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存關鍵在商業模式貼地

By on January 6, 2020

原文刊於信報財經新聞「StartupBeat創科鬥室

WeWork去年10月撤回上市申請後,估值大幅縮水。(法新社資料圖片)

WeWork去年10月撤回上市申請後,估值大幅縮水。(法新社資料圖片)

在過去三年多,累計有超過200間初創公司曾參與天九共享集團的加速器計劃,當中有多少最終成為獨角獸企業?戈峻未有透露具體數字。不過,初創就算升呢為獨角獸,亦不見得必然一帆風順。研發出租旅遊手機服務Handy的Tink Labs,是港產獨角獸,去年7月傳出財困,消息震動本港創科界。據創投資料庫Crunchbase顯示,Tink Labs已於去年8月結業。

WeWork神話破滅最矚目

經營共享辦公室的WeWork,曾是全美最大獨角獸企業之一,更獲軟銀(Softbank)創辦人孫正義視為下一個阿里巴巴(09988),可是WeWork因「燒錢」過度,令營運逐漸出現困難,急欲上市集資「撲水」,惟賬目備受質疑,最終於去年10月撤回上市申請,並在全球裁減近五分一人手,估值由高峰時的470億美元,大跌約80%,只值80億至100億美元,拖累孫正義投資損手。

戈峻沒有評論這些個案,僅表示:「我覺得關鍵是商業模式──服務是不是真正的落地、滿足到消費者的要求、解決人的問題,以及大家對服務是否有所期待。一間公司做得到的話,不管它的估值是高還是低,它應該都可生存下來。」

延伸閱讀: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