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小企網購招才 (Workeroom許宇衡)

By on November 22, 2019

原文刊於信報財經新聞「StartupBeat創科鬥室

許宇衡表示,Workeroom讓初創及中小企業,在網上招聘自由工作者,以相宜成本滿足業務需求。(朱美俞攝)

許宇衡表示,Workeroom讓初創及中小企業,在網上招聘自由工作者,以相宜成本滿足業務需求。(朱美俞攝)

零工經濟(Gig Economy)崛起,年輕人工作更趨靈活和具彈性,同時亦方便初創及中小企營運,以低成本外判服務。今次《信報》StartUpBeat請來Workeroom聯合創辦人許宇衡,分享如何透過這平台,一站式網羅多元人才。

主持:(朱)朱美俞《信報》科技記者

嘉賓:(許)許宇衡 Workeroom聯合創辦人

朱: 當初為何有志創立此平台?

許: 近年斜槓族(Slash)文化盛行,不少年輕人渴望自由工作,以及work life balance的生活節奏。以我所知,內地近年「零工經濟」崛起,市場規模已達4200億美元(約3.28萬億港元);本港亦設Food PandaUber等零工平台,不少港人已逐漸適應這工作模式。

作為Workeroom聯合創辦人,我曾於畢馬威會計師行(KPMG)工作,其後分別在兩家投行擔任高層職務。早於2015年,我已有意轉投初創,並密切關注本地創科消息,例如政府創科資源分配、市場趨勢等。待時機成熟,我就聯同兩位創辦人,在2017年成立Workeroom;冀藉各人於金融、會計、軟件工程、商業等專業知識,協助中小企發掘人才。

Workeroom把企業服務採購流程數碼化,以網購形式呈現報價。(Workeroom網站截圖)

Workeroom把企業服務採購(Service Procurement)流程數碼化,以網購形式呈現報價。(Workeroom網站截圖)

兩千用戶註冊 每宗抽佣15%

朱: 可否簡單講解產品及收入模式?

許: 平台以線上商店(Online Store)形式經營,這概念源於歐美用語「Service as a Product」(SaaP),意指把人才包裝為產品,讓企業僱主進入平台後,恍如置身淘寶或eBay,在網上選購人才服務。

平台涉及人才的服務,主要分為四大類,分別為平面設計、數碼營銷、公司服務、翻譯及寫作。截至目前,公司約有2000名註冊用戶,包括企業僱主(B端)、自由工作者,或服務商(C端)。促成按每宗交易,向企業收取15%佣金,作為主要收入來源。

朱: 以網購形式代購人才,跟傳統招聘有何差異?

許: 以往企業招聘,首先須草擬及撰寫招聘內容,再於網上或線下刊登廣告。其後等候一段時間,就開始徵收履歷表、會見求職者,整個流程相當費時。

Workeroom把企業服務採購(Service Procurement)流程數碼化,以網購形式呈現報價;通過設定「服務派送時間」及自動追蹤功能,讓企業掌握招聘期望,例如購買一項人才產品,僱主可以獲悉交付時間。

企業或有一些短期項目,未必要全職員工負責,期望兼職員工處理。人才產品雖未如網購般「即買即有」,惟僱主毋須刊登詳細招聘廣告;只要在平台選單填妥服務需求,例如服務時間、價錢等,即可直接購買服務,交易最快一天內達成,對急需求才的公司有莫大幫助。

Workeroom的人才產品交易最快一天內達成,對急需求才的公司有莫大幫助。(Workeroom網站截圖)

Workeroom的人才產品交易最快一天內達成,對急需求才的公司有莫大幫助。(Workeroom網站截圖)

俗語有云:「請人難,送人更難」,若企業所聘人選不合適,或須花心思勸退。相反,團隊提供彈性人才方案,讓企業按需招聘人手。平台的每項人才產品,必須經團隊篩選及審核後,方能上架;我們另設企業反饋機制,以優勝劣汰方式,確保服務質素。

斜槓族月薪不遜全職

朱: 最近調查發現,本港受經濟環境影響,料港人明年增薪幅度較小,那對Workeroom發展是危是機?

許: 未來經濟趨向不穩定,企業的人力資源分配,或較以往審慎一點。對Workeroom業務發展反而有潛在機遇。愈來愈多企業期望聘用較低成本的員工,並採取彈性的工作模式,平台恰好有相應的解決方案。自由工作者方面,其工作經驗及質素,跟本身薪酬成正比。當他們不斷累積客源及經驗,叫價能力亦水漲船高,月薪有望比全職工作者高。

朱: 你認為未來市場有何趨勢?有什麼發展大計?

許: 最近本港移民個案增加,當中不乏港產專業人才,他們心繫香港之餘,亦具備本土市場經驗。有見近年流行「數碼遊牧民族」(Digital Nomad)工作模式,我認為無論港人身處何地,亦可藉遙距工作,為本地企業發揮所長,團隊朝着這方向發展。

許宇衡指出,近年零工經濟崛起,讓年輕人彈性接單;至於收入的多寡,視乎經驗及工作質素決定。(Workeroom網站截圖)

許宇衡指出,近年零工經濟崛起,讓年輕人彈性接單;至於收入的多寡,視乎經驗及工作質素決定。(Workeroom網站截圖)

現時人工智能(AI)、大數據等技術推陳出新,坊間亦設有相關進修課程以應付新時代需求。若企業苦等人才修業完畢,才展開招聘,此舉未免費時失事。通過零工經濟模式,讓自由工作者兼顧學業與事業,一方面使其技術升值,亦及時為企業補給人才。

未來發展方面,除了現時聚焦的中高端市場,我們將發掘更多服務類別;技術方面,團隊將引入AI技術,開發智慧推薦引擎,協助企業精準、快捷尋找所需人才。另計劃新增網上面試功能,讓企業購買人才服務之前,可以先行評估員工表現。

市場方面,團隊將擴展海外專才網絡,例如吸納大中華區、東南亞市場的潛在人才。我們作為香港科技園培育公司,亦會因應園區公司的需求,提供相應的人才服務,以發揮協同效應。

註:以上嘉賓訪問均屬個人意見,與本報立場無關。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