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Miss

正正經經做IPO (老占)

By on April 10, 2021

本文作者老占,為《信報》撰寫專欄「俺俺占占」。

2020年全年美國IPO的總數接近一半是SPAC。 (路透資料圖片)

2020年全年美國IPO的總數接近一半是SPAC。 (路透資料圖片)

究竟現在有沒有金融危機,我相信上帝也不敢下定論,但是魔鬼往往藏在細節裏,過去一年多的經濟活動,即使是普通人都觀察到一個奇怪的現象,就是湧現大量的SPAC時,又為什麼偏偏是這個時間點;美國基金白頭佬Bill Ackman、矽谷最有權力的同性戀者,PayPal共同創辦人Peter Thiel、李澤楷,這些人近期不約而同着迷於新遊戲SPAC。

二○二○年全年美國IPO的總數接近一半是SPAC,乍聽起來似乎是雙贏,為何過去這麼多年來沒有太多案例,偏偏現在才爆晒出來?多多少少是由於投資機構急於套現,也突顯一個事實,就是對未來市場走向有極高度的不安全感。

這種企業也被稱為空白支票公司(Blank-Check Company)。它是一個沒有實際業務的「空殼」,先上市,募資後,再拿投資人的錢去購併有潛力的未上市公司,也讓這些標的不必循傳統IPO程式,快速上市,就像常見借殼上市的相反。

SPAC是一個沒有實際業務的「空殼」,先上市,募資後,再拿投資人的錢去購併有潛力的未上市公司。(Freepik網上圖片)

SPAC是一個沒有實際業務的「空殼」,先上市,募資後,再拿投資人的錢去購併有潛力的未上市公司。(Freepik網上圖片)

二○二一年才開始幾個月,美國已有一百八十九個循此模式上市的公司,集資近六百億(美元.下同),相當全美同期間新IPO企業總集資金額的七成,也超越去年全年循此模式上市企業總集資金額的七成。去年納斯特集資額高達四千四百億,單計SPAC集資額達八百二十億,為二○一九年所創下高位的六倍。

SPAC在美國愈趨流行,要研究及模仿無可厚非,我認為,不引入SPAC,等於封殺自己的財路。新加坡交易所準備就引入SPAC進行市場諮詢,倫敦交易所可能將放寬對SPAC的監管。香港對SPAC監管根本不成熟,現在推行未必適合。

因為政權下面的監管部門,或許對公司選擇SPAC上市有疑慮,為什麼一間公司不正正經經做IPO?

SPAC不必循傳統IPO程式,快速上市,它在美國愈趨流行,要研究及模仿無可厚非。(Freepik網上圖片)

SPAC不必循傳統IPO程式,快速上市,它在美國愈趨流行,要研究及模仿無可厚非。(Freepik網上圖片)

更多老占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布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裏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