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Miss

矽谷愛恨特朗普 (高天佑)

By on August 3, 2020

本文作者高天佑,為《信報》撰寫專欄「新聞點評」,此為節錄版本,原文請按此

對於TikTok,特朗普先揚言封殺其在美營運,跟着放風冀美企接管,之後卻公開反對微軟進行收購,立場反覆,令外界不明所以。(路透資料圖片)

對於TikTok,特朗普先揚言封殺其在美營運,跟着放風冀美企接管,之後卻公開反對微軟進行收購,立場反覆,令外界不明所以。(路透資料圖片)

香港立法會選舉一如「吹風」所料延期舉行,而被稱為「世上最有權力男人」的美國總統特朗普卻無權「搬龍門」,美國大選勢於11月初如期上演。鑑於特朗普民望下滑,不少人開始設想「美帝換人」後對當地以至世界形勢將有何影響。倘換上Sleepy Joe拜登揸fit,老套都要講句,對各界(包括中國)都屬「有辣有唔辣」,至少矽谷科企老闆心裏是這麼想,從近日TikTok和柯達事例可見一斑。

對於矽谷老闆跟特朗普之間微妙關係,很多人都有誤解。一方面,矽谷基於嚮往自由、平等、多元等「左傾」理念,向來被視為民主黨重鎮;而在2016年大選時,矽谷上下幾乎一面倒「反特」,投票結果亦證明,民主黨參選人希拉莉在加州得票率達61%,遠勝特朗普的33%。另方面,特朗普執政後,多次點名指摘蘋果、Amazon、Facebook、Google等科企不愛國、少交稅、涉嫌壟斷、製造fake news等罪名。

特朗普一上場便落實減稅法案,包括把企業最高稅率由35%大削至21%,讓矽谷企業直接節省數以千億美元計稅款。(法新社資料圖片)

特朗普一上場便落實減稅法案,包括把企業最高稅率由35%大削至21%,讓矽谷企業直接節省數以千億美元計稅款。(法新社資料圖片)

上台3年半 科企利大於弊

由此看來,矽谷老闆該恨特朗普入骨,欲除之而後快?不過實際上,起碼直到目前為止,矽谷巨企從特朗普身上得到的是「利大於弊」。首先,特朗普一上場便落實減稅法案(Trump Tax Cuts),包括把企業最高稅率由35%大削至21%,讓矽谷企業直接節省數以千億美元計稅款。

再者,特朗普執政3年半以來,對上述巨企的鞭撻始終「得個講字」,經常掛在口邊但沒什麼實質行動。即便近日四大科企老闆被傳召到國會作供,就涉嫌壟斷問題遭議員們「審犯」般質詢,惟此乃國會權力,跟特朗普無關係,亦反映兩黨以至主流民意看待矽谷的態度。相較之下,這更突顯特朗普對待矽谷巨企有幾「軟弱」,比兩黨議員也不如。

自從特朗普於2016年11月當選至今,蘋果、Amazon、Google母企Alphabet、Facebook股價分別累漲約330%、320%、98%、120%,當然,箇中有着企業營運、宏觀經濟、貨幣環境等因素不容抹殺,但無可否認這些巨型科企股價漲幅遠超大市。某程度上,亦可解釋特朗普打壓科企為何「得把口」,事關他向來把股市升幅及經濟動力看作主要政績,擔心倘「動真格」傷害矽谷巨企,勢拖累股市和經濟,不利其連任選情。

特朗普打壓科企為何「得把口」,事關他向來把股市升幅及經濟動力看作主要政績。(路透資料圖片)

特朗普打壓科企為何「得把口」,事關他向來把股市升幅及經濟動力看作主要政績。(路透資料圖片)

TikTok事件突顯政策搖擺

然而,矽谷老闆對特朗普既「愛」且「恨」,不只關乎政治理念,更由於其政策往往缺乏確定性和透明度。最近例子有TikTok事件,特朗普先是揚言封殺該程式在美國營運,未幾又放風說希望由美國企業收購接管,當微軟跟抖音就收購接近達成協議時,他又公開表示「反對這門親事」。據《華爾街日報》引述消息報道,白宮根本一直有參與微軟和抖音的談判,並抱支持態度,詎料特朗普在最後一刻反口,令各方不明所以。

既然如此,那是否換上拜登做總統,對矽谷巨企更有利?答案絕非這麼簡單。不難設想,假若由拜登治國,華府施政應恢復有規有矩,不會像特朗普「無定向失心瘋」,不過民主黨對待大企業的態度勢必更加強硬,其打擊措施亦將更具體而狠辣。換句話說,矽谷巨企面對兩個總統人選,一個是「日日鬧你,但幫你大幅減稅,又不會實際打擊你,可是有點儍」的總統,另一個是「正正常常,不一定經常鬧你,卻很可能加你稅及懲罰你壟斷」的人選,究竟哪個會好些?

微軟跟抖音就收購接近達成協議(法新社資料圖片)

微軟跟抖音就收購接近達成協議(法新社資料圖片)

變天換拜登 禍福難料

對華政策其實也類似,美國不少智庫人士認為,從國家利益角度出發,特朗普在執政初期做錯了兩件事,一是對中國側重於經貿利益,只求中方買多點農產品,忽視了深層次矛盾;二是他挑起太多火頭,針對關稅問題幾乎得罪全世界,包括歐盟、日韓、加拿大、澳洲等傳統盟友,致未能統一陣線「圍攻中國」。相對來說,他向中國發起「貿易戰」看似強硬,但去年中,除了加關稅外沒什麼實際打擊行動,就連對華為集團都只是局部制裁,且一再寬限延期,似乎顯示「有得傾」。

可以說,特朗普看待中國沒什麼愛恨情仇或者深刻矛盾,一切基於America First戰略服務。直到香港爆出「反修例」風波和新冠肺炎等事件後,白宮對華政策轉由副總統彭斯、國務卿蓬佩奧等「仇華派」權臣主導,不再純粹求做生意賺錢,上升到意識形態層面,把中國視為強大威脅,不惜犧牲短期經濟利益也要將之封殺。這種態度被視為反映美國朝野共識,所以特朗普本人儘管無可無不可,卻樂得順水推舟。

若果換上拜登當政,他以往雖被視為親華,惟主流民意難以違逆,況且近78歲的拜登已明言將籌組「政敵內閣」(Team of Rivals),擬任用黨內不同「馬房」的沃倫、賴斯、鮑爾等出掌要職,自己扮演猶如太上皇角色。不難預計,拜登上台後對待中國未必如特朗普「張牙舞爪」,但他將更加「靠譜」,重新拉攏傳統盟友,團結一致面對中國,別忘記民主黨向來較重視意識形態(相對於經貿利益),這對於中國究竟孰福孰禍?

拜登上台後對待中國未必如特朗普「張牙舞爪」,但他將更加「靠譜」,重新拉攏傳統盟友,團結一致面對中國。(路透資料圖片)

拜登上台後對待中國未必如特朗普「張牙舞爪」,但他將更加「靠譜」,重新拉攏傳統盟友,團結一致面對中國。(路透資料圖片)

(編者按:高天佑著作《中產必須死》現已發售)

歡迎訂購:實體書、電子書

更多高天佑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布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裏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