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Miss

榮耀的撤退 (高天佑)

By on November 18, 2020

本文作者高天佑,為《信報》撰寫專欄「新聞點評」,此為節錄版本,原文請按此

華為把旗下「榮耀」手機品牌出售予由三十多家經銷商組成的財團。(法新社資料圖片)

華為把旗下「榮耀」手機品牌出售予由三十多家經銷商組成的財團。(法新社資料圖片)

幾年前有一齣荷里活電影《鄧寇克大行動》,圍繞第二次世界大戰的鄧寇克戰役,該役又稱為「光榮大撤退」,盟軍成功撤走40萬軍隊,為4年後光復歐洲保存實力,可見撤退有時候不一定是醜事,反而可視作榮耀。就像華為落實出售旗下「榮耀」(HONOR)手機品牌,被部分人視為「向美國跪低」,其實此舉也不失為一種「戰略撤退」。

自8月起,市場便盛傳華為擬出售旗下「榮耀」,兩大熱門買家據報是小米和聯想(00992),傳聞中的作價介乎1000億至2000億元人民幣。華為昨日正式宣布出售「榮耀」100%股權,但買家既不是小米,亦非聯想,而是由30多家經銷商組成的財團,沒有公布交易作價。該批經銷商發表聯合聲明,形容今次收購是「榮耀相關產業鏈企業發起的一場自救及市場化投資,最大程度保障消費者、渠道、供應商、合作夥伴跟員工利益」。

華為如此「切割」,也不代表美方當局不會對「榮耀」追殺到底。(路透資料圖片)

華為如此「切割」,也不代表美方當局不會對「榮耀」追殺到底。(路透資料圖片)

華為賣仔贏迴旋空間

完成交易後,華為將不再持有「榮耀」任何權益,理論上雙方再無轇轕。然而,今次的買方由30多家經銷商湊合,意味股權高度分散,並無可以「話事」的單一控股股東。再者,經營手機品牌涉及科研、設計、採購、生產等上游產業鏈,一眾經銷商恐未必具備相關條件,據估計仍將依賴華為提供的技術、系統、零件以至OEM代工生產。日後的分別在於屆時華為與「榮耀」不再是阿媽與仔,轉換為供應商(乙方)和客戶(甲方)。

當然,即便華為如此「切割」,也不代表美方當局不會對「榮耀」追殺到底。但隨着拜登可望上台執政,儘管遏制中國大方向不怎麼逆轉,預計他做事將較為「跟規矩」,要制裁也須全面調查、充分論證,而「榮耀」不再由華為持有任何股權之後,能避過一劫的機會相對較高。

況且,「榮耀」主打中低端市場,毋須採用最尖端新款零件,較有可能繞過美國制裁令,用中國及其他國家生產的零件代替美國貨。

對華為來說,放掉「榮耀」之後,若繼續向該品牌提供銷售技術、系統、零件之類的代工服務,可互利賺取一點收益。更重要的是,華為能藉此維持整個研發及生產體系繼續運作,不致徹底斷絕,正所謂「點一盞燈,留一口氣」。否則的話,就算美國在一段時間後宣布放寬制裁,華為屆時想重新恢復研發和生產,得要費一番氣力。

華為旗下的低價副線品牌,主打年輕人客路,憑着相對低價、換款快、功能新穎、設計鮮明等特色取勝。(法新社資料圖片)

華為旗下的低價副線品牌,主打年輕人客路,憑着相對低價、換款快、功能新穎、設計鮮明等特色取勝。(法新社資料圖片)

任正非借鑑林彪戰略

從這角度看,不難理解今次買家為何不是小米或聯想,皆因該兩大集團都擁有自家研發和生產體系,很可能只想獲得「榮耀」之品牌號召力,毋須向華為採購技術、零件和服務。正因如此,就算交易價格較低,相信華為仍寧願把「榮耀」售予30多家經銷商組成的財團。

去年4月份,華為董事長任正非在集團內部發表一篇文章題為〈不懂戰略退卻的人,就不會戰略進攻〉,引述解放軍名將林彪的戰略風格,強調「要看長遠,不看眼前」。講起林彪,他也曾有一次「榮耀的撤退」,就是1946年四平戰役,其指揮的紅軍主力部隊當時被國民黨孫立人軍隊圍困於吉林四平街,面臨被全殲,他未等到毛澤東指示,毅然下令突圍撤退,成功保存精銳戰力,方可在翌年東北戰役反敗為勝,奠定中共建政根基。不少歷史學者認為,林彪當年若未能從孫立人手底下退卻,中國難料誰主江山。

任正非今次決定出售「榮耀」,或許借鑑了林彪四平戰役。且看華為在「戰略退卻」後,能否像當年紅軍一樣苦盡甘來,笑到最後。

(編者按:高天佑著作《中產必須死》現已發售)

歡迎訂購:實體書、電子書

華為落實出售旗下「榮耀」(HONOR)手機品牌,其實此舉也不失為一種「戰略撤退」。(路透資料圖片)

華為落實出售旗下「榮耀」(HONOR)手機品牌,其實此舉也不失為一種「戰略撤退」。(路透資料圖片)

更多高天佑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布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裏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