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Miss

阿里或成最大贏家 (高天佑)

By on July 9, 2021

本文作者高天佑,為《信報》撰寫專欄「新聞點評」,此為節錄版本,原文請按此

港股除受外圍拖累,騰訊、阿里、美團等新興科企頻頻碰着黑。(信報資料圖片)

港股除受外圍拖累,騰訊、阿里、美團等新興科企頻頻碰着黑。(信報資料圖片)

港股八連跌兼爆「小股災」,除受外圍拖累,亦因恒指兩大重磅板塊,繼滙控(00005)、平保(02318)等傳統股份疲弱後,騰訊(00700)、阿里(09988)、美團(03690)等新興科企也頻頻碰着黑。事實上,自去年11月螞蟻集團「世紀IPO」遭叫停轟動全球,逾半年來,針對網企的「整頓」接二連三,即使近日出現不少對阿里有利的形勢,其股價依然下沉,主要關乎政策不明朗風險。

國務院昨在北京舉行政策例行吹風會,人民銀行副行長范一飛指出,支付市場壟斷現象不僅存在於螞蟻集團,其他機構也有同樣情況,當局對螞蟻採取的措施亦會推行到其他支付平台,將陸續公布。這意味官方不只緊盯螞蟻,所有支付平台處於level playing field;何況螞蟻去年底已開始整改,理論上有望最早完成,故可視為螞蟻母公司阿里巴巴第一個利好消息。

其次,工信部昨天透露,現正持續開展手機App專項整治,阿里、騰訊、字節跳動等68家頭部網企已按要求完成整改,下一步將加大整治App侵害用戶權益工作力度。換言之,相比起滴滴、貨車幫、BOSS直聘等剛被監管機構「修理」的程式,阿里旗下各類App大致「甩難」,可視為基本「上岸」(起碼不必太擔心突因「侵害用戶權益」遭下架),算是第二項利好。

阿里旗下App在新一輪網企整改下大致「甩難」,高德地圖亦能乘勢發圍,但該公司股價昨天仍挫4.1%。(法新社資料圖片)

阿里旗下App在新一輪網企整改下大致「甩難」,高德地圖亦能乘勢發圍,但該公司股價昨天仍挫4.1%。(法新社資料圖片)

此外,全國最大家電實體零售商蘇寧深陷財困,日前終於公布救亡方案,由江蘇省政府及阿里牽頭,聯同小米、海爾等其他投資者,接手蘇寧16.96%股權。此前,阿里已擁有蘇寧19.99%股權,交易後,按股份數量計,阿里將超越蘇寧創辦人張近東(持股降至20.35%),成為該集團第一大股東。

利好因素多 股價卻插水

江蘇省政府今次夥拍阿里打救蘇寧,並讓阿里成為蘇寧第一大股東(儘管按投票權計,阿里未必擁有最大話事權),至少顯示阿里目前「政治問題」不算太嚴重。誇張點說,某財團若被中央定性為十惡不赦取締對象,地方政府還會夥拍這個財團去打救其他企業嗎?況且江蘇屬沿海發達省份,省領導政治覺悟不會低,樂於入主蘇寧的財團亦不缺,因此這可視為阿里第三個利好消息。

最後,滴滴遭受重手打擊,網信辦直指其「嚴重違法違規」,勒令所有平台把該App下架。雖說現已安裝滴滴App的5.5億用戶暫不受影響,可繼續打車,但難免有用戶或「激於義憤」,或擔心手機資料受損而卸載滴滴,改用其他打車App。另方面,司機們憂慮滴滴一旦「出事」影響車資結算,恐血汗錢「凍過水」,近日紛紛減少用滴滴App接單。

換句話說,供、需雙方皆正從滴滴流失,鑑於網約車平台不具核心技術壁壘,可替代性甚高,目前的不確定狀況倘再持續兩三個星期,滴滴縱能保命也難免重傷。而滴滴「漏水」最大贏家,很可能是阿里旗下全資擁有(2014年斥15億美元收購)的高德地圖,它並非網約車程式,卻結合了滴滴、快的、神州專車、出租車等逾40個打車平台,用戶只要在地圖輸入目的地,便有多個打車平台offer選擇,可按價格、速度、服務等因素「揀到啱」。

蘇寧深陷財困,日前由江蘇省政府及阿里牽頭,聯同小米、海爾等其他投資者,接手蘇寧16.96%股權。(法新社資料圖片)

蘇寧深陷財困,日前由江蘇省政府及阿里牽頭,聯同小米、海爾等其他投資者,接手蘇寧16.96%股權。(法新社資料圖片)

正因高德地圖打車選擇多、使用方便,早於今次滴滴下架事件之前,通過高德促成的打車交易比率已在上升(高德採拆賬形式受益)。值得留意,高德屬目前中國最主流地圖軟件,包括蘋果iPhone和華為手機、比亞迪電動車,以及不少政府手機App、逾150個內地城市的交通警察,皆使用其地圖服務。若說滴滴令用戶擔心行蹤資料「外洩」,高德地圖相對上可讓人放心,有望做大贏家,亦構成阿里第四項利好。

然而,阿里雖有這麼多「利好」,該公司股價昨天卻急插4.1%;由去年10月份高位起計,至今累挫逾35%,市值蒸發2.4萬億元。阿里股價弱雞,主要有三大原因,一來受大市及外圍拖累(恒指昨瀉逾800點,美股道指早市也大跌超過500點),二來股價走勢往往兩邊鐘擺,不免「擺過籠」(投資者去年10月份可能過於樂觀,現在或許過於悲觀)。

司機們憂慮滴滴一旦「出事」影響車資結算,恐血汗錢「凍過水」,近日紛紛減少用滴滴App接單。(路透資料圖片)

司機們憂慮滴滴一旦「出事」影響車資結算,恐血汗錢「凍過水」,近日紛紛減少用滴滴App接單。(路透資料圖片)

至於更重要的因素,相信關乎政策不確定性。正如不少論者指出,像Google、Facebook、Amazon等巨擘,在美國和歐洲也經常涉嫌壟斷或者侵犯私隱,遭政府調查甚至巨額罰款,那麼中國政府現在加強監管網企,又有何出奇?分別在於網企在歐美監管環境下的可預見性較高,一切都有明文條例、立法過程,該些企業亦可在法庭抗辯(更常見則是賠錢和解收場),就像Facebook近日成功在美國法庭駁回了聯邦貿易委員會的壟斷指控。

誠然,科網乃新生事物,各地法規均從後追趕。中國政府針對網企的整頓,或許勝在快速見效,卻略嫌透明度不足,「人治」觀感較重,投資者較難把握確定性。長遠而言,業界和監管皆須與時並進,中國經濟方可成為最大贏家。

(編者按:高天佑著作《中產必須死》現已發售)

歡迎訂購:實體書、電子書

更多高天佑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布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裏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