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AI時代要靠創意 (黃岳永)

By on October 4, 2019

本文作者黃岳永為香港科技大學副教授兼高級顧問(創業),為《信報》撰寫專欄「科網人語」。

當AI連整餅炒菜都可以一腳踢之時,便要「食腦」來活出自己價值。(路透資料圖片)

當AI連整餅炒菜都可以一腳踢之時,便要「食腦」來活出自己價值。(路透資料圖片)

當大家還在討論人工智能(AI)對社會的影響時,實際上AI已經滲透各行各業。今年初有網民在一間連鎖港式餐廳集團的廚房內,發現了自動「炒河機」,並將其post上網,不少評論指未來會「人人可以係廚神」,但更多的意見是「咁食物咪無咗靈魂?」無論公眾對此是否接受,AI潮流已經不可逆轉,當連整餅炒菜、奶茶咖啡都可以一腳踢之時,要免被AI取代或淘汰,便要「食腦」靠創意來活出自己價值。

「創意」一詞說來容易,但到底如何才能找到?早前我便與來自瑞士的Gregoire Michaud(Greg)談起這個問題。這位香港四季酒店餅房前行政總廚,為了實現自己兒時夢想,5年前在香港開設個人麵包批發工場兼coffee shop。無論是薪高糧準的酒店總廚,又或是自己創業,Gerg認為創意都是不可或缺的一環。

即使身為老闆,Greg還是喜歡到店舖和客戶閒聊,亦會隨時隨地手持着Scratch book,方便記下一閃而過的靈感,試試做出來看看成果如何,再收集各方意見加以改進,如是者多試幾遍,便可以有新產品出爐。很多人容易會走入一個誤區,認為創意代表着全新產品,事實上,把現有產品改良亦需要創意。就如Greg所言,人們吃東西追求的是色、香、味,令傳統麵包外表更吸引,味道更好吃,或更適合現代人的飲食習慣,亦是創新的一種。

同樣是即磨咖啡,價格可以有幾元到幾十元的差距,這個「差價」便是創意所在。(Freepik網上圖片)

同樣是即磨咖啡,價格可以有幾元到幾十元的差距,這個「差價」便是創意所在。(Freepik網上圖片)

從Greg的經驗來看,創意的先決條件便是有一顆要想改善產品/服務的心。除了想要做得更好,更需要多方觀察,留意客戶喜好從而作出改良。把靈感消化和沉澱,多角度嘗試實驗,吸納意見批評,便可培育出新的創意。

當然,我們不可能做出一個人人喜歡的創意,這在飲食行業內尤其明顯。Greg認為若產品能有八成人喜歡,便已經是極為成功;不過,可能有人會瞄準餘下兩成非大眾市場,若質(價格)可以彌補較少的量(銷售),亦是一門成功的生意。

時常有人說咖啡和奶茶都是暴利行業,然而,人人都識沖咖啡奶茶,甚至不少公司已利用機器人來製作,同樣是即磨咖啡,為什麼價格可以有幾元到幾十元如此巨大的差距?這個「差價」便是創意所在,走出既定框架,令這些傳統產品加上獨有的附加價值,或者是加入個性及「靈魂」,便是價格出現差距的原因。創意從來有價,尤其在後AI時代,將會變得更加重要。

更多黃岳永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