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Miss

藝術品也瘋狂 (高天佑)

By on March 15, 2021

本文作者高天佑,為《信報》撰寫專欄「新聞點評」,此為節錄版本,原文請按此

《戰士》拍賣預料遠超底價,有望成為亞洲拍賣史上最貴西方藝術品。(佳士得網站圖片)

《戰士》拍賣預料遠超底價,有望成為亞洲拍賣史上最貴西方藝術品。(佳士得網站圖片)

藝術收藏界近日有兩大熱話,一是美國當代畫家巴斯奇亞(Jean-Michel Basquiat)作品《戰士》(Warrior)登陸佳士得香港春拍,估價3100萬美元(約2.4億港元)起,將成亞洲拍賣史上「最貴」西方藝術品,亦被視為在《港區國安法》及「完善選舉制度」後,檢視本港「國際拍賣中心」地位之一大指標。此外,另一藝術家Beeple的數碼NFT作品《每天:最初的5000天》(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以6935萬美元成交,媲美畢加索和梵高名畫,反映NFT浪潮有幾狂熱。

佳士得上周首次舉行NFT(Non-Fungible Token,非同質化代幣)藝術品拍賣會,現年40歲數碼藝術家Beeple(原名Mike Winkelmann)畫作《每天:最初的5000天》以6935萬美元拍出,貴過不少畢加索和梵高作品,震驚全球收藏界。

所謂NFT,如同Bitcoin之類加密貨幣,屬於一種建基於區塊鏈技術的數碼資產,憑着blockchain技術之去中心化、可追溯、公開賬本設計,NFT其中一大特色乃「獨一無二」。舉例說,今次價值6935萬美元的畫作其實只是一個jpg檔案,此檔案在互聯網上可被無限複製,於blockchain網絡之「原版」地位則獨一無二。

NFT熱潮自去年興起,主要是美國NBA(國家籃球協會)為應付疫情期間收入銳減,嘗試把入球重播片段以NFT方式出售。例如球星勒邦占士(Lebron James)在某場比賽某次得分某個角度重播片段,網民收購其NFT擁有權後,便成為這個片段「原版」獨一無二物主,很大程度上,有點似已流行幾十年的NBA球星閃卡收藏玩意(亦如「集郵」),只不過變成數碼化。

NFT數碼資產買賣只關乎「原版」擁有權,並不涉及其觀看權和複製權。(Freepik網上圖片)

NFT數碼資產買賣只關乎「原版」擁有權,並不涉及其觀看權和複製權。(Freepik網上圖片)

Beeple的數碼NFT作品《每天:最初的5000天》(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以6935萬美元成交。(佳士得網站圖片)

Beeple的數碼NFT作品《每天:最初的5000天》(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以6935萬美元成交。(佳士得網站圖片)

NBA此番嘗試引爆意外成功,部分珍貴片段(總決賽致勝分,或者球星出道戰「處男」入球)成交價達到數百萬美元,同時吸引更多領域人士投入NFT狂熱,Twitter CEO多爾西(Jack Dorsey)上周便把自己第一個發帖以NFT形式放售,目前最新競投價已達250萬美元;假若美國前總統特朗普、Tesla老闆馬斯克等網絡紅人也有樣學樣,他們的「處男」發帖相信價格更高。

乘NFT熱逢QE 火上加油

有趣的是,上述NFT數碼資產買賣只關乎「原版」擁有權,並不涉及其觀看權和複製權。就像《每天:最初的5000天》這幅6935萬美元作品,我雖沒出一分錢參與購買,卻可在blockchain網絡無時無刻盡情欣賞其原版,又或者把其jpg檔案瘋狂複製無限次,甚至設為電腦及手機熒幕背景(若作商業用途,則受既有版權條例規管)。

相對來說,收藏家倘斥巨資買了一幅實體名畫真蹟,至少獲得一件「實物」,既可自賞,又可放進美術館,其他人要付入場費才可觀看。

那麼收購NFT數碼藝術品其實買到什麼?主要是一種non-tangible「身份地位」。譬如《每天:最初的5000天》買家永遠可自稱為這幅數碼畫作「原版」擁有者,亦可隨時把這個「地位」轉售予下一買家(假若有人接手)。

若論藝術水準,Beeple難跟畢加索或梵高相提並論,何況今次賣出的只是一種「虛擬地位」,究竟是否值6935萬美元?此種問題注定不會有答案,股票和地產尚且可用「現金流折現」等方式嘗試計算公允價值,收藏品則只有「市價」,總之有人賣、有人買,便構成交易,存在即合理。藝術品再沾上NFT區塊鏈浪潮,兼逢全球QE資金泛濫,這條數就更加難計。

收藏家倘斥巨資買了一幅實體名畫真蹟,至少獲得一件「實物」。(Freepik網上圖片)

收藏家倘斥巨資買了一幅實體名畫真蹟,至少獲得一件「實物」。(Freepik網上圖片)

(編者按:高天佑著作《中產必須死》現已發售)

歡迎訂購:實體書、電子書

更多高天佑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布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裏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