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搞裝修配對平台 72歲梁樹佳最大嗜好:工作 (譚淑美)

By on September 18, 2020

本文作者譚淑美,為《信報》撰寫專欄「訪談錄

梁樹佳(Philip)今年72歲,他的嗜好是:工作。

踏入七字頭的他不單沒想過退休,去年還豪花200萬元創辦裝修配對平台「HelloJack!」手機程式;而10年前,踏入六字頭的他亦在北京投資興建「北京前門皇家驛棧」高級酒店,他形容此乃其畢生的代表作。

其餘業務包括作為香港渣甸山居民協會副主席,委員會星光熠熠,前任主席是去世不久的賭王何鴻燊,其餘副主席包括賭王女兒何超鳳、前特首董建華弟弟董建成等。他也熱心社會公益,是「社會大學」Small Talks Circles的創辦人,希望令華人從他們的免費聚會學習社交技巧。

驅車前往渣甸山,梁樹佳早在渣甸山居民協會等候。此老牌會所,地下有一間只限會員及其朋友用膳的中菜館,梁樹佳顯然跟那裏的侍應十分熟落。點心價錢不算太貴,大概30、40元一籠。

梁樹佳認為即使是富翁圈子,當中也有不少是「Nato族」,「即No action talk only!」他大笑:「我認識一些有數百億身家的人,成日講:年輕人要奮發乜乜物物,卻什麼都不做!」而他則孜孜不倦工作,例如在七字頭創辦一個手機程式。

梁樹佳自言最大嗜好是工作,因此在七字頭仍不言休,創辦了一個裝修配對手機App。(吳楚勤攝)

梁樹佳自言最大嗜好是工作,因此在七字頭仍不言休,創辦了一個裝修配對手機App。(吳楚勤攝)

臨死前要有代表作

「『HelloJack!』在今年3月8號出台。」梁樹佳興致勃勃地指,去年他全年與團隊研發這程式,總投資金額是200萬元。「我的願景是全港18區都有我們的師傅,例如住在天水圍的師傅,可以接天水圍的工程。」

梁樹佳說大小工程都會接,而最低消費為600元,「HelloJack!」從中抽佣120元,「這費用除了提供平台配對,我們還向師傅提供專車接送及翻譯服務──例如有些外國人想做一些小維修,我會出動幫手做翻譯。」他說室內設計是自己的愛好,因此他是不惜工本去完成此事。另一個他的傑作是「北京前門皇家驛棧」,一間在北京的酒店。

「我是小股東。」而他直言興建酒店的原因是──「臨死前要有一個代表作。」10年前由零開始興建,至2013年落成營業,此酒店外貌古色古香,有中國的亭台樓閣,內裏則是前衞藝術風格。「Check-in的大堂是會下雨的,象徵中國的水文化。樓底4層高,上面有水管灑下微雨紛紛,每天降雨兩次。若這時有客人來,服務員會為他們撐傘。」他驕傲地指,在疫情前,房間入住率達九成以上,當中有七成是外國人,「我希望讓外國人知道,北京的春天是這樣的。」

談到他的另一個baby,是中文名暫譯為「社會大串聯」的Small Talks Circles(下稱STC),他要由自身經歷談起──

梁樹佳自言是baby-boomer,即二次大戰後在嬰兒潮中出生的人。

他在香港出生,早年一家八口在灣仔租住兩個房間,他有兩個哥哥及兩個姐姐,加上父母及一個傭人。但有傭人不代表生活比較富裕,他笑着解釋,「我家以前的確很富有,阿爺從事麻包袋生意,即走難、買米都要用到的麻包袋。生意品牌名為『廣接源』,當時佔全中國最大市場份額。我阿爺更因而有個綽號叫做『麻包勝』!我們在越南有農田,在上海則有總部。後來打仗,我們在番禺、順德的很多房地產……乜都冇晒。爸爸來港後,要由頭開始。他在《晶報》、《華僑日報》做廣告部主任。」他解釋,即使父親破產,傭人也不介意無收入,「只要跟着我們就好。」他憶述。

大小工程都會接,最低消費為600元,HelloJack!從中抽佣120元。除了提供平台配對,還向師傅提供專車接送及翻譯服務。(HelloJack! 圖片)

大小工程都會接,最低消費為600元,HelloJack!從中抽佣120元。除了提供平台配對,還向師傅提供專車接送及翻譯服務。(HelloJack! 圖片)

梁樹佳去年他全年與團隊研發HelloJack這程式,總投資金額是200萬元。(網上圖片)

梁樹佳去年他全年與團隊研發HelloJack這程式,總投資金額是200萬元。(網上圖片)

12歲前打架考尾二

居住環境狹窄,令年幼的他已想着「要衝出重圍」。可這只是空想,因他學業成績不好,「全班有45個學生,我考第44名!每天放學就出去打架、踢足球。」他笑道,天天在街上流連,每天弄到滿身骯髒或傷痕才回家。

