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與理念的媒體大戰 (黃岳永)

By on November 8, 2019

本文作者黃岳永為香港科技大學副教授兼高級顧問(創業),為《信報》撰寫專欄「科網人語」。

媒體是政界的必爭之地,美國總統特朗普上任以來,共發逾1.1萬則Twitter帖文。(路透資料圖片)

媒體是政界的必爭之地,美國總統特朗普上任以來,共發逾1.1萬則Twitter帖文。(路透資料圖片)

近月全球局勢出現翻天覆地變化,中美貿易戰把世界推向衰退邊緣、自由民主的社會氣候被民族主義取代、愛與和平口號亦變成America First(美國優先),隨着這些改變出現,即使中美最終簽訂新貿易協議,所構成的傷害已經不可逆轉。

這場改變世界局勢的「戰爭」並非荷槍實彈進行,而是以媒體為中介進行的無煙之戰。有「Twitter總司令」之稱的美國總統特朗普,上任以來一直以Twitter作為治國工具。《紐約時報》統計過,他上任以來共發逾1.1萬則帖文,過半是具有攻擊性的言論,更是以帖文的「讚好」反應作為施政導向,反而對事實置之不顧。

傳媒可以扭轉真假

從敍利亞戰爭到《巴黎協定》再到被國會彈劾,不難發現美國媒體對特朗普的帖文作「Fact Check」已成習慣。即使負面新聞多多,但普遍認為特朗普連任機會甚高,其中一個原因是他成功把「中國是美國強大敵人」的理念深入民心,製造一個共和民主兩黨的共同敵人。美國傳媒直言特朗普除了視Twitter為直接向大眾宣傳的強大武器,有時更是當恐嚇工具來使用。

在地球另一面的中國,除利用網上防火長城控制人民接受的資訊外,透過媒體向民眾宣揚希望他們得到的訊息亦是政府工作重點。當我與中國的朋友聊天時,他們除了把美國視為主要競爭對手外,更認為對方是「壞人一名」;在這場貿易戰中,中國是「被欺負的對象」。

對政界而言,媒體可謂兵家必爭之地,只要把消息加以剪接調整,放大有利己方的消息,添加新濾鏡,刪去不利自己的場景及片段,這些「後期製作」隨時可以扭轉真假,進而改變輿論風向。例如香港某些主流媒體,通過「神剪接」再24小時循環播放,很容易便可以鞏固人們的思維模式。

很少人願意從海量資訊中找出真相,而偏偏真相很容易在社交媒體中被過濾。(Freepik網上圖片)

很少人願意從海量資訊中找出真相,而偏偏真相很容易在社交媒體中被過濾。(Freepik網上圖片)

用拍照技巧尋真相

當然,我們仍能從傳媒實時直播和市民拍攝的原始視頻中,得知事情真相及不同人士觀點。惟即使是香港這個互聯網滲透率如此高的地方,亦未必所有人都有時間或興趣來瀏覽這些資訊,更遑論從國家以至全球範圍來看,會有多少人願意從海量資訊中找出真相,而偏偏真相很容易便會在社交媒體中被過濾掉。

要看清真相,或許可以參考我用iPhone拍照的技巧。在訊息接受之上,必須要準確對焦,專注於數據和事實的深度,模糊不需要的東西減少噪音;有需要時放大目標,以獲取詳細訊息;使用全景境頭或超廣角鏡來查看圖片,就如以宏觀角度來觀察事件;以及要作Back Up,以防忘記及作為日後Fact Check的根據。

數碼媒體已經徹底改變了我們的生活方式,連NBA亦要面對生意與言論自由之間的兩難選擇,街頭小店會否需要為取悅客戶而否定自己的信念?打工仔又會否為保住飯碗而改變價值觀?未來這些事件只會變得更加頻繁,隨着全球進入這場由媒體帶出的「新冷戰」,沒有人可以幸免。

更多黃岳永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