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Miss

馬雲在思過崖 (高天佑)

By on January 22, 2021

本文作者高天佑,為《信報》撰寫專欄「新聞點評」,此為節錄版本,原文請按此

阿里巴巴(09988)老闆馬雲「隱身」近3個月後終於露面,但只是透過網絡視像發表「學習感言」,其身處之地仍然惹人無限揣測,有指在杭州,有說在北京,亦有謂在香港、新加坡,甚至說是在「公海遊艇」。

其實毋須多估,馬雲自號風清揚,風清揚隱身之地當然是「思過崖」。所謂「過」不一定是犯錯,正如馬雲「蒲頭」同一日,人民銀行公布《非銀行支付機構條例(徵求意見稿)》,表明任何支付工具市佔率超過三分一便將遭受「反壟斷執法」,所謂「凡事太盡,緣份勢必早盡」,風清揚定必好好參詳。

馬雲自號風清揚,暗示他雖然武功無敵,年輕時或許在江湖犯下大錯,所以晚年自閉思過。(法新社資料圖片)

馬雲自號風清揚,暗示他雖然武功無敵,年輕時或許在江湖犯下大錯,所以晚年自閉思過。(法新社資料圖片)

身處何方皆有啟示

馬雲身處何方為何重要?皆因有助猜度阿里這家萬億元巨企面臨「問題」之嚴重程度。例如他若在北京,或意味着公務纏身,須於首都配合相關部委處理,顯示仍有麻煩。他如果身處杭州阿里總部,相對上就輕鬆一點。若然他在香港或新加坡,則「有辣有唔辣」,從好的一方面想,證明行動自由,破除所謂「被邊控」傳言,但亦可能有人把他跟「望北樓」一眾富豪相提並論。

自去年10月24日在上海外灘金融峰會「語出驚人」後,馬雲睽違公眾視野逾兩個月,至本周二終於透過視像露面,為其慈善基金會舉辦的一年一度「馬雲鄉村教師獎頒獎典禮」(今年因疫情緣故,首度由海南三亞改為網上舉行)致詞。從全長48秒片段可見,馬雲氣色不俗,隱身一陣子似乎圓潤了一點。他表示「這段時間,我和同事一直在學習和思考,更加堅定了全身心投入教育公益的想法」,又謂「等疫情過去了,我們一定找時間把大家(獲獎鄉村教師)的三亞之旅補上,到那時我們再見面」。

阿里發展成為全球第七大上市公司,擁有多達10億用戶,對中國經濟和社會有着巨大影響力。(路透資料圖片)

阿里發展成為全球第七大上市公司,擁有多達10億用戶,對中國經濟和社會有着巨大影響力。(路透資料圖片)

馬雲短短幾句話,也惹人好像「解讀金庸小說」般琢磨分析。例如他說在「學習和思考」之後,更加堅定要「全身心投入教育公益」,是否意味他從阿里集團「退休」將更徹底?另外,他跟大家約定,待疫情過去,一定在三亞再見面,是否顯示他對雨過天晴充滿信心?

馬雲愛讀金庸小說,自詡為《笑傲江湖》裏華山派隱世高手「風清揚」。有看過這部小說都知道,風清揚長期隱居於「思過崖」,思過二字源自中國傳統格言「靜坐常思己過,閒談莫說人非」。同時,金庸在小說裏形容風清揚「神氣抑鬱,慚愧懊喪,似是含有無限傷心」,暗示他雖然武功無敵,年輕時或許在江湖犯下大錯,所以晚年自閉思過。

然而「人誰無過」,時時「思過」乃良好人生態度。何況中國文字博大精深,「過」字不只代表「過錯」,還可意味「過分」、「過量」。又如馬雲愛練太極,太極格言「過柔則懦,過強則剛」,換言之「太強」也未必是好事。《左傳》亦記述了「楚人無罪,懷璧其罪」故事,那個楚人並無罪過,只因取得了價值連城、一般平民不配擁有的璧玉,便被君王視為僭越威脅,招致殺身之禍。

愛讀金庸小說的馬雲,曾自稱是《笑傲江湖》裏的風清揚。(網上圖片)

愛讀金庸小說的馬雲,曾自稱是《笑傲江湖》裏的風清揚。(網上圖片)

耐心低調祈求好運

事有湊巧,馬雲「網上蒲頭」同一天,人民銀行發布《非銀行支付機構條例(徵求意見稿)》,旨在「強化支付領域反壟斷監管措施」,除了要求「從事儲值賬戶運營和支付交易處理的機構必須取得牌照」,更表明假若「一個非銀行支付機構在非銀行支付服務市場的市場份額達到三分之一」,人行便可「商請中國國務院反壟斷執法機構」採取行動。

由此可見,人行這份條例針對支付機構訂下了非常簡單明晰界線,只要市佔率超過三分一,不論你有無做錯(例如有否濫用市場支配地位、打壓競爭對手,抑或純粹「太好用」所以市佔率高),都可能被視為壟斷。

當然,阿里面臨的麻煩不只在於支付寶領域,更牽涉網絡金融借貸、用戶數據資產、電商「二選一」等問題。但正如上述,阿里發展成為全球第七大上市公司,擁有多達10億用戶,對中國經濟和社會有着巨大影響力,如此龐然巨物身上及周遭若無大大小小麻煩,那才是奇怪。根據傳統中國人智慧,面對麻煩無非三種基本正確態度,一是耐心靜氣處理,二是祈求好運,三是時刻低調警惕,靜思己過,相信這也是馬雲現時的態度。

(編者按:高天佑著作《中產必須死》現已發售)

歡迎訂購:實體書、電子書

更多高天佑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布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裏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