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克伯格「中佬危機」 (高天佑)

By on January 13, 2020

本文作者高天佑,為《信報》撰寫專欄「新聞點評」,此為節錄版本,原文請按此

朱克伯格今年踏入36歲,而他在2004年創辦的Facebook已有16年歷史。就在上周五,Facebook股價達到218美元,市值6220億美元,創歷史新高,朱仔的身家亦上漲至807億美元,位居全球第四大富豪,更是百大富豪榜上最年輕的一個,似乎他及fb現正站在巔峰,風光無限。

然而,即便並非至親好友,旁人也覺得朱克格伯及其公司正散發出一種迷茫感。若說身家排名全球No.4,年僅卅多歲(股神畢非德講過,願意用全副身家換取年輕60歲,同時擁有財富和青春的朱仔毋須這種抉擇),兼有美滿家庭,卻仍會感到迷茫,那叫世上其餘60多億人怎麼活?但實際上,塵世間有些事情不論富人窮人也可能遇上,例如「中年危機」,而且作為舉世矚目的公眾人物,壓力或許比普通人更大。

昔日年度目標符fb發展

例如每年年初,朱克伯格都會公布其New Year’s Resolution,每次都會成為國際要聞,堪稱「新年目標KOL」;可是今年直到1月中旬尚未見其新目標,部分人已感到不妥。及至上周五,fb股價創新高同一日,朱仔在fb賬戶貼出一個接近2000字的長post,表示經過深思熟慮,決定在新的十年(2020至2030年)不再制訂年度目標,相反將專注於更長遠思考,包括「以末為本」,想像自己所憧憬的2030年世界及個人生活,再據此計劃應該做些什麼。

翻查朱克伯格此前10年的新年目標,雖說主要從個人角度出發,但每一次都跟fb的發展密切相關。例如在2009年,其目標是「每日都打𧘹返工」,那時候fb剛滿5歲,正籌備Pre-IPO融資,朱克伯格作為年僅25歲的「𡃁仔」,開始跟華爾街投行人士打交道,難免要脫下T恤換上恤衫,打返條𧘹以顯老成,正如他所講:「我條𧘹正象徵今年有幾重要及嚴肅。」

就算是近年為fb救急之年度目標,朱克伯格都能努力地完成任務,化解了大眾不少疑慮。(法新社資料圖片)

就算是近年為fb救急之年度目標,朱克伯格都能努力地完成任務,化解了大眾不少疑慮。(法新社資料圖片)

2010年,朱克伯格決心「學習普通話」,除為準備跟當時的華裔女友Priscilla Chan結婚,更是希望推動fb開拓龐大的14億人中國市場。在2013年,其目標為「每日跟一個fb以外人士見面」,因fb力推多元化擴張,朱仔在該年會見的「外人」當中,可能就包括他後來收購的WhatsApp(2014年2月)、Oculus VR(2014年3月)等企業人士。

2016年,朱克伯格矢志「為自己間屋裝設AI系統」,恰逢人工智能概念冒起,他亦於同年在fb設立AI研究室(FAIR),並把人工智能形容為未來10年fb業務三大支柱之一(其餘為提升全球連接度,以及虛擬和擴增實境V/AR)。

近期漸見鬱悶無趣

不過最近3年朱仔的New Year’s Resolution與其說是充滿正能量之「新年目標」,其實更接近於應對負能量之「救急重任」。好像在2017年,其大計為「跟美國每個州的人見面」,不難理解,fb於2016年總統大選捲入「通俄門」醜聞,在美國形象受重創,他需要重新「貼地」接觸普羅大眾。

2018年,朱克伯格的目標更加枯燥,開宗明義「解決fb的平台濫用問題」, 意指愈來愈多人利用fb起底、洩密、欺凌、發放假新聞等行為。去年其目標也很「悶」,「就科技對社會的影響促進公眾討論」,主要亦是聚焦於fb的轉型與定位,事關這家社交網站巨頭究竟造福抑或為禍社會,公眾輿論仍存有疑問。

總的而言,朱克伯格此前10年的New Year’s Resolution,基本上都能夠找數,單此一點已勝過99%人(據University of Scranton研究,美國約四成人會制訂新年目標,惟每年只有8%人完成,何況連續10年),可見有錢人之能發達,背後總有些過人之處。但相比起早期的目標趣味盎然(如打𧘹、學中文、食齋、寫程式、玩AI),近期之目標則日見沉重,幾已分不清究竟是朱仔的個人願望還是fb的公司大計。

上周五Facebook股價達到218美元,市值6220億美元,創歷史新高。(路透資料圖片)

上周五Facebook股價達到218美元,市值6220億美元,創歷史新高。(路透資料圖片)

當然,就算是近年為fb救急之年度目標,朱克伯格都能努力地完成任務,化解了大眾不少疑慮,否則fb股價不會屢創新高。然而從外人看來,朱仔近年更像是被動地招架問題;且fb在進軍中國無望、AI和V/AR發展未如預期、開發Libra貨幣也遭遇挫折之下,逐漸予人「食老本」感覺。設若朱克伯格今年循例公布新年目標,估計繼續是很「悶」的內容,難怪他思前想後,暫不再彈此調。

事實上,早有研究指出,「新年目標」勝在提供方向及帶來激勵作用,但弊處亦不少。一來大多數人「立志」前未仔細深思,又不像朱克格伯那麼有毅力,往往三分鐘熱度;例如有人誓願今年「每朝跑步」,但第四日就中斷,接着自責、氣餒和逃避,整年連「跑步」二字也不願再提,令新跑鞋也封塵。相反,倘沒定出硬目標,壓力較輕,每星期或許會自發去跑一兩次,勝過「一暴十寒」。

靈活方向勝過一暴十寒

二來,現今世界變化愈來愈快,假設立志今年學習ethereum,可能到年中時,最新發展趨勢及個人興趣已轉為hyperledger,屆時你還應否死守目標?講到底,沒人規定目標必須以「一年」為單位,不妨像multitasking般制訂4個月、85日等不同時限的「平行目標」,甚至效法朱仔專注以「10年」為期的長遠方向,皆無不可。

(編者按:高天佑著作《中產必須死》現已發售)

歡迎訂購:實體書、電子書

更多高天佑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