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Work一沉百踩 軟銀失誤損手 (陳振康)

By on September 28, 2019

本文作者陳振康為《信報》撰寫專欄「上流力世界」。

WeWork估值銳降,IPO集資被迫暫緩。(法新社資料圖片)

WeWork估值銳降,IPO集資被迫暫緩。(法新社資料圖片)

追究責任,是現代社會遊戲規則,亦是民主制度向「老闆」負責的表現。

WeWork年初高調吹風上市,估值超過700億元(美元.下同),最近估計市場願意接受估值只有100億至120億元,IPO被迫「暫緩」。擁有WeWork四成股權的SoftBank Vision Fund(軟銀願景基金)投入超過100億元即時「坐艇」,其最新一輪投資是以470億元估值計算。SoftBank老闆孫正義大怒之下追究責任,WeWork創辦人兼CEO Adam Neumann即時下台,轉任非執行主席,將早前獲派的590萬美元紅股歸還,其所持的29%股份由原先擁有10倍投票權改為3倍。

逼高管齊落注

WeWork拖累SoftBank Vision Fund輸錢,佔41%金主沙地主權基金首先發難,宣布不再投資Vision Fund 2。SoftBank高層行政人員更自行「爆料」指出,當年為表示効忠最高領導人孫正義,私人投資Vision Fund,資金不足由SoftBank提供貸款。投資「理論上」屬自願性質,但孫正義高度期望員工參加,共同實現「發達科技夢」,首個Vision Fund,員工投入達50億元,而Vision Fund 2已「預留」150億元配額給員工參與。

資料顯示,孫正義在今年6月已把其SoftBank股權39%抵押給Mizuho、Credit Suisse、Julius Baer及J SafraSarasin,提取私人貸款。SoftBank在首個Vision Fund投入250億元,估計在Vision Fund 2投入380億元。孫老闆繼續豪賭,要一眾高層打工仔共同落注。

全球第三大電腦軟件公司Oracle Corporation創辦人及主席、孫正義「好朋友」Larry Ellison最近公開批評Uber及WeWork是Almost Worthless(接近沒價值),更分享親身經歷,提及WeWork曾租下其私人物業,將其變成「劏房」分租,其後Neumann更向Ellison推銷游說入股WeWork,自稱科技企業,要求科技股的估值倍數,Ellison稱:It’s bizarre(奇怪)。成王敗寇,若WeWork能以千億元估值上市,股價再翻幾番,Vision Fund套現賺大錢,Ellison會稱讚好友眼光獨到,膽識過人,是百年難得一遇的投資奇才。但WeWork爆煲,Ellison出來當一流評論員。

WeWork上市估值多少,當然要找專家,黑鑽級之投資銀行。今年初WeWork計劃上市時,向著名「黑鑽行」尋找意見並邀請提交上市合作建議書。

首先提交建議書的是摩根大通,上市估值是460億至630億元;高盛給予估值達610億至960億元;摩根士丹利曾在2018年指估值達430億至1040億元,但在2019年初時大幅減至180億美元。最終摩根大通成為牽頭行,高盛、花旗、UBS等共同參加,大摩因未能牽頭而退出。當時估計WeWork在IPO集資最少30億元,並加上60億元銀團貸款,各大投行可以賺取過億美元收費,最終結果是「零」。

醜聞陸續有來

一眾黑鑽大行估值果真「靠估」,「流氓級評論員」直指其「老點」,為求取得大生意「胡說八道」,「噏得就噏」,反正一眾建議書必定由律師加入免責條款,沒有法律責任,當然要「甜言蜜語」加上「極度樂觀」才能取得大生意。那道義責任及公司聲譽?天曉得!投資銀行本質跟地產經紀沒分別,千方百計取得「盤源」,跟着「甜言蜜語」向顧客推銷,銷售成功,成為「刁王」,賣不出,是貨物品質問題加上市道欠佳。

WeWork經營模式出現失誤,巨額虧損,現時投資者轉為審慎,追求穩定現金回報的公司……做不成總有一大堆理由推卸責任。

成王敗寇,一沉百踩,是金融市場的遊戲規則。Uber及WeWork外,Vision Fund投資Slack亦損手,You are only as good as your last deal,孫正義當年投資雅虎及阿里巴巴的神話已被忘記,今天投資失誤,一眾Vision Fund金主肯定跟其unfriend絕交。Vision Fund醜聞亦會陸續有來。

賣夢可以發達致富的神話爆破,回歸現實揼石仔年代重臨,未嘗不是好事。

(編者按:陳振康著作《BIG DEAL顛覆世界》現已發售)

歡迎訂購:實體書、電子書

更多陳振康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