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Miss

國家隊聯盟建區塊鏈互聯網 提供雲端服務 年收1500元人幣

By on December 7, 2020

原文刊於信報財經新聞「StartupBeat創科鬥室

何亦凡認為10年後,所有企業及機構的IT系統都會用到區塊鏈。(BSN網上圖片)

何亦凡認為10年後,所有企業及機構的IT系統都會用到區塊鏈。(BSN網上圖片)

數碼貨幣(Digital Currency)與區塊鏈(Blockchain)技術近年來逐漸被主流商業與公共機構採用,中國更試行數字人民幣(DC/EP),塑造未來新經濟模式。今年4月,由國家信息中心、中國移動(00941)、中國銀聯和紅棗科技等內地巨擘成立的「區塊鏈網絡服務聯盟」(BSN)正式營運,以「國家隊」角色推動創新應用。

「我們之目的,就是想讓中國在區塊鏈領域,以領先其他國家。」BSN發展聯盟常務理事、紅棗科技創辦人兼行政總裁何亦凡早前接受本報獨家專訪,透露區塊鏈網絡服務聯盟的構想,早於2018年就已出現。

何亦凡表示:「我們研究區塊鏈技術後發現,區塊鏈行業就像1993年的互聯網,每個區塊鏈都不互通,相當於Intranet(內聯網);而且自己搭建一個小型區塊鏈,每年也要花15萬至20萬元人民幣,成本太高,阻擬技術推廣和創新。」

「我們相信,將來區塊鏈一定會出現一個類似Internet(互聯網)的東西……當年美國人打造了互聯網,那我們來打造一個區塊鏈互聯網吧!」何亦凡強調,BSN定位相當於一個雲端運算服務商,「你想做區塊鏈項目,BSN就把所有你需要的東西都準備好。」他提到,雲端服務是建立區塊鏈的主要成本;現時透過BSN建立小型區塊鏈,成本可以低至每年1500元人民幣。

數碼人民幣如箭在弦,用戶在手機程式註冊後,可使用數字錢包充值、取款、轉賬和掃描二維碼付款。(路透資料圖片)

數碼人民幣如箭在弦,用戶在手機程式註冊後,可使用數字錢包充值、取款、轉賬和掃描二維碼付款。(路透資料圖片)

香港巴黎等地設國際版節點

「我們跟(以太坊創辦人)Vitalik Buterin等任何人士溝通,只要一說BSN是做什麼的,所有人都認為是好事,沒人說『這是中國的東西,我們根本不相信你』。」何亦凡指出,如同中國在互聯網的管理方式,BSN亦分為國內版與國際版,均設有各自的「節點」(node,負責驗證交易的區塊鏈數據中心)。目前正式運作的國內城市節點據報已逾百個,國際版節點則設於香港、巴黎及三藩市等地。

作為接觸中國市場的一個通道,獲認可的外國區塊鏈項目,可以成為BSN國際版成員,開放予中國公司及開發者使用,並透過BSN跨鏈互通資訊。至今,9個外國區塊鏈項目,包括以太坊、 Algorand、Tezos等已獲得認可。何亦凡續稱:「每個月我們計劃集成3個(區塊鏈),希望把所有區塊鏈集成進來。」

BSN於去年10月在內地展開測試,今年4月份正式投入商業營運,國際版則於8月推出。何亦凡相信,BSN降低開發成本、實現跨鏈互通,讓區塊鏈的技術普及和創新大為加快,「10年以之後,所有IT系統都會用到區塊鏈,但最先出現的一定是金融行業。」

「區塊鏈網絡服務聯盟」(BSN)正式營運,以「國家隊」角色推動創新應用。(網上圖片)

「區塊鏈網絡服務聯盟」(BSN)正式營運,以「國家隊」角色推動創新應用。(網上圖片)

區塊鏈的加密技術架構,以及廣播式(Broadcasting)資料傳輸,讓資訊流通大幅加速,產生新的商業模式。何亦凡說:「區塊鏈上所有交易都可以被查證、過程透明;加上數字貨幣的應用,一家企業要付款,不需經過銀行中介,就可跟各個收款者直接、快速支付清算。整個社會的資訊和金錢流通,速度將提升至目前的5倍、10倍。」

未來數碼貨幣可購任何資產

何亦凡相信,貨幣、商品、證券或房地產等各種資產,未來都將走向數碼化。「20年後,我透過電腦可用任何數碼貨幣,去買任何地方的任何資產;這將改變整個金融業。」

由中國國家信息中心牽頭、相當於「區塊鏈國家隊」的BSN,為區塊鏈提供基礎建設,旨在讓區塊鏈取代互聯網,成為主流資料傳輸網絡,塑造中國未來的數碼經濟。

何亦凡直言:「我們現在說,互聯網是怎麼來的,那是以前美國軍方在七十年代開發的系統。可能在30年之後,大家會問BSN是哪來的?那是當年中國幾家公司做出來的,這是很有遠見的項目。」

採訪、撰文:吳志南

延伸閱讀: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布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裏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