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Miss

與WhatsApp講拜拜 (黃岳永)

By on January 15, 2021

本文作者黃岳永為香港科技大學副教授兼高級顧問(創業),為《信報》撰寫專欄「科網人語」。

WhatsApp近日強制用戶與Facebook共享賬戶資料,觸發全球多個地區刪App潮。(路透資料圖片)

WhatsApp近日強制用戶與Facebook共享賬戶資料,觸發全球多個地區刪App潮。(路透資料圖片)

上周才說過Facebook濫用數據,試圖控制人們生活,話口未完WhatsApp便強制用戶要在2月8日前同意,把賬戶內電話號碼等資料與Facebook共享,否則將無法繼續使用程式。這種「大石砸死蟹」手段觸發全球多個地區刪App潮。然而Facebook如此有恃無恐,到底它是否無可取代?

率先採取行動的是蘋果公司(Apple Inc.),其iOS 14最大賣點便是保障用戶的個人瀏覽行為不會被廣告商追蹤,想當然引起了Facebook的強烈反彈。其實Apple並非首次出手對抗強權,還記得Flash這個曾盛極一時的互動格式,當年在位的喬布斯(Steve Jobs)認為其速度慢又容易受攻擊,堅決不在Mac和iOS支援Flash,然而Adobe一直到2020年年底才停止對Flash的支援,這時喬布斯也去世近10年了。

我與很多人一樣擁有Facebook賬戶,包括多得大家熱心支持、主要分享我的工作和見解的公眾專頁;另外就是以家人和朋友為主的私人賬戶,內容多是飲食和寵物(貓)等生活點滴,以及用作聯繫朋友之用。我在Facebook的活動不算太過頻繁,皆因早一段日子我已有意逐漸淡出這個平台。

在朋友交流上,除非大家一起「轉場」,否則要「戒甩」WhatsApp並非容易。(法新社資料圖片)

在朋友交流上,除非大家一起「轉場」,否則要「戒甩」WhatsApp並非容易。(法新社資料圖片)

有說Facebook多是30歲以上人士使用,加上內容又多樣化,多年感情自然較難戒除。其實要離開Facebook並非困難,只要把帖文分享的設定逐步收窄,由公開到朋友,再到只限本人,然後把過去上載的內容下載存檔後,便可以刪除賬戶。以年輕族群為主的Instagram以圖片為主,文字交流不多,遷移至類似平台應該不難。相對這些社交平台,即時通訊軟件WhatsApp反而是一個大問題。

WhatsApp是我手機上最常用的應用程式,甚至高於搜尋引擎和瀏覽器。今時今日我與任何新朋友聯絡都是先經由WhatsApp進行,它不單止取代了電話,甚至連語音留言及電郵的功能亦一手包辦。要「戒甩」WhatsApp並非容易。不過,工作上始終是以電郵為主,尤其涉及文件及簽約等事宜皆以電郵為準,現時我使用把電郵化為更簡單即時通訊模式的Spike,可以減少對WhatsApp的依賴。

然而,在朋友交流上,除非大家一起「轉場」, 否則較難起作用。今次Facebook及WhatsApp的霸王條款,正好成為大家一起行動的動力。在WhatsApp公布條款後首日,我手機上首20個群組便一起轉場,「動力」不可謂不驚人。

以年輕族群為主的Instagram以圖片為主,文字交流不多,遷移至類似平台應該不難。(路透資料圖片)

以年輕族群為主的Instagram以圖片為主,文字交流不多,遷移至類似平台應該不難。(路透資料圖片)

至於「新場」應該是Telegram還是Signal,我和不少朋友都屬意後者,這不止是因為Elon Musk推薦的名人效應,更是考慮到兩者的設計。Signal由WhatsApp共同創辦人Brian Acton透過非牟利組織並以開源碼開發,訊息均經過加密並使用雙重身份驗證,不少專家及媒體都認為其對個人私隱的保障最高;聊天功能設計完善,比WhatsApp優勝的是其還有iPad版本,同時適用於Windows和Mac系統,工作使用相當方便。Telegram的設計理念更似是讓眾人發表意見的平台,消息太多又雜亂,加上不記名的做法,把它作為理解市場情況及世界變化的「把脈」工具,反而更為合適。

新一年新氣象,一眾網民與其被網絡巨擘「撳住嚟搶」,不如轉場重新制定遊戲規則,讓網絡世紀得到更健康發展。

與其被網絡巨擘「撳住嚟搶」,不如轉場重新制定遊戲規則,讓網絡世紀得到更健康發展。(法新社資料圖片)

與其被網絡巨擘「撳住嚟搶」,不如轉場重新制定遊戲規則,讓網絡世紀得到更健康發展。(法新社資料圖片)

更多黃岳永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布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裏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