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企研八達通追蹤播毒鏈 潛在患者拍卡即示警 私隱勝健康碼

By on August 6, 2020

原文刊於信報財經新聞「StartupBeat創科鬥室

劉永樂表示,安裝新冠數碼預防系統入場費只需數千元。(受訪者提供圖片)

劉永樂表示,安裝新冠數碼預防系統入場費只需數千元。(受訪者提供圖片)

新冠肺炎第三波疫情來勢洶洶,有從事智能卡及電子支付系統的本地科企,想到透過八達通追蹤確診者足跡,找出曾經跟確診者身處同一時地的人士,防止潛在感染者涉足其他公共場所,冀協助截斷病毒傳播鏈。

iBonus高危場所裝特製讀卡器

這套防疫方案名為iBonus新冠數碼預防系統,由本地科企iBonus Limited(易寶時)研發。該公司董事總經理劉永樂接受訪問時指出,這套系統主要用來阻止曾經跟確診者近距離接觸、有感染風險人士,進入酒吧、餐廳、護老院等高危公共場所,以免他們傳播可能帶有的病毒。

公司會在上述高危場所裝設特製的八達通讀卡器,市民每次到訪,可拍八達通卡一次。假如該名市民後來不幸確診新冠肺炎,他便需要在醫院或檢疫中心拍卡作為紀錄。之後,如果其他人士到訪前述高危場所並拍卡時,系統發現他曾在過去14天,跟前述的確診者在同一時間地點出現,便會視其為有機會受感染人士,他拍卡時讀卡器會發出特殊聲響,提示不要內進,「只要令這班有機會感染人士,留在家中及留意身體狀況,不要再前往公共場所,要控制疫情就容易多了。」

劉永樂透露,iBonus新冠數碼預防系統,大約在3月份面世,5月在世界旅遊組織主辦、世界衞生組織支持的Healing Solutions for Tourism Challenge比賽中,於Healing for Destinations組別成為三隊優勝隊伍(Finalists)之一。此外,易寶時亦是遙距營商計劃(D-Biz)的參考服務供應商。劉永樂聲稱,公司曾接獲20多間私家診所、護老院等查詢報價,希望申請資助以採購iBonus新冠數碼預防系統,惟至今尚未有申請者獲批相關資助。

當系統發現用戶曾在過去14天,跟確診者在同一時空出現,拍卡時就會發出特殊聲響。(受訪者提供圖片)

當系統發現用戶曾在過去14天,跟確診者在同一時空出現,拍卡時就會發出特殊聲響。(受訪者提供圖片)

D-Biz計劃推出至今爭議不少,被指沒有兌現「全額資助」的承諾,更有指部分申請公司,只獲批數千元資助,連累供應商亦做不成生意。劉永樂表示,理解政府審批資助時需審慎,又強調安裝iBonus新冠數碼預防系統,其入場費僅需數千元,「幾千元應該不會不批吧?」

另一問題是,目前本港仍未有醫院或檢疫設施安裝這套系統;此外,系統亦必須在酒吧、火鍋店等高危公共場所架設,方能發揮傳播鏈追蹤的最大功效。劉永樂坦言「一切都要慢慢做出成效」,又謂自己曾發信給食衞局、教育局等政府部門,講解防疫方案,希望獲得採納,「教育局都有回信,告訴我學校可以申請資助,支付與防疫抗疫相關的開支,以防止病毒在學校傳播,着我自行跟學校洽談。」

目前系統僅在長洲一間酒店及屯門一所中學內安裝,「學校有班房、教員室、實驗室、飯堂等群眾聚集區域,活像一個社區。」當校方得知有學生確診,即可以透過系統,追蹤確診同學過去14天,曾經到訪學校哪些地方,以及有哪些學生和教職員曾跟他有過緊密接觸。

防止潛在感染者闖入公共場所,對截斷病毒傳播鏈尤其重要。(政府新聞處圖片)

防止潛在感染者闖入公共場所,對截斷病毒傳播鏈尤其重要。(政府新聞處圖片)

成功游說菲國兩省試用

乍聽之下,iBonus的防疫方案跟爭議甚大的健康碼有點相似。「健康碼只有內地實行到,其他地方群眾多數不會接受,覺得這是侵犯私隱。」劉永樂強調,iBonus新冠數碼預防系統只會記錄八達通號碼,這點跟實名制的健康碼不同。

此外,健康碼需要智能電話及互聯網配合,iBonus的方案則以離線模式運作,正正適合網絡較差的落後地區。他透露,公司之前已成功游說菲律賓巴拉望省(Palawan)及蒂格巴萬(Tigbauan)政府,在當地試用系統。

劉永樂重申,整套方案相當依賴自願拍卡作紀錄,市民使用系統前亦毋須事先登記。雖然市民只要使用不同八達通卡出入公共場所,理論上就可避過追蹤,但他認為,一個社區即使只有十分一人口如實參與計劃,都足以降低病毒傳播率四成。

採訪、撰文:陳子健

延伸閱讀:

曾為美軍開發駐兵基地電子幣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