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數據變成見解 (車品覺)

By on August 31, 2020

本文作者車品覺,為紅杉資本中國專家合夥人、阿里巴巴商學院特聘教授暨學術委員會委員,為《信報》撰寫專欄「全民大數據」

Stephen Wolfram把互聯網中的開放資源建立成一個龐大及經過關聯組織的數據庫。(網上圖片)

Stephen Wolfram把互聯網中的開放資源建立成一個龐大及經過關聯組織的數據庫。(網上圖片)

以色列歷史學家哈拉瑞(Yuval Noah Harari)因一本名叫《人類大歷史》(Sapiens)的暢銷書而聞名於世,作為一位歷史學家,有着他對科技發展的世界觀。哈拉瑞另一本引人矚目的書《21世紀的21堂課》(21 Lessons for the 21st Century,開場白就點出了大數據時代的困惑:在一個資訊滿滿多半無用的世界上,清楚易懂的見解就成了一種力量。

作為從業大數據的筆者比較關注第15課(面對無知)末段的論點:「在未來幾十年間,世界將會變得比現在更加複雜,無論你是國王或小兵,任何人類個體都會愈不了解形塑世界的各種科技裝備、經濟潮流和政治動力。正如蘇格拉底在兩千多年前已經觀察到的,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最好的選擇就是承認自己的無知。」

另一邊廂,20歲就拿得博士的英國天才物理學家Stephen Wolfram,2002年撰寫了一本《一種新科學》(A New Kind of Science的書,備受同行爭議,還被物理學前輩點名批評。且不說他在物理學的成就,但作為WolframAlpha(定位為知識計算引擎)的創始人,他希望在萬物互聯的未來世界中作出突破,憑藉着Wolfram Data Framework,把互聯網中的開放資源建立成一個龐大及經過關聯組織的數據庫,透過語義分析能力實現模糊的問題識別,然後提供答案。

Stephen Wolfram在2002年撰寫了一本《一種新科學》(A New Kind of Science)的書,備受同行爭議。(Twitter網上圖片)

Stephen Wolfram在2002年撰寫了一本《一種新科學》(A New Kind of Science)的書,備受同行爭議。(Twitter網上圖片)

例如你輸入:「height of donald trump – joe biden」,得出的答案居然是0.08M。當然目前的版本還是有不少需要改進的體驗,但作為知識程式設計的先驅Wolfram彷彿已經讓人類看到脫離「無知」的一線曙光。

忽然想起是《鐵甲奇俠》電影中的智慧軟體JARVIS,能獨立思考,有人類的情感,會幫Tony Stark處理不同事務,計算各種資訊。Tony Stark的機甲開發以及方舟反應爐的更新都離不開它的協助。JARVIS是個超級程式而不是電腦,他之所以無處不在,可能是因為他能自主把自己轉移到任意一個數碼終端,後來更在《復仇者聯盟2》中借助心靈寶石升級為具人形的智能人幻視。

不知道編劇在塑造Tony Stark的時候有沒有參考Stephen Wolfram的生平,但他17歲進入牛津、20歲拿得加州理工博士學位,然後創立了自己企業。筆者好奇之下翻查了Wolfram Research及相關的投資紀錄,結果發現這間應該很燒錢的公司好像相當神秘,幾乎沒有接受風險投資者的錢。再者,類似的競爭對手(其實差很遠)都在很早時間被大公司收購了。

更多車品覺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