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網企工不一定自由 (高天佑)

By on July 20, 2020

本文作者高天佑,為《信報》撰寫專欄「新聞點評」,此為節錄版本,原文請按此

盡量減少員工染疫機會,方可維持公司運作,這亦是設立WFH安排之初衷。(中新社資料圖片)

盡量減少員工染疫機會,方可維持公司運作,這亦是設立WFH安排之初衷。(中新社資料圖片)

近年各地大學畢業生評選dream jobs僱主,前幾名通常由科網公司包辦,除因薪酬豐厚、招牌響亮,不少人亦嚮往在網企工作充滿自由與浪漫,可是在入職後才發現「中伏」。近日就有兩家網企香港電視(01137)和騰訊(00700)分別被質疑「管理嚴苛」,引起熱議,但很大程度上關乎期望落差。在全球科網業界,只有少數精英尖子可享高度自由,且須付出相應代價,而其餘大多數始終是工蟻階層。

先講香港電視,堪稱最炙手可熱「港產科網股」之一,更成為疫市奇葩,網購生意額及股價在疫潮中節節攀升。不過隨着近日爆發第三波疫情,港視上周向員工發放最新WFH(在家工作)指引,就惹起不少爭議。

港視WFH指引被批嚴苛

該指引要求WFH員工承諾,在working hours不會隨意外出(包括散步、用膳、購物),周末放假期間亦只可出門購買必需品,而不可進行消遣活動(例如睇戲、行山、飯敍)。

同時,WFH員工須「把手提電話設定為響鬧模式,並於電話鈴聲三聲之內接聽」;HR部門將會不時抽查,違者可能被「嚴重處分甚至解僱」。

這份指引曝光後,被部分網民視為「太辣」,猶如「在家坐監」。另有人認為,working hours不可隨意外出實屬正常;至於連周末假日都受規管,則關乎在特殊情況下,須盡量減少員工染疫機會,方可維持公司運作,這亦是設立WFH安排之初衷。不過講到底,此則公司「家規」惹起討論,乃由於港視身為網企,不少人覺得應該好像矽谷企業般充滿自由,現實卻出現期望落差。

港視整體管理接近超市多於矽谷網企,貨運員工主要使命是高效和穩定,太多彈性對管理弊多於利。(黃潤根攝)

港視整體管理接近超市多於矽谷網企,貨運員工主要使命是高效和穩定,太多彈性對管理弊多於利。(黃潤根攝)

同類情況也發生在騰訊身上,微博近日瘋傳一篇新聞題為〈騰訊高級工程師因每天在崗不足8小時被辭退〉,關乎一名姓閆的工程師,聲稱在2012年入職騰訊時獲承諾「彈性工作制」,毋須按時打卡上班,可是騰訊去年卻以「每天在崗不足8小時」為由把他炒魷,於是他入稟深圳市法院向騰訊索償。

該閆姓工程師接受內地媒體訪問透露,騰訊拿出工作日working hours的閉路電視片段作為證據,指他經常不在崗位。此番細節引起網民熱議,表示沒想到騰訊也會像工廠一樣,用閉路電視監督員工工作時間。騰訊方面則解釋,解僱該工程師主要因為他的工作表現不符要求,「視頻證據僅為其中一環,用於相關爭議的佐證」。

歸根究柢,人們似乎對科網公司有過分浪漫幻想,以為只要入職網企,便可像矽谷精英那麼自由自在,不但飯堂有無限免費美食,且可隨時放假,喜歡幾時上班就上班,毋須如傳統公司般循規蹈矩。實際上,業界裏確實有人在享受這類自由環境,但都屬於高增值、講究創意的崗位,任職者皆精英尖子,靈光一閃隨時為公司創造巨大價值,甚至為一項業務起死回生。

畢竟給予少數研發、創意員工高度自由,是要讓他們有充分發揮空間。(Freepik網上圖片)

畢竟給予少數研發、創意員工高度自由,是要讓他們有充分發揮空間。(Freepik網上圖片)

但大家未必知道,這些精英承受着另類壓力,逃不過直屬上司的管理甚至逼迫,並面對跟其身價一樣高的KPI要求,一段時間內交不到功課就要走人,絕不比朝九晚五之普通員工輕鬆。

創意尖子另類壓力龐大

通常愈是講求創意的企業及部門,愈多這類「高度自由」崗位,例如Facebook和Google位於矽谷的總部,可能接近半數員工都從事高增值研發,自然營造一股浪漫和自由氣氛。惟Facebook和Google在外地(例如香港)的辦事處,以負責執行及營銷工作居多,難望享受跟美國總壇的研發人員同等自由。

另外,所謂科網公司也有很多種類,例如身為網購巨擘的Amazon,在全球有接近80萬員工,但從事創意、研發的可能只佔1%,其餘大多是貨車司機和執貨工人。在Amazon打工,不論1%或99%員工均面對高度壓力,事關該網企老闆貝索斯(Jeff Bezos)以「暴君」見稱,對身邊中高層人員要求嚴苛,包括須在幾分鐘內回覆其電郵,幾乎要24小時候命。

香港電視其實有些類似,「魔童」王維基對於核心管理層一貫要求相當高,甚至會把人「逼到牆角」以激發最大潛力,方可先後在IDD、寬頻、網購戰場「逆襲」;而他身邊亦不乏追隨逾20年的高層人員,相信其「暴君」程度不及貝索斯。同時,港視如同Amazon,其逾2萬員工大多屬貨運、營銷、後勤等崗位,只有極少數負責創意及研發工作。

在全球科網業界,只有少數精英尖子可享高度自由。(中通社資料圖片)

在全球科網業界,只有少數精英尖子可享高度自由。(中通社資料圖片)

從員工構成比例看,Amazon和港視就像電子版的超級市場,所以其整體管理更接近超市多於矽谷網企;試問管理一家超市集團,又怎適宜採用彈性、自由風格?從小股東角度看,若見到Amazon或港視對全體員工都「無為而治」,那才值得警惕。畢竟給予少數研發、創意員工高度自由,是要讓他們有充分發揮空間;但負責貨運、後勤的同事,主要使命是高效和穩定,太多彈性對於管理弊多於利。

陸小鳳話齋,「大俠事必要靚仔有型,只不過係升斗市民一廂情願嘅誤解」。若覺得為網企打工就一定浪漫自由,恐怕也是不少人的誤解,奉勸在入職前要調整好期望,避免落差太大而感到「中伏」。

(編者按:高天佑著作《中產必須死》現已發售)

歡迎訂購:實體書、電子書

更多高天佑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