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Miss

虛擬表演疫市突圍 (香港數碼娛樂協會彭子傑)

By on January 15, 2021

原文刊於信報財經新聞「StartupBeat創科鬥室

彭子傑(左)表示,疫情在新科技推動下造就不少演唱會展現手法。(朱美俞攝)

彭子傑表示,疫情在新科技推動下造就不少演唱會展現手法。(朱美俞攝)

各地在疫情影響下,今年多個演唱會被迫延期或取消。由於無法在現場表演,本地的藝術及娛樂界別陸續透過網上直播,又或引入虛擬角色,為觀眾帶來新鮮感。今次請來香港數碼娛樂協會主席彭子傑講解疫情下突圍新招,以及有關技術發展趨勢。

主持:(朱)朱美俞 《信報》科技記者

嘉賓:(彭)彭子傑 香港數碼娛樂協會主席

朱:有本地樂隊組合選擇在Minecraft遊戲平台,建造一個虛擬紅館的表演場地,甚至在演唱會引入延展實境(Extended Reality,XR)技術,而兩者應用上有何挑戰?

彭:Minecraft本身為網上遊戲平台,其最初設計之目的,並非容納數千人使其置身於同一空間。每名樂迷進入平台後均佔用伺服器一些資源;情況就如蘋果每年推出新款iPhone手機,「果迷」不斷在官網按下鍵盤「F5」搶購一樣。當大批網民同步瀏覽同一網頁,伺服器就會不勝負荷。

本地男子組合C AllStar去年夥拍微軟,在Minecraft平台舉辦本港首個虛擬演唱會。(微軟圖片)

本地男子組合C AllStar去年夥拍微軟,在Minecraft平台舉辦本港首個虛擬演唱會。(微軟圖片)

此外,主辦方須兼顧Minecraft演唱會的各項細節,包括場景、音樂及音效等。若所搭建的場景規模較大,大會另須製作地圖,指示樂迷如何前往主舞台。至於XR演唱會,設計方面須花較多時間及工夫,以塑造出具立體感的錯覺,包括陰影、光效、舞台前後觀感及距離感等。

朱:虛擬演唱會日後能否取代實體演唱會?

彭:不論布景有多大、舞台設置有多豐富,虛擬演唱會全以3D技術搭建。一般而言,其製作成本低於實體演唱會。在虛擬場景內,設計大可天馬行空;惟在真實場景內,如要搭建那麼高的布景,須考慮會否構成危險,以及有否觸犯《消防條例》等。至目前為止,虛擬演唱會仍流於注視屏幕的單向體驗,未能營造出實體演唱會的氣氛。雖能做到一定程度的互動,如通過設立聊天群組,樂迷可跟朋友一邊聽歌,一邊討論。但在實體演唱會,歌手與樂迷之間的互動,包括場內觀眾的歡呼聲氣氛,一定較虛擬演唱會優勝。

本地歌唱組合糖兄妹在疫情下,首次以延展實境技術,舉辦了一場網上直播演唱會。(YouTube影片擷圖)

本地歌唱組合糖兄妹在疫情下,首次以延展實境技術,舉辦了一場網上直播演唱會。(YouTube影片擷圖)

戴VR眼鏡添互動

朱:你認為,新科技會否為樂壇及影視界注入新動力?未來有何發展趨勢?

彭:以往我們很難想像到,樂壇應用Minecraft平台及XR等技術;惟業界在疫情刺激下,更關注數碼轉型及創新意念,為演唱會帶來新表演方式。如日本近期流行虛擬演唱會,主辦方只須預約特定場地,並設置3D投射幕,即可透過虛擬歌手,營造演唱會般的效果,並在網上轉播節目。

如能配合Eventbrite等活動籌劃軟件,可加入遊戲等元素,如在平台銷售紀念品,甚至為虛擬人物更衣等,為活動增加收益。樂迷戴上虛擬實境(VR)眼鏡後,或可跟朋友在虛擬演唱會對話,令體驗過程更具立體感。

註:以上嘉賓訪問均屬個人意見,與本報立場無關。

延伸閱讀:

創作公司攜客轉型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布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裏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