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Miss

斜槓世代 (廖錦興博士)

By on December 10, 2020

本文作者廖錦興博士,為香港青年工業家協會當然顧問,為《信報》撰寫專欄「科網人語」。

年輕人認為若不「斜槓」,將追不上時代,且不再只是一種職業形態,而是一種態度。(Freepik網上圖片)

年輕人認為若不「斜槓」,將追不上時代,且不再只是一種職業形態,而是一種態度。(Freepik網上圖片)

「就算能力無限,時間也是有限」,有年輕人如此形容他對創業或就業的看法,不少年輕人渴望成為「斜槓族」(Slasher),令我對此大感興趣。斜槓世代(Slash Generation)一詞來自2007年美國《紐約時報》專欄作家馬爾基.阿爾伯爾(Marci Alboher)的著作One Person /Multiple Careers: A New Model for Work / Life Success,令Slash這種自由職業模式打進全球青少年心坎。

簡言之,「斜槓族」是指不再滿足於單一職業的工作模式和態度,寧願選擇多重職業和身份的人,他們可以是會計師/演員,亦能是醫生/街頭表演者,並對自己的多重職業身份感自豪,認為具有多才多藝及可自由挑選工作的時尚感覺,而很多Slasher也是初創者。

「斜槓族」是指不再滿足於單一職業的工作模式和態度,寧願選擇多重職業和身份的人。(Freepik網上圖片)

「斜槓族」是指不再滿足於單一職業的工作模式和態度,寧願選擇多重職業和身份的人。(Freepik網上圖片)

在這個後物質主義年代,年輕人不再滿足於單一職業及朝九晚五的既定工作模式,故同時擔任兩份以上專業工作的人也愈來愈多,他們認為若不「斜槓」,將追不上時代,且不再只是一種職業形態,而是一種態度。美國調研公司Edelman Intelligence《美國自由職業報告2019》(Freelancing in America 2019提出5項值得注意的重點:

  • 一)美國自由職業者達5700萬人,年收入總計近一萬億美元,約佔美國GDP的5%,自由職業收入對經濟的貢獻超過建築和交通運輸等行業;
  • 二)自由職業日漸成為一種長期的職業選擇,2019年自由職業者人口佔比從2014年的17%,上升至28%;
  • 三)自由職業者趨向於專業人士,其中大概45%人提供軟件編程、資料科技、業務諮詢等技能或服務;
  • 四)46%的自由職業者認同有別於傳統工種,彈性工作時間讓一些不適應傳統職場的人可發揮所長;
  • 五)年輕人較年長者更喜歡成為自由職業者,Z世代(18至22歲)的在職人士有53%屬自由職業者。

香港青年協會2016年「新生代的彈性就業模式」研究報告估計,全港約有13.3萬名性質與斜槓族類似的多元職業身份青年(15至39歲),譬如既是平面廣告攝影師/咖喱甜品店東主,同時又是補習老師。隨着新冠疫情影響經濟,導致諸如大型企業相繼削減人手,可預見投身斜槓族的年輕人將有增無減。

自由職業者趨向於專業人士,其中大概45%人提供軟件編程、資料科技、業務諮詢等技能或服務。(Freepik網上圖片)

自由職業者趨向於專業人士,其中大概45%人提供軟件編程、資料科技、業務諮詢等技能或服務。(Freepik網上圖片)

上周末我首次在網上報名參加了一個本地歷史生態環境一天遊,導遊是一位八十後香港年輕人,她原本從事金融業,其後因熱愛素食和自然生態,「一腳踢」成立初創業務,並使她成為創業Slasher。她每周帶幾團人遊走香港古老村落,偶爾參與務農種菜、自製有機素食品在網上直銷,同時她又是專欄作家。我跟這位Slasher聊天不亦樂乎,她沒有沾上半點兒國際大都會的銅臭味道,反而喜歡跟舊村落的古稀婆婆笑談人生,這也許就是斜槓族群的一種文化修養。

更多廖錦興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布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裏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