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Miss

後疫情社會及疫苗分配 (黃岳永)

By on January 22, 2021

本文作者黃岳永為香港科技大學副教授兼高級顧問(創業),為《信報》撰寫專欄「科網人語」。

從搭乘交通工具到日常行街食飯,全部都會被政府以防疫之名進行監控。(中通社資料圖片)

從搭乘交通工具到日常行街食飯,全部都會被政府以防疫之名進行監控。(中通社資料圖片)

新冠病毒疫情於2020年擴散至全球,至今逾9600萬人感染,距一億關口不遠矣。全球死亡人數超過200萬,排名首位的美國,因疫情而去世的人數已衝破40萬。即使疫苗已經面世,世界已經變得不一樣。

過去一年,人們被迫接納另一種生活模式:社交距離成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人們食飯行街均受限制,限聚令人數上限只有兩人的香港,相信是全球最嚴厲的地區之一;面授課程成為高危行為,很多學生整整一個學期完全沒有返校,亦沒有親身見過老師同學。

深水涉、油尖、佐敦一帶的低收入階層,人們也習慣到處走動,病毒快速傳播完全可以預期。(信報資料圖片)

深水埗、油尖、佐敦一帶的低收入階層,人們也習慣到處走動,病毒快速傳播完全可以預期。(信報資料圖片)

更不要說疫情重災區的飲食、零售及旅遊行業。日前政府公布去年第四季度失業率升至6.6%,創近16年新高,近25萬人失業。坊間普遍預期數字仍未見頂,未來4至6個月仍會上升。疫情持續加上政府的不作為,大量中小企倒閉已經是無可避免,很多打工仔可能會從全職工作變成兼職。在家工作亦成不可逆轉趨勢,相關的科技將會快速發展,以SaaS支援的工作模式成為常態,部分工作更會被人工智能/機器學習所取代。

封關限聚、關閉邊境及隔離旅客一段長時間等措施,成為疫情下的「常餐」,而且不少研究表明,在狹窄的環境(如飛機或火車)內,僅幾個小時就有機會造成疫情小型爆發。從國泰(00293)毫不猶豫作大裁員及關閉港龍的決定,可見「周圍飛」的日子已不復存在。

據世衞的數字,富裕國已注射了超過數千萬劑疫苗,但有的貧窮國家只有數十劑。(路透資料圖片)

據世衞的數字,富裕國已注射了超過數千萬劑疫苗,但有的貧窮國家只有數十劑。(路透資料圖片)

為了追蹤疫情,各國紛紛推出更嚴厲的監察系統。可能在不久將來,病毒檢測會成為生活一部分,從搭乘交通工具到日常行街食飯,全部都會被政府以防疫之名進行監控。這除了需要科技作出配合外,亦有必要訂立相關法律,防止個人數據被濫用,確保個人私隱及公眾健康可取得平衡。

儘管世界衞生組織處理疫情手法備受批評,但其提出全球疫苗分配不均的問題,的確值得關注。據世衞的數字,富裕國已注射了超過數千萬劑疫苗,但有的貧窮國家只有數十劑。然而,若貧窮國家不能獲得疫苗,全球疫情便不能徹底消失,而為了防止病毒不小心傳入,封關限聚等措施便難以取消。

全球疫苗分配不均的問題,的確值得關注。(新華社資料圖片)

全球疫苗分配不均的問題,的確值得關注。(新華社資料圖片)

我一直擔心疫情蔓延至油尖、佐敦一帶的低收入階層,因為與教會弟兄在這些地區服務多年,心知要出現大爆發實在是太容易。以前參與《窮富翁大作戰》,住在劏房床位,周圍居住環境和衞生情況惡劣,人們教育程度與防疫意識都偏低,言語不通的少數族裔人士難以準確接受資訊,人們也習慣到處走動,病毒快速傳播完全可以預期。

要改變這個情況並不容易,不是簡單的兩劑疫苗便可以全面解決問題。這需要迅速靈活的應變措施,並探索新科技加以配合。面對疫情一波接一波的嚴峻局面,如何為擠迫社區及弱勢社群提供安全的居住環境,不是兩劑疫苗便可以解決。

更多黃岳永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布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裏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