直至他12歲,人生終於出現翻天覆地的改變。

所謂十年樹木,百年樹人。他不需要百年,他只需要約10年──首先改變他的是他的母校清水灣三育書院,另一改變他的是他在加拿大上大學的時光。

話說三育書院有逾百年歷史,已被評為二級歷史建築。而當年,雖然梁樹佳成績不好,又家境清貧,但他說有教會背景的三育書院卻容許窮學生以半工讀形式求學,學校設有工廠,學生可直接在那兒工作賺取學費。「我做過執字粒、鏟草……為教職員宿舍髹油。」

回想起這辛勞歲月,他沒感到半點不光采。「我一入去就欠學校錢,每一年慢慢地還錢,直至中五考完會考,我還有盈餘呢!哈哈!」該校有不少知名校友,其中一人為已故政治家李鵬飛,但較他早很多屆。

中學畢業後,他去到加拿大曼尼托巴大學修讀微生物學學位,「不論台灣來的、馬來西亞來的、香港來的……全部都係咁嘅款,難聽啲講:一嚿飯咁!」他笑指自己:「我呢?我係一個玩仔!讀書叻,玩更叻!」他天天去party,另一些華僑卻「請都唔去」,「4年後他們回國,除了學歷證書,什麼也得不到!」

回流香港後他加入牛奶公司,他指是他一手促成廣州五羊牌雪糕與牛奶公司組成合資企業,「而我就在這企業當總經理」。

後來他跳槽到著名酒廠施格蘭(Seagram)工作,並於1988年在上海與時任上海市市長的朱鎔基會面。他指當年朱鎔基邀請多間跨國企業代表到中國跟他會面,朱想知道中國若要擠進世界舞台,還欠缺什麼,「我向他提及中國人很注重學科成績,卻忽略書本以外的東西,例如國際常識、藝術、古典音樂修養、社交禮儀等等。我說將來退休時,會建立一個social education平台為香港年輕人做一點事情。」30年後,62歲的他履行承諾,在2010年創辦STC。

梁樹佳(左)在STC認識大學生Richard(右),後來邀請對方加入他的公司工作。(吳楚勤攝)

梁樹佳(左)在STC認識大學生Richard(右),後來邀請對方加入他的公司工作。(吳楚勤攝)

總裁GPA比下屬低

這時,他引述一個調查指,「數年前有一個統計,全世界最大的跨國企業總裁,平均GPA是多少?答案是2.8分。但他們有很多下屬是4.0分(滿分)的,哈哈哈!」言下之意是,學業成績滿分,未必等於可升至管理層。於是問他當年得什麼分數?他拍一下梳化,叫道:「我本科成績是2.6至2.7分!但我讀Grad School(研究生)時有4.0分!」

STC定期舉辦社交活動,讀者若有興趣可到Eventbrite報名。活動開放予所有人士,免費入場,還有飲料及小食。「不只大學生或大學畢業生,我們也歡迎中學生、各界人士。」他強調4個字:「有教無類」,唯一門檻是全程要以英語聊天。

但他指STC是三不講地帶,「宗教、政治、學科」都不能講。

其中一名他在STC認識的大學畢業生Richard,現時更被他招攬作「HelloJack!」的員工,「他初時好怕醜,現在好多了。」Richard是城大資訊管理系畢業,他覺得在STC獲益良多:「我以往的思維較狹窄,參加了STC才知道我要學習更多學科以外的事物。在我認識Phil(梁樹佳)後,更知道去到像他這麼高的位置,是有原因的(社交人際關係)。」

梁樹佳此時又談及一名修讀工程的大學生,由最初加入STC時望着雙腳說話,到現在「交際應酬好叻,甚至識得講吓笑話」。

在社交禮儀方面,梁樹佳建議:「女仔要識化妝,塗一點香水,穿高跟鞋,蘿柚搖吓搖吓,咁先至啱。男仔都要識扮靚,識着衫。你要有『LAST』──lasting impression(令人留下深刻印象),L是Looking good;A是Attitude right;S是Smelling right;T是Talking smart!」

他亦希望透過此文多謝下列人士,指他們不論在精神及捐獻上都有對STC作出資助,包括:領展前董事會主席鄭明訓、行政會議召集人陳智思、華置主席劉鳴煒、前《信報》主席陳慶祥。此外,他指每一年有大約20位大學生自願參加STC的義務工作,包括每月定期茶聚的策劃、海報設計、聯絡參加的學生等。

「HelloJack!」是裝修配對平台,梁樹佳(右)的願景是18區都有他們的師傅。(HelloJack!圖片)

「HelloJack!」是裝修配對平台,梁樹佳(右)的願景是18區都有他們的師傅。(HelloJack!圖片)

撰文:譚淑美

[email protected]

更多訪談錄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