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八四vs二○一九 (黃岳永)

By on October 25, 2019

本文作者黃岳永為香港科技大學副教授兼高級顧問(創業),為《信報》撰寫專欄「科網人語」。

自《禁蒙面法》一出,街上出現大量V煞面具,加上社會對立分化等,都帶着《1984》的影子。(法新社資料圖片)

自《禁蒙面法》一出,街上出現大量V煞面具,加上社會對立分化等,都帶着《1984》的影子。(法新社資料圖片)

過去幾個月,香港人都過着「周末War Zone,平日返工」的生活。自《禁蒙面法》一出,街上出現大量V煞面具,加上社會上對立分化、「篤灰」起底愈見頻繁、大型機構自我審查、假新聞充斥市場,警權的無限擴張等等,若連互聯網真的如傳言般被限制監控,奧威爾(George Orwell)的政治寓言《1984》便真的恍如在現實中出現。

奧威爾在1948年撰寫《1984》時,互聯網仍未出現,然而無可否認現時政府一項項針對科技所作出舉措,都帶着《1984》內「大洋國」(Oceania)的影子。現今世代人們都是透過搜尋引擎及社交平台來搜尋和交換資訊,而實體商品及支付則是經由網購與支付平台進行,若同時掌握着這些行業,便等同掌控了幾乎所有數據。百度(搜尋引擎)、阿里巴巴(網購及支付)和騰訊(社交平台、支付、娛樂)合稱「BAT」的三家互聯網公司,便壟斷了中國數據市場,亦起了監察作用。

固然「你有張良計,我有過牆梯」,若要獲取海外資訊,仍能透過翻牆軟件來攀越網上的防火長城,然而高牆因應需要可以愈來愈高,「翻牆」亦變得更加困難。而發表不同意見的平台或網站,被惡意軟件攻擊的個案變得愈來愈普遍,加上「五毛」造謠宣傳,限制個人獨立思考的狀況,幾乎與《1984》如出一轍。

掌握着數據的互聯網公司,會否幫助Big Brother監察人民,還真是未知之數。(Freepik網上圖片)

掌握着數據的互聯網公司,會否幫助Big Brother監察人民,還真是未知之數。(Freepik網上圖片)

故事中描述的「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情景亦在2019年完美重現。這句話的意思是提醒國民小心說話,因為四周圍都有監聽設備和秘密警察。現今世代人手一部手提電話,一個小小的App內能做到秘密警察的工作,從市民與什麼人對話、看過什麼帖文、喜歡什麼意見,到過什麼地方等,全部都有跡可尋。「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的境況可以完美實現。

大部分互聯網公司成立理念都是令人們生活過得更好,然而Facebook的創辦人朱克伯格一早已被人指營運手段已與成立理念相違背;曾以不作惡(Don’t Be Evil)為公司行為準則的Google,亦悄悄把這句話刪除;連蘋果公司Tim Cook亦自我審查,這些掌握着數據的大公司會否慢慢限制人們的自由,幫助Big Brother監察人民,還真是未知之數。

我們不知道未來會如何發展,目前可以做的是採取行動保護自己。例如關閉使用過的程式或網站,不要過分依賴電腦的儲存密碼功能或生物登入系統;2019年相比《1984》,我們的世界,比電影更真實。

更多黃岳永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