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持初心 繼續團結 (莫乃光)

By on July 16, 2020

本文作者莫乃光,為立法會(資訊科技界)議員,為信報財經新聞撰寫專欄「專業議政」。

莫乃光真的曾經希望,自己可以成為IT界別的最後一個功能組別議員。(信報資料圖片)

莫乃光真的曾經希望,自己可以成為IT界別的最後一個功能組別議員。(信報資料圖片)

8年光景,香港不再是我們熟悉的香港,但亦因為在烽煙四起之際,一個個挺身而出的身影,我們看到了希望。

過去幾個月,一條香港人無權審議、被通過後才知道條文內容的「港版國安法」,徹底改變了香港的政治、社會和經濟生態。「二次回歸」否定了原來承諾的「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香港人失去本來擁有的各種自由和司法獨立,與承諾的民主的距離更是愈來愈遠。

香港人9月投票35+

我們或許感到前所未有的不安,或許9月的立法會換屆選舉可能會是香港人最後一次以自由意志選擇的選舉,但一路走來香港人愈戰愈頑強,上年11月區議會選舉我們看到團結投票的力量,剛完結的民主派初選亦令人鼓舞,期盼9月立法會選舉會是希望的開始。

回顧我過去8年在立法會的工作,理性議政的空間不斷被收窄,無論是政府有權用盡,以至保皇黨橫蠻無理;從人大釋法取消民選議員資格,至修改《議事規則》削減議會權力,政府每次「數夠票」,「一地兩檢」等惡法就強行通過,着手就接連把送中惡法、《緊急法》立法,甚至「港版國安法」,強加於港人頭上。議會外我們要繼續凝聚力量,議會內亦需要延續反抗。

這8年來,我時常向人解釋,我們民主派被指稱為「反對派」,其實極不合理,因為民主派自從香港回歸前初有直選議席開始至今,在選票上都是多數派,但在議會議席卻是少數,在任何一個正常制度下我們本應執政。然而,在這個扭曲的選舉制度底下,卻要港人承受廿多年來的不公義,今天面對的社會撕裂,完全是當權者一手造成。

在不公平選舉制度下,有足夠票數推翻這個不公義的制度嗎?這正是35+的重要性之一。(何澤攝)

在不公平選舉制度下,有足夠票數推翻這個不公義的制度嗎?這正是35+的重要性之一。(何澤攝)

守住IT界 撐住香港

身為功能組別議員,即使立場鮮明地支持取消功能組別,本身也是一種「原罪」,但我有幸於2017至2018年度擔任民主派召集人,也是至今唯一傳統功能組別議員擔任此職,能為不同政黨板塊的民主派同僚服務,獲益良多,深感榮幸。

我真的曾經希望,自己可以成為IT界別的最後一個功能組別議員,奈何在不公平選舉制度下,有足夠票數推翻這個不公義的制度嗎?這正是35+的重要性之一。

不過,身為IT人,深感資訊科技在芸芸專業中,有其獨特重要地位。我們除了為經濟發展提供效率和生產力,更為社會的資訊流通而服務。「港版國安法」對香港資訊自由的威脅,直接影響香港作為通訊樞紐和創科中心的地位,IT人的責任,正是要捍衞和保障市民和企業的通訊自由,抵抗入侵我們的資訊安全和私隱的監察技術。

「港版國安法」對香港資訊自由的威脅,直接影響香港作為通訊樞紐和創科中心的地位。(路透資料圖片)

「港版國安法」對香港資訊自由的威脅,直接影響香港作為通訊樞紐和創科中心的地位。(路透資料圖片)

這8年來與業界共同爭取落實的,有對業界有利的科技券、開放數據、政府採購改革、金融科技監管沙盒、科研超級扣稅等;有對前線人員重要的改變,如政府合約IT員工待遇的改善,和持續進修基金資助額加倍;當然還有法庭收窄了政府以不誠實取用電腦罪濫告市民的權力,但可惜政府仍在大量的法例工作上拖延,如修訂《私隱條例》到《檔案法》及《公開資料法》的立法工作進展仍然緩慢。

猶幸我們的IT界是頑強的。即使政府政策混亂,無法針對各種障礙拆牆鬆綁,甚至今天因為強權政治的原因,要葬送我們最基本的資訊自由優勢,IT界仍然有大量能繼續肩負和捍衞我們的自由、開放、公平競爭理念的人才。2016年當選的30位IT界選委、去年多名來自IT界的新當選區議員,以至去年成立的IT業界工會,都是IT界的民主生力軍。

「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如果說香港的年輕人是我們的未來,掌握數據和科技能力的新一代前線IT人將會是業界的未來。我有信心這些生力軍將接棒IT界功能組別,堅守公義,捍衞自由,守住真相。香港人,堅持初心,9月票站見!

一條香港人無權審議、被通過後才知道條文內容的「港版國安法」,徹底改變了香港的政治、社會和經濟生態。(法新社資料圖片)

一條香港人無權審議、被通過後才知道條文內容的「港版國安法」,徹底改變了香港的政治、社會和經濟生態。(法新社資料圖片)

更多莫乃光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