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kTech何雅凌轉攻共享工作間 棄做老闆迎挑戰

By on December 16, 2019

原文刊於信報財經新聞「周一人物

走過不同行業,由打工、創業到如今再轉行接受新挑戰,何雅凌認為做人做事,最重要學懂適應和靈活變通。(黃俊耀攝)

走過不同行業,由打工、創業到如今再轉行接受新挑戰,何雅凌認為做人做事,最重要學懂適應和靈活變通。(黃俊耀攝)

著名科學家達爾文的「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理論,不單是自然界的永恒法則,亦可套用到職場生態,像共享工作空間品牌WorkTech首席策略總監兼全球發展負責人何雅凌(Natasha),大學時因不喜歡金融而中途轉科,兜兜轉轉卻在金融界冒出頭來,反反覆覆於2012年創業,進軍地產,秘訣正是適應力強,「做人要adapt(適應)同being flexible(靈活變通),才能achieve(實現)到一些目標。」

內地出生的Natasha,8歲來港,18歲隨家人移民加拿大,考入當地著名英屬哥倫比亞大學(The 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謹遵母親之命主修金融,且成績不俗,原本在人生大直路展步,偏偏她愈讀愈無興趣,「當年自己很想讀hospitality management(酒店旅遊管理),但整個(加拿大)卑詩省的大學都無相關的學位課程。」

結果Natasha選擇忠於自己,大學二年級時經家姐介紹,轉到美國中西部印第安納州(Indiana)的普渡大學(Purdue University)升學,並以優異成績畢業,以為順理成章從事酒店旅遊業,卻因一次在香港的暑期實習經驗,徹底改變其想法。

「讀旅遊要實習,我有想過去佛羅里達州、委內瑞拉,但當時男朋友在香港,希望我暑假回來陪他,又說他母親認識本地一家五星級酒店的經理,可為我安排實習職位;其實我本身很抗拒這類靠關係,但你知後生女戀愛大過天,就順他(男友)意思回來實習。」Natasha說。

酒店實習體會世態炎涼

當實戰後令她體會到,原來業界的「靠關係」文化比想像中犀利;與她同期入職的,有其他富裕家庭或背景雄厚的實習生,一般實習生會輪流被編配不同崗位,但缺乏後台的Natasha,總被分派體力勞動職務,文職工作幾乎沒她份兒,「那段期間(身體)勞損得好嚴重;有時向全職同事請教,換來幾乎全是勢利目光與刻薄言語,充分體會到行業有幾世態炎涼。」

誠然不能一竹篙打沉一船人,Natasha亦深明每個行業都有好壞,不過那次經歷讓她有感於香港酒店業文化未必適合自己。2002年畢業後,本打算留在美國發展,惟母姊當時已回流,家姐要嫁到內地,着她返港陪伴媽媽,「返來很倉卒,工也是回港後才搵,打開報紙,10份(工)有6、7份是金融相關行業,自己分析考慮後,決定向金融證券業發展。」

何雅凌(左)早前代表WorkTech,跟台灣租賃住宅服務供應商兆基管理簽署合作協議。

何雅凌(左)早前代表WorkTech,跟台灣租賃住宅服務供應商兆基管理簽署合作協議。

海嘯後認清金融業本質

當初討厭金融而轉科,到頭來卻投身這行業,會否自相矛盾?Natasha笑言是環境使然,「香港屬商業社會,大圍環境令你要現實一些,我算是適應力強,從前說不喜歡(金融),亦未必是真正想法。話分兩頭,我在美國雖已轉讀酒店旅遊,但每日都開電視看彭博新聞,了解世界兼學英文。」

抱着姑且一試心態入行,Natasha愈做愈出色,難怪她自詡「變色龍」,「做人要有原則,但都要識變通,不能『死牛一面頸』,否則錯過很多機會,金融界是多勞多得,幫客戶賺錢之餘,自己又搵到錢,幾好。」

在證券業一做多年,晉升至管理層,惟2009年一場金融海嘯,再次把她的美好憧憬粉碎。

Natasha嘆謂:「慶幸之前儲到吓錢,『好天斬埋落雨柴』,(金融海嘯)對我財政沒大影響,最大衝擊在於心態,以往一直認為金融造就人致富,現在才發現太天真,國際大鱷貪念愈來愈大,一般人掌握到的實在少之又少。身為地球村一分子,看到周圍的人(投資)損手爛腳,內心不好受,我很感激金融業為我帶來不俗財富,但當看清楚行業本質,覺得自己是時候轉變。」

Natasha指出:「做人要有原則,但都要識變通,不能『死牛一面頸』,否則錯過很多機會」(黃俊耀攝)

Natasha指出:「做人要有原則,但都要識變通,不能『死牛一面頸』,否則錯過很多機會」(黃俊耀攝)

2012年創業 3日跑6個省

2012年她與兩位拍檔創業,為地產項目提供融資貸款及顧問服務,主攻內地市場,「開始時很辛苦,經常食白果,看着銀行存款愈來愈少,坐食山崩,有想過放棄」,幸好隨着人脈累積,生意漸漸有起色。

以為苦盡甘來,此時兩位拍檔卻因家庭及私人原因前後腳退股,令她傷心又氣餒,「人各有志,沒辦法,唯有一個人撐下去,找新拍檔、業務發展;最辛苦時期試過3日內跑6個省,又要飲酒應酬,在酒店一覺醒來,往往不知身處何方。」有志者事竟成,2014年公司開始進軍房地產,業務蒸蒸日上。

可是當公司步入正軌,Natasha體內「不穩定基因」又發作,打算進軍其他領域業務,惟拍檔們均不願冒險,她沒有勉強大家,遂把大部分股份賣掉,只象徵式保留少許持股,今年5月加盟WorkTech接受新挑戰。

告別一手湊大的公司會感不捨嗎?她搖搖頭道:「生老病死是必然,人生經歷教曉我,沒有東西是永恒,任何人和事都只是路過,包括你最愛的人、金錢、權力,一定要學懂放手,執着只會不開心。」

佛家有「我執」說法,意指執着自我的缺陷,一切以自我為中心,以致束縛了自己。中學時代讀佛教學校的Natasha,雖自稱不算虔誠佛教徒,但顯然明白箇中道理。

1216_P17

採訪、撰文:許鎮邦

攝影:黃俊耀、部分由被訪者提供

延伸閱讀: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