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媒傳播力驚人 政治角色漸吃重

By on October 27, 2020

原文刊於信報財經新聞

美國總統大選尚餘一星期,到底科技進步如何影響美國大選?(路透資料圖片)

美國總統大選尚餘一星期,到底科技進步如何影響美國大選?(路透資料圖片)

社交媒體原意是拉近人與人之間的距離,但近年這種科技應用備受爭議,有人稱其為「傳播武器」,令民眾更偏激,社會更兩極化。隨着美國總統大選尚餘一星期,有關兩位總統候選人的負面消息接二連三出現,社交媒體亦在這些新聞的傳播上起了關鍵作用。到底科技進步如何影響美國大選?

回顧2016年大選,社交媒體使用率已相當高,數據分析科技也廣為人知。根據美國著名民調機構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當年美國選民傾向認為有線電視最有助了解大選【圖1及圖2】,而社交媒體的影響力也不弱;當年有68%美國成年人使用社交媒體Facebook(fb)。

消息平台 助政客連繫追隨者

英國的劍橋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當年便是靠着fb的數據為共和黨特朗普助選。該公司利用演算法分析fb用戶的人格,讓團隊可針對性地投放競選廣告。不過,劍橋分析的做法被質疑濫用個人資訊,涉及道德私隱問題,最終在一堆負面批評下宣告破產,也使外界開始關注演算法的威力及衍生的問題。fb一直解釋對事件不知情,惟依舊讓人質疑fb早已收到用戶數據安全性的警告。到底fb的出發點有否背離拉近人與人距離的初衷?

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次子亨特的電郵醜聞,兩父子被質疑涉及貪污,fb和Twitter限制用戶分享及接收有關報道。(路透資料圖片)

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次子亨特的電郵醜聞,兩父子被質疑涉及貪污,fb和Twitter限制用戶分享及接收有關報道。(路透資料圖片)

特朗普上任美國總統後,頻繁透過Twitter發布意見或公布重大消息,社交媒體的政治角色日益吃重。紐約大學政治與公共政策副教授伊根(Patrick Egan)今年提到,社交媒體已成為美國政治中非常重要的新聞來源,實際上是政治人物與其追隨者交流的一種方式,在社交媒體上的廣告,與電視等媒體的廣告非常不同,它打破了傳播政治廣告規範,最終影響仍是未知數。

根據Statista資料,2020年fb在美使用人數將超過2.23億。Twitter雖然在美國境內只有約五分之一人使用,但多名政客包括特朗普都偏好採用,其影響同樣不能忽視。

fb行政總裁朱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曾經表示,fb是一間科技公司,暗示並非新聞機構。為應對2020年總統大選,fb和Twitter都先後訂立多項新政策以打擊假新聞、假賬戶及防止黑客利用平台干預大選等,更表明會調查社交媒體對大選的影響力。

特朗普上任美國總統後,頻繁透過Twitter發布意見或公布重大消息。(路透資料圖片)

特朗普上任美國總統後,頻繁透過Twitter發布意見或公布重大消息。(路透資料圖片)

處理訊息由「被動」轉「主動」

不過,《紐約郵報》早前爆出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次子亨特(Hunter Biden)的電郵醜聞,兩父子被質疑涉及貪污,fb和Twitter限制用戶分享及接收有關報道,事件引起社會極大迴響。特朗普形容做法可怕(terrible),《紐約郵報》亦抨擊fb和Twitter試圖為拜登助選,斥兩家公司都不是媒體平台,而是宣傳機器。

社交媒體的角色似乎從過去「被動」的讓劍橋分析使用數據,到「主動」為用戶決定新聞報道內容、主動刪除訊息。即使媒體如何修補政策、道歉,都難以平息大眾的不滿,不少政客早前提倡重新修訂社交平台法律,當中涉及《通訊合規法》(Communications Decency Act)第230條款,即修訂科網公司的免責條款。

參議院司法委員會已傳召兩大社交媒體的行政總裁下月作證,以解釋相關事件。社交媒體的確在人類連繫、獲取資訊方面取得突破,同時人類的批判思考也隨着社交媒體的運作、應用及規則而受到干擾,對選舉的影響也似乎愈趨明顯,其日後在各範疇的角色值得深思。

《紐約郵報》亦抨擊fb和Twitter試圖為拜登助選,斥兩家公司都不是媒體平台,而是宣傳機器。(路透資料圖片)

《紐約郵報》亦抨擊fb和Twitter試圖為拜登助選,斥兩家公司都不是媒體平台,而是宣傳機器。(路透資料圖片)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