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型心臟技術增研藥效率 (Novoheart 李登偉教授)

By on January 10, 2020

原文刊於信報財經新聞「StartupBeat創科鬥室

李登偉教授(左一)聯同幾位志同道合的創辦人,在2014年成立Novoheart,正式把技術推出市場;旁為朱美俞。(影片擷圖)

李登偉教授(左一)聯同幾位志同道合的創辦人,在2014年成立Novoheart,正式把技術推出市場;旁為朱美俞。(影片擷圖)

生科企業Novoheart(再心生物科技)在加拿大及德國雙重上市,主力研發人類幹細胞技術,只要抽取幾滴血液,就會長成一個個微型心臟,用作研究遺傳變異疾病。今次《信報》StartUpBeat請來其聯合創辦人兼行政總裁李登偉教授,分享如何藉這基因科技,提高臨床試藥的效果。

主持:(朱)朱美俞  《信報》科技記者
嘉賓:(李)李登偉教授  Novoheart聯合創辦人兼行政總裁

朱:傳統研藥一般以動物測試為主,公司有何技術突破?

取代動物試驗 AI分析結果

李:藥廠一般以動物測試藥物成效,惟人類基因跟動物存在差異,有不少藥物在小鼠身上測試成功,但卻無法實際應用於人體上。研發新藥平均耗時10年至12年、投資額更可高達40億美元;有業界甚至花上千萬美元,購買動物作為測試之用。更重要的是,平均研藥失敗率高達95%,這代表不少新藥無法醫治病人,此乃藥研界數十年來面對的難題。

Novoheart專注研發人類微型心臟模型,現只須抽取患者的幾滴血液,待16至20星期之後,就培育出一個個微型心臟。團隊可以按藥廠的需要,在實驗室培育正常或病理心臟,配合人工智能(AI)及機器學習(Machine Learning)技術,持續分析其心電圖(ECG)數據,冀藉此取代動物及人體測試,提升臨床試藥準確度。

朱:你們最近獲美國哈佛大學授權技術,合作開發新一代微型心臟,可否透露下一步發展?

李:團隊早年研發的迷你心臟,僅為針對心血管閉塞、心衰竭等主要心臟疾病的左心房模型;首代微型心臟不設心瓣,團隊藉人手操控迷你心臟內的靜水壓,以模仿心臟內部壓力。雖不是每種心臟疾病都跟心瓣有關,惟經哈佛大學授權技術,團隊現通過增設心瓣,模擬更多類型的疾病,包括末期心衰竭等。

Novoheart只要抽取幾滴血液,就能以人類幹細胞技術,培育微型心臟去試藥。(Novoheart圖片)

Novoheart只要抽取幾滴血液,就能以人類幹細胞技術,培育微型心臟去試藥。(Novoheart圖片)

朱:據了解,你們公司的團隊,來自全球各地,據點分布有何策略?

李:事實上,Novoheart團隊大多出自同一師門,師承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s Hopkins University)。畢業後,同門師兄弟皆在醫學界有不同發展,惟多年來合作無間。

在求學時期,我們得知人體某種細胞,例如心臟、腦神經等,一旦死後無法挽救;研發心臟方面的藥物,更是一大難題。早於2000年之前,我已着手研究人類幹細胞,轉化為人類的心臟肌肉。大約5年前,我們組成研究團隊,成功創建全球首個人類微型心臟。待技術成熟,我就聯同幾位志同道合的創辦人,在2014年成立Novoheart,正式把技術推出市場。

據點分布方面,由於我曾於加拿大讀書,對當地醫療熟悉,同時受惠於美國、加拿大、墨西哥的三邊貿易協議,美加關係密切;加上本港與加拿大的雙邊關係,有利業務發展。團隊期望把美加技術,應用於亞洲病人,使中國人同樣受惠。

港式教育不利創新

朱:比較美加,以至本港的創科文化,有何差異?

李:單看教育制度,本港主要用「扣分制」,以計算學生成績。以默書為例,錯一個字扣5分;錯兩個字扣10分。相反,北美學校採用「加分制」,答對就加分。若試卷有12條至13條題目,學生即使有錯漏,總積分亦可超過100分。正因如此,本港學生一般不敢嘗試新事物,因怕被罰;北美學生就敢於創新。

惟這不代表把北美方法,套用在港就取得成功;當企業物色據點時,需視乎公司業務需求,是否配合當地文化,以及其生態圈,能否提供業務增長之優勢。

李登偉教授認為,香港發展尖端科技,需要完善就業機會;否則努力培育的人才,都被迫轉行或外流。(朱美俞攝)

李登偉教授認為,香港發展尖端科技,需要完善就業機會;否則努力培育的人才,都被迫轉行或外流。(朱美俞攝)

完善配套助留專才

朱:對本港發展科研行業,你有何建議?

李:作為生物科技公司,科研只是起步。跟大學研究不同,還要考慮其他事情,包括集資、知識產權保護、質量控制等。當研究項目轉為產品,即使合作一拍即合,亦要花時間商討法律條文細節。

個人認為,現時正值生物科技行業的黃金時期。政府本身有責任建立一個生態圈,並做好各方面的配套,培訓及留住人才,支持行業發展。香港要做尖端科技,需要完善的就業機會;否則努力栽培人才,都被迫轉行或外流。

惟置身自由市場,企業需衡量手上資源、目標市場及發展潛力,不能完全依賴政府。萬一企業方案不可行,需自行承擔風險。

註:以上嘉賓訪問均屬個人意見,與本報立場無關。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