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科技 (方保僑)

By on September 9, 2020

本文作者方保僑為香港互動市務商會會長,為《信報》撰寫專欄「科網人語」

Impossible Foods的漢堡牛肉,透過合成生物科技,以大豆血紅蛋白製造出來,口感和味道幾可亂真。(信報資料圖片)

Impossible Foods的漢堡牛肉,透過合成生物科技,以大豆血紅蛋白製造出來,口感和味道幾可亂真。(信報資料圖片)

上星期獲維港投資邀請, 出席了一場別開生面的「試食會」,同場還有才子陶傑、傳媒人張寶華及經濟學者徐家健等,不過當日還有一位神秘嘉賓,就是維港投資創辦人周凱旋小姐,好不熱鬧。接到公關邀請時,邀請卡上寫着「吃一口科技」,到了現場才知道是介紹食物科技。據說當年周凱旋第一次參觀位於美國加州的食品科技公司Impossible Foods時,因為要親身測試從大豆根部找到的「大豆血紅蛋白」,再以合成生物科技製造出來的漢堡牛肉,她便從香港帶來了豉油和粟粉,把植物漢堡扒搓成牛丸再放入水煮熟,以廚師角度親自做盡職調查(Due Diligence),還與本身是科學家的創辦人Pat Brown討論分子結構與肉類質感的關鍵,最後維港投資便成為了Impossible Foods的早期投資者。

Perfect Day利用一系列發酵過程,生產出非動物性的乳清蛋白,與天然牛奶相同但不含乳糖。(信報資料圖片)

Perfect Day利用一系列發酵過程,生產出非動物性的乳清蛋白,與天然牛奶相同但不含乳糖。(信報資料圖片)

試食會上有3種食品,分別是用Impossible Foods的植物豬柳漢堡扒造出來的香酥肉卷,口感和味道幾可亂真,我相信大家若在餐廳試食過Impossible Foods豬柳漢堡扒也應該有同感。第二種是由食品科技公司Perfect Day推出全球首款「毋庸牛」──蛋白成份與牛奶一樣的Brave Robot雪糕,Perfect Day利用一系列發酵過程,生產出非動物性的乳清蛋白,與天然牛奶相同但不含乳糖,我試食後覺得與一般雪糕無異,但對素食及乳糖不耐人士來說肯定是一大喜訊。第三種是Endless West以分子科技拆解酒的味道和香氣結構,再由植物、酵母取相應分子,毋須釀製的威士忌Glyph,除了保留了傳統威士忌的風味,亦突破了釀製局限,Glyph透過提取不同植物的色彩分子,製造了多達7種顏色的「彩虹威士忌」,非常適合調教七彩繽紛的雞尾酒。

Endless West以分子科技拆解酒的味道和香氣結構,再由植物、酵母取相應分子,製成毋須釀製的威士忌Glyph。(信報資料圖片)

Endless West以分子科技拆解酒的味道和香氣結構,再由植物、酵母取相應分子,製成毋須釀製的威士忌Glyph。(信報資料圖片)

合成生物科技背後有其重大意義,除了可減少殺害牲畜之外,其實飼養牲畜所排放的甲烷(Methane),同樣會加劇溫室效應。更令人擔憂的是,甲烷阻隔熱力離開地球的能力比二氧化碳還要高出25倍。所以,降低人類對肉類的需求,才能直接減少農場畜牧動物的數量,降低農業和畜牧業溫室氣體排放,從而紓緩全球暖化問題,這才是真正的「功德無量」。

降低人類對肉類的需求,才能直接減少農場畜牧動物的數量,從而紓緩全球暖化問題。(法新社資料圖片)

降低人類對肉類的需求,才能直接減少農場畜牧動物的數量,從而紓緩全球暖化問題。(法新社資料圖片)

更多方保僑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