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bnb與旅遊業新常態 (黃岳永)

By on November 20, 2020

本文作者黃岳永為香港科技大學副教授兼高級顧問(創業),為《信報》撰寫專欄「科網人語」。

歐美疫情便死灰復燃,多個大城市再度封城。Airbnb的估值是否貼合現實,還真是見仁見智。(Airbnb網上圖片)

歐美疫情便死灰復燃,多個大城市再度封城。Airbnb的估值是否貼合現實,還真是見仁見智。(Airbnb網上圖片)

號稱「史上最大規模IPO」的中國金融科技巨擘螞蟻集團,臨門一腳觸礁成為市場熱話,當大家還在探究「死因」之時,另一個耳熟能詳的名字極可能取代螞蟻,成為今年最大的IPO,說的就是網上租房平台Airbnb。

因為疫情關係,不少原打算IPO的企業因業績大受打擊而取消或延遲上市,但同屬旅遊這個重災區的Airbnb決定按計劃上市。Airbnb 並非不受疫情影響,事實上公司去年錄得虧損後,今年的虧損更為嚴重。根據其招股文件,公司今年首9個月收入25億美元,較2019年同期下跌32%;同期淨虧損6.97億美元,去年同期則淨虧損3.23億美元。

疫情影響致收入急跌,Airbnb在今年4月籌集了20億美元的緊急資金,並將其估值降低了近五成至180億美元,隨後更大規模裁員25%。6個月過去,Airbnb重提公司上市一事,更希望IPO的估值能夠達至300億至380億美元。

如何讓人們重拾信心出遊,成為業界重大挑戰。(Freepik網上圖片)

如何讓人們重拾信心出遊,成為業界重大挑戰。(Freepik網上圖片)

從國泰(00293)到一眾旅行社的情況,都可以看到新冠肺炎疫情對全球旅遊業的沉重打擊,但Airbnb的招股文件則指出,有信心把公司EBITDA從3億美元提升到5億美元;然而文件公布後不久,歐美疫情便死灰復燃,多個大城市再度封城。Airbnb的估值是否貼合現實,還真是見仁見智。

Airbnb今次上市計劃集資30億美元,除了發行新股之外,亦會賣出部分舊股。這個做法其實也相當有趣。因為在納斯特掛牌的科網公司,對舊股一般設有禁售期,這除了防止股價波動,亦代表着創辦人和員工對公司的支持。如今Airbnb容許舊股即時自由買賣,會否有一些早期投資者或員工,在上市首日便出售股份套現,仍要拭目以待。

一場疫情令到全球旅遊業出現根本性轉變,在未來18至24個月內,筆者相信大多數人對旅遊這項活動會存有一定戒心,如何讓人們重拾信心出遊,成為業界重大挑戰。在這段期間,全球旅遊相關行業會出現一場大淘汰。在這場淘汰戰中,最後可以留下的不一定是資本雄厚的大企業,也有機會是能制定新遊戲規則的創新者。

一場疫情,令到全球旅遊業出現根本性轉變。(Airbnb網上圖片)

一場疫情,令到全球旅遊業出現根本性轉變。(Airbnb網上圖片)

有留意這個專欄的讀者,應該知道我相當喜歡Airbnb這間將共享經濟發揚光大的獨角獸企業,因它不只是創新者,更是把舊有逾萬億美元旅遊產業徹底顛覆的破壞者,促使大量模仿其模式的中小企業冒起。我曾與他們亞洲團隊的幾位高層會面,對他們以人為本的創新精神印象相當深刻,亦看到了不少大企業所欠缺的朝氣和幹勁。Airbnb能否扭轉目前困境,視乎能否重新定義全球旅行的新常態,否則即使順利上市,鑑於旅遊業仍未復甦,公司最終亦會跌入燒光所有現金的困境。

我當然衷心希望Airbnb能夠制定新的遊戲規則,令旅遊行業重見曙光,但對於購入Airbnb的股票,作為負責任的投資者,則還是要再看一會。

Airbnb 並非不受疫情影響,事實上公司去年錄得虧損後,今年的虧損更為嚴重。(Airbnb網上圖片)

Airbnb 並非不受疫情影響,事實上公司去年錄得虧損後,今年的虧損更為嚴重。(Airbnb網上圖片)

更多黃岳永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