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Miss

38歲中年危機 (老占)

By on May 29, 2021

本文作者老占,為《信報》撰寫專欄「俺俺占占」。

字節跳動到了2020年,僅廣告收入已是約1800億元,而抖音貢獻了近60%。(法新社資料圖片)

字節跳動到了2020年,僅廣告收入已是約1800億元,而抖音貢獻了近60%。(法新社資料圖片)

三十八歲的字節跳動張一鳴創下了互聯網巨企CEO新紀錄。

上一個突然退休的巨頭CEO,是香港人不太熟悉的拼多多創辦人,四十一歲的黃崢。拼多多平台年活躍買家數超逾七點八億,正式超越阿里巴巴的淘寶,成為中國用戶量最大的電商平台。伴隨着他們一手創建的新互聯網帝國的形成,二人在人生巔峰選擇退休。

近幾年,字節跳動抖音和今日頭條兩大王牌產品,為這台令外界艷羨不已的印鈔機提供動能,將每年的營收都拉出了倍數級增長。

二○一六年,字節跳動營收尚為六十億元,二○一七年升至一百六十億元,二○一八年突破五百億元,二○一九年更被傳突破一千四百億元;二○二○年,達到了二千四百億元。其中,僅廣告收入已是約一千八百億元,而抖音貢獻了近百分之六十。

張一鳴自認不是一個成熟的管理者,只是一個普通的程式員。( 中新社資料圖片)

張一鳴自認不是一個成熟的管理者,只是一個普通的程式員。( 中新社資料圖片)

事實上,不管是今日頭條,還是抖音,從某種程度上說,都已經呈現了一種增長焦慮。事實上,自去年年底開始,抖音內部就有預判,二○二一年增長會相對困難。張一鳴也曾在年會時坦言,抖音如果二○二一年在消費、直播、社交上沒有大的突破,則整體增長會嚴重放緩。

大家對此心知肚明,於是,外界可以看到的是,近一兩年間,正以不設邊界的方式瘋狂向外歐美擴張,上線全量搜索廣告對標百度,開啟抖音電商和支付挑戰阿里,殺入本地生活隻揪美團,並在教育、遊戲等多個領域動作頻頻,背後原因之一,都是為了尋找一個新的增長點。

張一鳴自認不是一個成熟的管理者,只是一個普通的程式員。被特朗普封殺前,TikTok做了一切能做的,甚至比美國企業還更美國。但是,這些都沒用,只要TikTok是一家來自中國的公司,這就是原罪。

不管是今日頭條,還是抖音,從某種程度上說,都已經呈現了一種增長焦慮。(法新社資料圖片)

不管是今日頭條,還是抖音,從某種程度上說,都已經呈現了一種增長焦慮。(法新社資料圖片)

更多老占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布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裏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