矽谷1.4萬藍領後勤恐被炒 科企居家辦公 餐飲保安無需求

By on November 17, 2020

原文刊於信報財經新聞「StartupBeat創科鬥室

科企白領可以居家工作,不少藍領卻面臨失業,早前有工人在Yahoo!總部外集會,不滿疫情導致飯碗不保。(網上圖片)

科企白領可以居家工作,不少藍領卻面臨失業,早前有工人在Yahoo!總部外集會,不滿疫情導致飯碗不保。(網上圖片)

新冠疫情未知何時結束,不少美國矽谷科企如谷歌、亞馬遜等,都打算在明年夏季之前維持遙距工作安排。科企辦公大樓空空如也,部分工種改為居家辦公後,在園區做後勤的藍領工人,例如餐廳職員、保安、司機等,頓失服務對象,面臨被裁員的危機。

大型科企即使在新冠肺炎疫潮導致經濟下滑時,受惠雲端服務需求增加,業績普遍優於市場估算。亞馬遜、蘋果公司、Alphabet及Facebook等上月公布的季度淨利潤,合計金額為380億美元(約2964億港元)。微軟更在疫市跑出,截至9月底的財政年度純利139億美元(約1084億港元),按年急升30%。

在電腦系統行業,不但沒有減少人手,7月及8月期間更增聘1800份新職位,反映於科企打工的白領,在遙距工作大潮流下,影響輕微。

黑人或拉丁裔佔七成

然而,服務白領階層的藍領卻沒有這麼幸運。社區組織「美國工作夥伴關係」(Working Partnerships USA)近日聯同「矽谷崛起」(Silicon Valley Rising)發表調查報告指出,矽谷約有1.4萬藍領工會工人;若以不同膚色劃分,從事看更或餐飲服務的,黑人或拉丁裔佔七成,而投身軟件開發的不足4%。

疫市經濟不景,在加州三藩市地區,不少人無家可歸,被迫露宿街頭。(法新社資料圖片)

疫市經濟不景,在加州三藩市地區,不少人無家可歸,被迫露宿街頭。(法新社資料圖片)

根據調查報告數字,這班服務科企的藍領,總計年收入為5.38億美元(約41.96億港元),當中6500個家庭要養育小朋友。他們的消費可衍生更多工作職位,料為矽谷當地的社區帶來7.18億美元(約56億港元)經濟效益。

全國廣播公司新聞網(NBC News)報道,部分公司如Verizon、Genentech及LinkedIn,已跟服務承包商中止合約。

有別於軟件工程師或程式員,這些藍領工人無法居家工作,也不一定隸屬科企巨頭,多是為服務承包商工作。

幸而,部分大型科技公司如Twitter、谷歌及Facebook有為這些藍領工人提供財務支持。無論他們能否居家工作,科企都繼續向承包商付款,暫時保住外判工人飯碗。

餐飲、保安、司機等後勤職位,對於支援科企人員,可說是幕後功臣。(路透資料圖片)

餐飲、保安、司機等後勤職位,對支援科企人員,可說幕後功臣。(路透資料圖片)

運輸服務商遭解約

據統計,矽谷所在的三藩市南部聖塔克拉拉(Santa Clara),在疫情下流失近10萬工作崗位,當中以餐飲及酒店為重災區,削職比例接近四成。位於森尼韋爾(Sunnyvale)的Verizon Media辦公園區,今年9月就裁走120名餐飲員工,部分人更已効力12年。

以當地卡車司機工會Teamsters Local 853為例,多為大型科企提供員工接載服務;好景不常的是,從今年3月到9月,包括賽富時(Salesforce)、藝電(Electronic Arts)及輝達(Nvidia)等公司已跟運輸服務商解約,導致不少司機被炒。

至於聖何塞(San Jose)地區,9月失業率高達7.1%;假設矽谷所有藍領被裁,當地失業率將突破一成,約有11.74萬人會失去工作,可能有8300人因而無力交屋租,被迫流落街頭。

若矽谷藍領裁員潮加劇,將有更多人被迫流落街頭。(中新社資料圖片)

若矽谷藍領裁員潮加劇,將有更多人被迫露宿街頭。(中新社資料圖片)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