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Miss

如何返工打機而不失霸氣 (高天佑)

By on December 11, 2020

本文作者高天佑,為《信報》撰寫專欄「新聞點評」,此為節錄版本,原文請按此

零零後投身社會、八十後主掌高位的新時代下,職場倫理或有巨變;但亦有人懷疑這是「一齣戲」,旨在突顯字節開放風氣以吸引人才。(法新社資料圖片)

零零後投身社會、八十後主掌高位的新時代下,職場倫理或有巨變;但亦有人懷疑這是「一齣戲」,旨在突顯字節開放風氣以吸引人才。(法新社資料圖片)

話說字節內部一向使用飛書(lark)程式溝通(為什麼不用微信?皆因字節跟騰訊屬競爭對手),張一鳴本周三在一個內部群組發言,稱「之前因為試玩《原神》,在lark搜到並加入這個群。最近發現這個群在上班時間一直拚命在閃⋯⋯有一些同學(同事)經常在上班時間非常專注的聊遊戲」,又謂「雖然公司不禁止上班時間偶爾閒聊,但是連續幾天都在遊戲群這麼活躍,我還是非常意外的」,最後他反問:「一大早到現在就在群裏聊天的同學/部門,是今天工作很空閒嗎?」

很明顯,字節員工內部有一個專門討論大熱網遊《原神》的群組,張一鳴早前搜索到並加入,然後發現該群在上班時間不停有新訊息(拚命在閃),感到不滿,故出言「溫馨提示」。

在正常情況下,老闆如此心平氣和地開腔提醒,該群員工理應「識做」,立刻「耍冧」道歉,並知所收斂,然後這件事就告一段落,可算是「大家好落台」之最佳結局。豈料劇情出人意表,該群員工不但沒「耍冧」,反而紛紛針對張一鳴提出異議。

有人直言「閒聊遊戲不一定影響工作效率」,又建議若真的要「整頓上班閒聊」,應先翻查所有聊天紀錄,檢視每個成員「在群裏花的時間佔上班時間的百分比是多少」,再對比工作表現,最後才可下結論是否有耽誤公事。更有員工直接回懟(「懟」屬古語也是潮語,意指直言不諱地批評)張一鳴,建議「那你退群哦」,言下之意是該群開宗明義聊《原神》,張一鳴如果看不過眼那就退出好了。

《原神》屬中國今年大熱網遊,現已吸引逾2000萬活躍玩家,被視為繼騰訊《王者榮耀》後另一現象級大作。(原神fb專頁圖片)

《原神》屬中國今年大熱網遊,現已吸引逾2000萬活躍玩家,被視為繼騰訊《王者榮耀》後另一現象級大作。(原神fb專頁圖片)

上述員工言論或許略嫌唐突(尤其回覆對象為大老闆),卻非全無道理。就像以往在office返工時,部門同事之間經常吹水、講笑、閒聊,不一定有損工作效率;相反,辦公室若像圖書館般鴉雀無聲,同事們每句對話100%關乎公事,其實也頗「得人驚」,未必是良好的辦公環境。現在許多時需要WFH,打工仔只不過把「吹水」搬到通訊程式上進行,且新世代用手機打字神速,十幾秒便可打出百幾字,不見得耗用太多時間。

再者,字節向來標榜源自Google的OKR(Objectives and Key Results)管理理念,不會像BAT等老牌網企般監督員工工作地點及時間,只要交到功課便行,張一鳴現在卻連員工吹水也要管,似乎不太OKR。

一番「坦誠交流」之後,張一鳴最終默默退群。至於上述回懟張老闆的兩名員工,昨日分別在知乎平台「報平安」,稱工作如常、無任何後續,又謂「字節內部整體氛圍是開放包容的,大家可以暢所欲言不用擔心得罪人」。有趣的是,事發後他倆收到很多朋友請求幫忙「內推」(內部推薦)加入字節工作,應接不暇。

網民質疑做戲未必有根據

劇情發展至此,不免有人懷疑這是「一齣戲」,例如是否為《原神》曲線宣傳?實際上,《原神》屬中國今年大熱網遊(儘管在國外被批評抄襲任天堂《薩爾達傳說曠野之息》),現已吸引逾2000萬活躍玩家,被視為繼騰訊《王者榮耀》後另一現象級大作,張一鳴也要特地試玩,藉以了解其成功之道,掌握年輕人脈搏。

張一鳴(左圖)在lark群裏發帖(右上圖),呼籲員工減少討論《原神》(右下圖)遊玩心得。

張一鳴(左圖)在lark群裏發帖(右上圖),呼籲員工減少討論《原神》(右下圖)遊玩心得。

然而,《原神》開發商「米哈遊」為青島海信集團旗下公司,跟字節沒任何關係,亦未聞字節擬投資該公司(基本上字節從不沾手遊戲業務)。所以若說張一鳴刻意跟員工「夾埋做齣戲」來為該遊戲宣傳,似乎可信度不高。

另一種陰謀論角度則指字節擬藉此突顯公司開放風氣,吸引年輕人才。尤其早前美國強制TikTok出售事件中,張一鳴遭內地民眾批評「向美帝跪低」,一度令他千夫所指,形象嚴重受損,故有人懷疑他想借今次扮演「被員工怒懟的開明老闆」,嘗試「重建人設」(「人設」即人物設定,屬動漫及遊戲用語,意指一個人予外界的整體形象)。

講到底,九十五後、零零後屬第一代「網絡原住民」(Internet Natives),誕生於互聯網普及之後,兩三歲就用手機上網玩遊戲、睇動漫、用通訊App,他們的生活、社交、工作觀念與上世代大不同。另方面,張一鳴本身是八十後(生於1983年),該世代亦曾被視為反叛、反傳統的象徵,而內地商界現正逐步由八十後主掌高位(其他代表人物包括拼多多黃崢、淘寶蔣凡、大疆汪滔等),他們相對能夠「無奈接受」九十五後和零零後種種出格行為(至少不會激到爆血管)。

無論如何,「網絡原住民」投身社會乃必然趨勢,企業除非「放棄這一代年輕人」,講明不聘請九十五後和零零後,否則難免要互相磨合,包括調整組織結構、工作規範、溝通預期等等。猶記得十多年前,當八十後步進職場時,有企業高層形容為洪水猛獸,像外星人般難以理解,而今趟九十五後、零零後帶來的衝擊,恐怕有過之而無不及。

「網絡原住民」投身社會乃必然趨勢,企業除非「放棄這一代年輕人」,講明不聘請九十五後和零零後,否則難免要互相磨合。(Freepik網上圖片)

「網絡原住民」投身社會乃必然趨勢,企業除非「放棄這一代年輕人」,講明不聘請九十五後和零零後,否則難免要互相磨合。(Freepik網上圖片)

(編者按:高天佑著作《中產必須死》現已發售)

歡迎訂購:實體書、電子書

更多高天佑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布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裏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