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伴經濟學 做鴨也轉型 (高天佑)

By on July 15, 2020

本文作者高天佑,為《信報》撰寫專欄「新聞點評」,此為節錄版本,原文請按此

新冠疫情對不同行業構成衝擊,當中有輸家有贏家,例如實體商場叫苦連天,電商網購卻客似雲來;餐廳被禁堂食,外賣App就乘勢而起。想不到連「鴨店」也出現同類趨勢,這邊廂日本「第一牛郎」Roland的俱樂部捱不住要停業,那邊廂內地流行「虛擬男友」,針對「招呼」疫情下眾多寂寞的心,不必賣身,不必靚仔,普通大學生月入可達萬元(人民幣.下同)。疫情催化了現代人之空虛和疏離,「陪伴經濟學」異軍突起,連「前首富之子」王思聰亦蠢蠢欲動下海陪玩。

日本第一牛郎Roland靠把口搵食,「這世界上只有兩種男人:我,和我以外的」等金句也說得出,真的很適合轉型做「虛擬男友」。(網上圖片)

日本第一牛郎Roland靠把口搵食,「這世界上只有兩種男人:我,和我以外的」等金句也說得出,真的很適合轉型做「虛擬男友」。(網上圖片)

日本第一牛郎關店停業

現年28歲的Roland是日本最有名的牛郎,身高182厘米,不算特別英俊,但憑着充滿自信的氣場及語出驚人的金句,可謂「鐵漢柔情勝過黎明」,很快在東京新宿歌舞伎町冒起,賣藝不賣身,獲不少富婆重金追捧。闖出名氣後,他經常獲邀出席電視節目,據估計每年收入達3億日圓(約2200萬港元),被譽為日本史上最高收入男公關。

但連月受疫情影響,歌舞伎町成為重災區,Roland上周宣布他開設的The Club俱樂部無限期停業,麾下20多個男公關需要暫時另謀生計。

另一邊廂,內地近期興起「虛擬男友」,大批中介商在淘寶網大賣廣告,為各類服務登出名碼實價,例如「5分鐘叫床」(即morning call早安電話,不要心邪),普通、金牌、鎮店、男神級數分別收費8、10、15、20元(每次5分鐘),包月月費為210、266、360、480元。還有「10分鐘哄睡」(晚安電話)、「生活監督」(可選霸道型或溫柔型)、「陪玩遊戲」、客製化服務等,收費各異。

淘寶網上其實同時存在「虛擬男友」和「虛擬女友」廣告,但觀乎成交數據,很明顯以「虛擬男友、不露面」服務最受歡迎。(淘寶網站截圖)

淘寶網上其實同時存在「虛擬男友」和「虛擬女友」廣告,但觀乎成交數據,很明顯以「虛擬男友、不露面」服務最受歡迎。(淘寶網站截圖)

不露面虛擬男友受歡迎

有趣的是,淘寶網上其實同時存在「虛擬男友」和「虛擬女友」廣告,亦有分「露面」(視頻連線)和「不露面」(純語音、文字)服務,但觀乎成交數據,很明顯以「虛擬男友、不露面」服務最受歡迎,特別是疫情爆發以來需求飆升。皆因在封城狀態下,大部分社交活動被迫斷絕,長困家中令不少人深感寂寥。儘管男性和女性都會「空虛,寂寞,凍」,不過一般而言,女性比較着重心靈,男性則相對重視肉體,「虛擬女友」解決不了肉體問題,難怪不及「虛擬男友」受歡迎。亦因女性講求「溝通」多於「色相」,「虛擬男友」除非像吳彥祖,否則不如磁性聲線充滿幻想空間。

或曰,這種「虛擬男友」生意會否被視為傷風敗俗遭政府取締?實際上,此類服務一般不涉及色情或性交易,「付錢找人陪我聊天,犯法嗎?」再者,內地政府為刺激疫後經濟,不惜鼓勵「擺地攤」,而「虛擬男友」既可治癒部分人寂寞的心,又可解決部分就業問題,對GDP稍有貢獻,當局就算不將之列入「中國標準2035」重點產業,相信也不會大力掃蕩。

前首富王健林之子王思聰也在「泡泡魚」註冊了賬戶提供陪玩服務,收費每小時666元。(王思聰微博截圖)

前首富王健林之子王思聰也在「泡泡魚」註冊了賬戶提供陪玩服務,收費每小時666元。(王思聰微博截圖)

王思聰下海 每小時666元

不同年代都有「陪」的商機,除了「虛擬男友」收錢陪聊,近日大行其道的還有「陪玩遊戲」生意,皆建基於針對現代人寂寞和疏離之「陪伴經濟學」。其中,陪玩網「泡泡魚」和「爆雞」分別獲得了IDG和紅杉投資,可見創投資本視之為具前景的業務。就連前首富王健林之子王思聰也在「泡泡魚」註冊了賬戶提供陪玩服務,收費每小時666元。

肺炎疫潮不知何日退,Roland及其麾下牛郎不妨考慮由真身肉體轉型為「虛擬男友」,開拓網上生意,反正他向來「靠把口」多過「靠個樣」搵食,或可殺出一條新路。

(編者按:高天佑著作《中產必須死》現已發售)

歡迎訂購:實體書、電子書

更多高天佑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