民航處監管,比賽申請過程費時失事。(何澤攝)

鄒偉傑慨嘆,香港任何航空運動,均受民政局及民航處監管,比賽申請過程費時失事。(何澤攝)

本地舉辦賽事千回百折

現時競速無人機重要賽事包括由國際航空聯盟主辦的FAI世界無人機錦標賽,以及無人機冠軍聯盟(DCL)、無人機競速聯賽(DRL)等職業賽。此外,在明年3月於泰國曼谷和芭堤雅舉行的亞洲室內暨武藝運動會(亞室運),競速無人機亦將是示範項目。

鄒偉傑說,FAI原本有意在香港舉辦世錦賽,把本地發展成推廣競速無人機和管理比賽的重鎮。他解釋,香港是個可自由進出,兼且融合東西文化的國際城市,加上一直有舉辦國際級七人欖球、馬拉松、單車和網球比賽等大型賽事,享負盛名,「語言不成問題,網絡也比內地user friendly。」

對比滑翔傘之類航空運動,競速無人機更易落地,比賽所需空間較小,相對適合生活環境狹窄的香港。不過,香港所有航空運動均受民政事務局及民航處監管,當鄒偉傑想在香港籌辦第一屆世錦賽,卻一直等不到民政事務局回覆,結果由深圳冷手執個熱煎堆,連第二屆賽事亦選址寧波,沒有香港份。

近年一群熱愛玩航拍機的年輕人均涉足競速無人機運動。(何澤攝)

近年一群熱愛玩航拍機的年輕人均涉足競速無人機運動。(何澤攝)

鄒偉傑直言,內地政府相當重視航空運動發展,無人機更是STEM教育重要元素之一,學生藉此學習工程、飛行理論以至無人機應用。至於跟香港同期起步的南韓,更有一個無人機公園,飛手數目粗略估計達二三千人,這些配套在港均欠奉。他續稱,要得到民航處批准舉辦競速無人機比賽需時頗長,像今次FAI香港競速無人機公開大賽,便要到比賽前幾天,才正式獲民航處開綠燈。

他認為,比較理想的做法是,由民航處制定清晰的競速無人機比賽框架,再由官方或半官方專業機構(例如香港無人機運動總會)按照框架統籌賽事,但前提是先定義競速無人機屬運動項目,跟普通航拍機不同,「民航處並不關心無人機,到底屬於運動比賽抑或普通航拍,總之要符合目前的無人機相關要求。」

明年6月《小型無人機令》正式生效,根據該例,250克至7公斤的甲二類無人機及駕駛員均須註冊,駕駛員若要操作7公斤以上的乙類無人機,更要接受考核。此外,甲二類及乙類無人機的持有人,皆需要購買保額為500萬元(甲二類)或1000萬元(乙類)第三者責任保險。鄒偉傑不諱言,現時的競速無人機,以重量計肯定被歸入甲二類,其最高速度卻超出甲二類無人機速度上限(每小時20至50公里),「可以話踩晒地雷」。

對比滑翔傘之類航空運動,競速無人機比賽所需空間較小,相對適合生活環境狹窄的香港。(何澤攝)

對比滑翔傘之類航空運動,競速無人機比賽所需空間較小,相對適合生活環境狹窄的香港。(何澤攝)

另一方面,甲二類及乙類無人機的負責人最低年齡為18歲,遙控駕駛員則為14歲,相關規定亦可能窒礙年輕人從小參與競速無人機運動。須知道競速無人機是一項選手年紀偏細的運動,像泰國少女Wanraya Wannapong,在11歲時便贏得世錦賽女子組冠軍,並於翌年衞冕成功;今次FAI香港競速無人機公開大賽,最年輕的一位飛手只有15歲。鄒偉傑建議,港府可考慮容許未夠歲數的飛手,在監護人陪同下練習和比賽。

新例或令選手墮法網

然而,新令對競速無人機沒太多着墨,只提到民航處處長會「為方便無人機滙演、競速比賽及傳媒報道等,逐案或一次性方式給予特別考慮」,並未提及飛手日常訓練有否豁免。

鄒偉傑坦言,「如果有太多不清晰、容易令人誤墮法網的地方,學校、家長自然不鼓勵小朋友參與。」他認為,若只有比賽可適度豁免,始終沒有解決本地少年飛手無法註冊和操作無人機的困局,「就算再搞比賽,可能只有外國選手來港參加。一場香港舉行的比賽,如果沒有本地飛手參戰,那很丟臉。」

採訪、撰文:陳子健

(《小型無人機令》截圖)

(《小型無人機令》截圖)

延伸閱讀:

飛手缺場地 靠電腦模擬訓練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布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裏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