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Miss

洗米華的QR code名單 (高天佑)

By on November 29, 2021

本文作者高天佑,為《信報》撰寫專欄「新聞點評」,此為節錄版本,原文請按此

澳門警方昨拘捕周焯華等人並檢獲大批證物,當中包括大量電腦、手機、流動儲存器等。(新華社圖片)

澳門警方昨拘捕周焯華等人並檢獲大批證物,當中包括大量電腦、手機、流動儲存器等。(新華社圖片)

過去幾日發生不少大新聞,包括人民銀行叫停支付寶、微信支付「個人二維碼」(QR code)經營收款,以及澳門著名疊碼仔「洗米華」(周焯華)遭溫州公安通緝(昨於澳門被捕)。兩件事看似沒關連,背後卻有共通點。現在最受關注是「洗米華」手上8萬賭客會員名單,有可能透過QR code追查全部現形。

打擊遠程收付 一脈相承

 

簡單來說,「二維碼收款」自四、五年前開始在內地流行,消費者光顧大小商戶時,只需拿出手機掃一掃商戶提供的獨家QR code(原理如同「安心出行App」),便可透過支付寶或微信支付賬戶完成付款,毋須現金也不用信用卡,對於商戶及消費者雙方都十分方便。正如香港一位著名經濟學家曾經形容,在內地從嫖妓、幫襯街邊小販到施捨乞丐,皆可透過QR code付費,非常先進。

但很多消費者未必知道,這種二維碼其實分為兩大類,一類是「個人二維碼」,任何人、從8歲小孩到80歲老人皆可隨時開通(例如用於收零用錢、派利是);另一類為「商戶二維碼」,顧名思義專供商戶使用。兩者最大分別,首先在於個人QR code收款全免手續費,商戶QR code則由平台(支付寶或微信支付)抽取0.38%至0.6%服務費,惟比起信用卡公司動輒「抽水」2%至3%,仍屬划算。

商戶QR code會留下完整收款紀錄,讓稅務部門一覽無遺。 (法新社資料圖片)

商戶QR code會留下完整收款紀錄,讓稅務部門一覽無遺。 (法新社資料圖片)

更重要的是,商戶QR code會留下完整收款紀錄,讓稅務部門一覽無遺;至於個人QR code除非有大額異動,否則不會被稅局盯上。正因如此,內地絕大部分個體戶(包括電召車司機、小販、鞋匠、水喉工人等)及眾多中小型商戶,一直以來都採用個人QR code做生意收款,除了慳手續費,主要是規避繳稅;而人民銀行出台上述〈通知〉,似乎針對封殺這種「灰色地帶」行為,難怪引起人心惶惶。

不過當局很快進一步解畫,新華網、《北京日報》等官媒引述「央行有關部門負責人」強調,今次新例非為禁止小微商戶、地攤商戶使用個人QR code「面對面」收款,只是要打擊「遠程收付」行為。該負責人特別強調,近來有不法分子「使用個人靜態收款條碼與賭客『點對點』線上遠程轉移賭資,將賭資分拆隱藏於眾多正常交易場景,為跨境賭博活動提供支付通道,影響了涉賭『資金鏈』追溯機制的實效」,顯然,央行旨在「有力斬斷跨境賭博等犯罪『資金鏈』」。

換言之,深圳街邊賣橙阿嬸繼續用個人QR code收錢,屬「面對面」交易,相信不會觸犯新例。然而,上述央行負責人並未明確界定怎樣才算「小微商戶」,例如有人開一家珍珠奶茶店,僱四五個員工,可否不用商戶QR code?又或者阿嬸日間賣橙,晚上開抖音直播講故事,接受觀眾打賞,這種「遠程收款」犯不犯法?

該名央行負責人強調打擊「跨境賭博活動」。(中通社資料圖片)

該名央行負責人強調打擊「跨境賭博活動」。(中通社資料圖片)

再者,既為打擊犯罪資金鏈,那麼香港經濟學家的朋友倘再尋歡召妓,繼續透過個人QR code付肉金,會否罪加一等?事實上,當局近月已加強緊盯個人QR code異常交易情況,例如鋼琴家李雲迪上月在北京嫖妓被捕,據說正因涉案「賣方」的個人支付戶口被公安發現,每每在夜晚有特定大額收款,於是鎖定偵查,結果人贓並獲。

8萬賭客留痕 牽連甚廣

與此同時,該名央行負責人強調打擊「跨境賭博活動」,恰逢「洗米華」遭溫州公安通緝,罪名為「經營跨境賭博集團」,涉及在內地經營網絡賭場,難免令人聯想到兩件事背後有關聯。早於2019年7月,央媒新華社已曾經點名批評周焯華及他旗下「太陽城集團」,指其團夥讓內地人透過網絡遙距賭錢,「對中國社會經濟秩序和金融安全產生了巨大危害」,猶如「最大罌粟花」。

被官媒點相後,網絡賭博活動一度轉趨低調收斂,但近來或因疫情致澳門遲遲未能全面通關,濠賭江湖生意慘淡,該些違法活動有故態復萌之勢,甚至有人在抖音、B站(bilibili)等主流平台催谷廣告,宣傳「澳門最大網絡賭場,美女荷官招待,XX支付半小時到賬,七折充值十足返現」。

近來或因疫情致澳門遲遲未能全面通關,濠賭江湖生意慘淡。(中通社資料圖片)

近來或因疫情致澳門遲遲未能全面通關,濠賭江湖生意慘淡。(中通社資料圖片)

講到底,中國當局加大力度徵稅及打擊外滙流失乃大勢所趨,順者昌,逆者遭殃。據溫州公安指出,「洗米華」麾下有逾1.2萬名代理(疊馬仔),已在內地發展最少8萬賭客會員。倘如央行負責人形容,很多賭客透過QR code轉賬賭金,那麼在周焯華一夥逾十人被捕後,他手上掌握的「洗米華名單」恐怕十分驚人,例如循1.2萬名疊馬仔QR code層層追溯,凡賭過必留下痕跡,可能找出大批公職及國企人員賭客名字,未來又一堆人難以安枕。

(編者按:高天佑著作《中產必須死》現已發售)

歡迎訂購:實體書、電子書

更多高天佑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布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裏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