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子曲折創業 父子檔賣燒鵝 黎均誠無悔放棄工程師專業

By on September 14, 2020

原文刊於信報財經新聞「周一人物

「斬料、斬料,斬大嚿叉燒」,港人食燒味文化悠久,這類食店往往「梗有一間喺左近」,競爭激烈,突圍談何容易;2017年成立的品牌「棋哥燒鵝」堪稱異數,由黎樹棋(棋哥)、黎均誠(棋子、洋名Kaiser)父子檔創辦,短短3年連開6分店,近月Kaiser毋懼新冠疫情影響,開拓姊妹品牌「棋子燒鵝」,在接受本報專訪時大談品牌前世今生與經營策略。

先由黎均誠爸爸「棋哥」近半世紀前的故事說起。黎樹棋1974年偷渡來港,人地生疏,第一份工做苦力送罐裝石油氣,那些年正值香港經濟開始起飛,找生計不難,之後他到食肆當臘味學徒,1976年起跟師傅轉做燒味,「老豆本身都醒,學咗無幾多年就掌握到(技術),1979年同佢家姐、姐夫喺荃灣開燒味店,叫『百好燒臘』。」

人多自然有不同意見,八十年代初,棋哥與家姐等人有分歧,於是在葵盛另起爐灶,未幾反攻荃灣開分店,1986年「殺出」九龍,落腳土瓜灣經營新光燒臘飯店,「嗰間就犀利嘞,依家仲做緊,(何不換上棋哥招牌?)始終做咗30幾年,街坊熟晒,有啲嘢順開就唔好搞佢喇!」

Kaiser自行上網學習其他菜式,成功打響名堂。(黃潤根攝)

Kaiser自行上網學習其他菜式,成功打響名堂。(黃潤根攝)

沙士難搵工索性破釜沉舟

作為「棋子」,Kaiser自細食燒味長大,(因無其他選擇?)「唔會!真係鍾意,覺得好食。」讀中學期間,他不時出舖面幫手,「做下樓面、收下錢,未埋過位做燒味,刀都無揸過,最叻係洗米煲飯。」

子承父業順理成章,可是Kaiser接班之路遠比想像中迂迴曲折,主修土木工程的他,大學畢業後加入顧問公司當助理工程師,專責斜坡工程,「細個爸爸梗係唔想我接手,佢知做飲食辛苦,雖然叫搵到啖食,但你問我,我都唔望仔女第日做呢行,讀多啲書返寫字樓好過。」

在顧問公司打工3年,自覺不太適合, 「我性格唔鍾意困喺寫字樓,反而想多啲落地盤,嗰度有兩瓣人:consultant(顧問公司)同contractor(承建商),前者樣樣講程序、好死板,我比較熱血,啱做後者,但當年遇正沙士,經濟環境差,寄咗幾十封(求職)信都無回音,好灰心。」

適逢棋哥成功研發新菜式「御香雞」, 擬另開專門店,「爸爸同我講,既然工程做得唔開心,不如返去幫手學做生意。」說來輕描淡寫,實情Kaiser破釜沉舟,「決定咗就唔畀自己退路,嗰陣將大學證書、成績表、專業證書全部掉晒,把心一橫。」「返開文職(每周)5日半,突然無假放,日做十幾個鐘,收工仲要污糟邋遢,轉變好大;初時有諗過係咪應該行返舊路,每次諗返當日點解要掉晒啲證書,就又埋頭苦幹繼續做。」

幸好皇天不負有心人,首間御香雞2003年葵芳開業,大獲好評,為Kaiser注入強心針;棋哥乘勝追擊,同年底連開6店,詎料人算不如天算,翌年爆發禽流感,御香雞首當其衝,「老豆開始驚,想全線執晒佢,我唔想,覺得禽流感始終會過,兩父子有啲拗撬,後尾傾好條件,我拎咗西灣河同觀塘店嚟做。」

然而這次逆境戰,西灣河店最終難逃結業厄運,Kaiser只好全力催谷「最後陣地」觀塘店,生意總算有起色,「之後同老豆關係好返啲,佢話不如加啲燒味嚟我舖頭賣,好過獨沽一味賣雞,慢慢做出成績。」

黎均誠父子檔2017年創辦「棋哥燒鵝」,近月在疫市下再自行開拓姊妹品牌「棋子燒鵝」,除了口碑,同時以性價比作招徠。(黃潤根攝)

黎均誠父子檔2017年創辦「棋哥燒鵝」,近月在疫市下再自行開拓姊妹品牌「棋子燒鵝」,除了口碑,同時以性價比作招徠。(黃潤根攝)

可惜好景不常,經年累月面對生意上落,Kaiser於2011年患上抑鬱症【見另稿】,「日做夜做,身體、情緒好差。」燒味店當時雖屬收入來源,也是壓力泉源;眼不見為淨,有段時間他放下店舖不顧,走去元朗朋友的雞煲店「打躉」,竟食出興趣來;其後機緣巧合,在觀塘找到理想舖位,再度創業賣雞煲,原先燒味店則交母親及舅父打理。

雞煲調味複雜,易學難精,初期生意一般,「係入得口,不過唔係好好食。」他留意到有幾名四川街坊偶爾幫襯,看對方神情,知味道不對,主動拿幾支啤酒虛心討教,「慢慢同客傾得多,攞意見,有啲做開廚房嘅又過我幾招,如是者愈整愈出色。」他又自行上網學習其他菜式,成功打響名堂。

雞煲響名堂 放售陪女兒

2013年長女出生,榮升人父後,Kaiser心態也改變;因雞煲主力晚市及消夜,工作日夜顛倒,為爭取更多時間陪伴女兒,他毅然把「如日方中」的雞煲生意放盤,獲利逾10倍套現離場,2014年底回父親店舖幫手,重投燒味懷抱,生理時鐘正常一點,「回報未必咁高,但時間易控制啲。」

至於棋哥燒鵝的誕生,是另一場機緣巧合;事關2016年棋哥一名友人於筲箕灣睇中舖位,游說兩父子夾份賣滷水鵝,「Plan好晒諗住開波,有日老豆另一位朋友提議:『不如賣燒鵝,好搵好多!』。」原來該朋友曾於中環某知名燒鵝店工作,「老豆跟佢去食,個腦『叮』一聲,係喎,燒鵝普及啲,滷水鵝並非人人鍾意。」

此後故事發展,大家不難猜到;首間燒鵝店2016年9月開業後,平地一聲雷,翌年5月進駐天后,正式改名棋哥燒鵝,再先後登陸灣仔、銅鑼灣、尖沙咀等地區。

上世紀六、七十年代一首廣東歌,歌詞頭兩句「邊個話我儍儍儍,我請佢食燒鵝鵝鵝」;著名藝人盧海鵬有首經典老歌也取材這兩句,Kaiser放棄工程專業,早期面對不少質疑聲音,母親亦不支持;從目前成績看來,他當初「丟證書明志」似乎沒揀錯路。

以燒鵝作招徠的食肆,坊間多的是,當中不乏名氣大的老字號;惟港人識飲識食,「一試便知龍與鳳」,除了口碑之外,更重要是名實相符,性價比高。

採訪、撰文:許鎮邦

攝影:黃潤根、被訪者提供

 

 

0914_P30

其他「周一人物」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