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Miss

社交距離及Zoom教學用後感 (黃岳永)

By on April 10, 2020

本文作者黃岳永為香港科技大學副教授兼高級顧問(創業),為《信報》撰寫專欄「科網人語」。

在保持社交距離下,無論是業務會議或與朋友「見面」,都會用到Zoom。(Freepik網上圖片)

在保持社交距離下,無論是業務會議或與朋友「見面」,都會用到Zoom。(Freepik網上圖片)

在保持社交距離的大前提下,Work/Study From Home似乎已是我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生活習慣的改變已經無可避免。大家如無必要「最好唔見」,於是無論公司開會、學校上課甚至是補習興趣班,視像通訊平台Zoom便變得無處不在。

作為使用Zoom教學的人員之一,不妨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的用後感。老實說,一開始我便知道不能只把傳統授課方式照搬上網,按課堂時間對着鏡頭講書便了事。所以首要工作就是重新設計教學流程及課堂活動,選擇適當的工具,再思索如何評量學習成效。

這便要說到課堂規則制定及管理技巧的使用。我在大學教授的課堂修讀人數不少,參與人數「閒閒哋」超過百五人,幾乎等於一個中型研討會。所以互動環節除了用作小休、提醒大家專心上課外,更要考慮到所有人的參與性,確認他們有留心聽講,否則我夠膽說大部分人都會「一機兩用」──開着Zoom來打機或看電影。

在家用Zoom開會壓力也較小,更能集中注意力在問題本身。(Freepik網上圖片)

在家用Zoom開會壓力也較小,更能集中注意力在問題本身。(Freepik網上圖片)

Zoom Breakout Rooms是很好用的工具,它把學生們分成多個小組討論,教師作為會議主持人,可以自由選擇隨時加入任何一個群組中,參與討論或是聆聽學生們有什麼高見。通常人少一點又可以用自己的母語討論,加上隔了一個屏幕,同學們的討論意欲都特別高,火花亦會比平常多。

其實不只是在教學,在保持社交距離下,無論是業務會議或與朋友「見面」,我都會用到Zoom。很多人都認為在家工作效率似乎遠遠不如回對公司「面對面傾」,而且也不喜歡衣冠不整的樣子被同事看到。不過,就我個人而言,Home Office還是有不少優點,而且值得進一步推廣。

其實這幾周我除了使用Zoom教學之外,還與不少初創企業開會,幫助他們解決諸如現金流、資金及疫情下減少工作時間安排等緊急問題。對我來說,Home Office的首要優點當然是節省交通時間,而在家用Zoom開會壓力也較小,更能集中注意力在問題本身。

現時大部分人因疫情而在家工作,但即使日後疫情退卻,相信這個趨勢仍會持續。(Freepik網上圖片)

現時大部分人因疫情而在家工作,但即使日後疫情退卻,相信這個趨勢仍會持續。(Freepik網上圖片)

另一個好處是可以馬上使用不同軟件來分析及解決問題。感謝共享Cloud Service的出現,當我使用Google Doc製作表格,大家可以即時分享自己想法並且填入表格中,更容易歸納結論。由於大家手上都拿着電腦,大可以邊開會邊檢查數字(這在面對面開會是很難做到),進而研究當中是否有漏看的問題,因此一般在會議結束時,大家已達到一個各方同意的可行方案。

現時大部分人因疫情而在家工作,但即使日後疫情退卻,我相信這個趨勢仍會持續。當然,相比現時大家被迫上馬,缺乏相關配套,未來政府及企業在培訓、網絡安全等各方面要下更多工夫。

話說回來,自己還算適應WFH,然而我家電腦的CPU似乎力不從心,使用量從過去60%、70%到現時超過90%,過熱更是等閒事,或許是時候考慮換機,還要訓練一下家中小貓,不要再在直播時在鏡頭前行cat walk了。

更多黃岳永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布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裏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