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最重要技能:專注力管理 (鄧淑明博士)

By on August 11, 2020

本文作者鄧淑明博士,為香港大學建築學院及工程學院計算機科學系客席教授,為《信報》撰寫專欄「科網人語」。

我們都知道專注工作的重要性,但如何重拾個人的專注力並不容易。(Freepik網上圖片)

我們都知道專注工作的重要性,但如何重拾個人的專注力並不容易。(Freepik網上圖片)

美國《紐約時報》指出,在新冠疫情下,YouTube單在美國的瀏覽量每天已增加超過15%。可以想像,停工停課在家,一邊作視像通訊,一邊看YouTube的人為數不少。

我們年少時電視節目送飯,令不少廣告品牌滲入衣食住行中;到今天,消閒、娛樂、資訊、廣告夾纏的內容更雄霸了我們的生活,互相競逐我們的注意力,是為「注意力經濟」(attention economy)。去年串流影視平台Netflix公布業績時,便表示主要競爭對手不是娛樂同業如HBO, 而是深受年輕人歡迎的網絡遊戲《堡壘之夜》(Fortnite),因為你「打機」便不會看電視。

Netflix表示主要競爭對手不是娛樂同業, 而是深受年輕人歡迎的網絡遊戲《堡壘之夜》。(Epic Games圖片)

Netflix表示主要競爭對手不是娛樂同業, 而是深受年輕人歡迎的網絡遊戲《堡壘之夜》。(Epic Games圖片)

我們的「注意力」價值到底有多少?YouTube 2019年總收入為150億美元(約1170億港元),比「財富500」一半公司要強。YouTube行政總裁Susan Wojcicki曾透露,平台去年有20億活躍用戶,每天觀看總時長10億小時。換句話說,觀眾每小時的「注意力」對這個平台而言僅值0.041美元(約0.32港元)!

雖然注意力價格這樣低廉,但精神渙散的結果,令家人朋友這些人生重要部分被忽略,工作效率更大受影響,尤其需要集中精神的工作,不少人深以為苦。

觀眾每小時的「注意力」,對YouTube而言僅值0.041美元(約0.32港元)。(法新社資料圖片)

觀眾每小時的「注意力」,對YouTube而言僅值0.041美元(約0.32港元)。(法新社資料圖片)

統計機構Statista指出,美國互聯網用戶使用廣告過濾和廣告攔截軟件的比率由2014年的15%逐步增加,估計2019年接近26%。

我們都知道專注工作的重要性,但如何重拾個人的專注力並不容易。3年前,有初創企業在美國重現恍如與世隔絕的「山洞」(The Cave):星期日早上9時,參加者帶備水樽、工作文件來到「山洞」。進入前要先放下手機,在「山洞」內不上社交媒體、不談話,走路也要輕聲(所以要穿平底鞋),中間有小休(所謂走出山洞),主持人會帶領做伸展運動,但大部分時間各自修行、靜心工作。這樣的「洞穴時間」初期只在紐約、洛杉磯等大城市個別的星期日舉行。3個半小時收費35美元(約273港元),參加者大多20至30歲。有參加者直言在這樣的環境下,工作效率大增。

有「洞穴時間」參加者直言,在恍如與世隔絕的環境下,工作效率大增。(Freepik網上圖片)

有「洞穴時間」參加者直言,在恍如與世隔絕的環境下,工作效率大增。(Freepik網上圖片)

當初看到付費讓人保管手機,還要在星期日大清早進行,覺得有點不可思議。但幾年下來,這活動的參加人數不斷增加,由只在星期日變成每天都舉行。而疫情也無阻活動在網上進行,證明現代人在管理專注力上需要協助。

注意力渙散是全球都要面對的問題,要如何應付?有人主張好像香煙抽重稅,或者有如世衞主張向糖類飲料徵收稅款,希望減少消費者食用一樣,政府應向廣告商徵稅。這是否解決辦法,就要大家思考一下了。

(編者按:鄧淑明博士最新著作《你未來就緒嗎?》現已發售)

歡迎訂購:實體書、電子書

更多鄧淑明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