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CEO劈炮潮 (高天佑)

By on September 27, 2019

本文作者高天佑,為《信報》撰寫專欄「新聞點評」,此為節錄版本,原文請按此

世界轉得愈來愈快,沒有什麼可以長期不變,CEO飯碗也不例外。(Freepik網上圖片)

世界轉得愈來愈快,沒有什麼可以長期不變,CEO飯碗也不例外。(Freepik網上圖片)

本周三單日內,WeWork、eBay、Juul三家大企業的CEO分別宣布辭職,但市場對此見怪不怪,皆因今年以來,已有逾1000家美國大企業的CEO離任,創歷來新高,比2008年金融海嘯時期更多。這反映隨着宏觀市道放緩,加上商業生態變化加速,投資者亦愈來愈缺乏耐性,現今確實「CEO唔易做」。

共同「死因」 交不到貨

以上提及的3個CEO,他們在辭職信上所寫理由各異,但歸根究柢不外乎4隻字「交唔到貨」。其中,WeWork的Adam Neumann起身算是最重磅消息,事關他除了是CEO,還是這家曾經估值500億美元「超級獨角獸」的創辦人兼大股東,乃核心靈魂人物。

WeWork自2010年創辦以來,憑着不斷融資、燒錢,攻城掠地,成為全球最大共享辦公空間(co-working space)營運商,一度被視為引領未來潮流的尖兵。Adam Neumann原本向投資者畫下藍圖,強調待WeWork完成快速擴張期、建立領導地位之後,便會開始賺大錢。但事與願違,一方面各行各業對co-working辦公室的接受度不及當初預期,同時愈來愈多startup加入戰場,齊齊靠燒錢、廉租搶客,WeWork不見得有什麼護城河。

結果,WeWork不但賺錢無期,反而愈蝕愈甘,去年虧損額按年急增103%至19億美元,手上現金快將乾塘,最新估值降至僅100億美元。由於Softbank等現有股東不願再注資,WeWork急欲IPO上市集資解困,可是市場對Adam Neumann已失去信心,所以他被迫交出管理大權,轉任非執行主席,由Amazon前副總裁、擅長管控成本的Sebastian Gunningham接掌首席執行官。

WeWork不但賺錢無期,而且愈蝕愈甘,該集團創辦人兼大股東Adam Neumann被迫交出管理大權。(路透資料圖片)

WeWork不但賺錢無期,而且愈蝕愈甘,該集團創辦人兼大股東Adam Neumann被迫交出管理大權。(路透資料圖片)

至於Devin Wenig離任eBay,火藥味更濃,有別於一般上市公司高層辭職時通常聲稱「跟董事會沒有分歧」,Devin竟明言劈炮皆因「跟董事會分歧愈來愈大」。Devin本身是明星級專業企管人,曾任Nastech藥廠及Thomson Reuters Markets的CEO,戰績彪炳,2015年獲聘為eBay掌舵人,年薪達1500萬美元,被寄望挽救這家老牌電商公司業績,要不重振主業,要不就分拆訂票網StubHub和分類廣告網Classifieds等新興業務,為股東創造回報。惟他至今在兩方面都交不到功課,徒領高薪,難免跟董事會關係日益緊張。

Juul是全球最大電子煙品牌,自2015年創辦以來極速席捲全球,去年獲萬寶路母公司入股35%,估值達380億美元。創業短短4年,Juul已換了三任CEO。開國元帥Tyler Goldman在2017年11月離職,改由企管顧問出身、來自TPG的Kevin Burns接任,當時是為了「執靚架構」準備上市。豈料近兩年監管形勢逆轉,各地政府辣手打擊電子煙,Kevin Burns被視為不擅打「逆境波」及處理監管事務,在本周三被迫辭職,其位置由萬寶路母公司前CEO、長期在煙草業界打滾的K.C. Crosthwaite接替。

擁抱變化 要識轉彎

據美國商業諮詢公司Challenger統計,今年截至8月底,已有1009家當地大企業CEO離任,創有紀錄以來同期新高;單計今年8月份,更有159個CEO崗位換人,打破歷來單月紀錄。

耶魯大學管理學院副院長Jeffrey Sonnenfeld指出,美國企業CEO的平均任期愈來愈短,背後有三大原因:一、在中美貿易戰等因素下,宏觀市場放緩,大企業面臨更多經營挑戰,CEO更須「見真章」,不似得太平盛世「躺着也賺錢」;二、在科網時代,商業生態變化加速,就像WeWork、Juul等例子,經營環境在一兩年間已有極大改變,對舵手的要求亦隨之不同;三、投資者日漸缺乏耐性,CEO若在一兩個季度交不到功課,便會被送出門口以提振股價。

(編者按:高天佑著作《中產必須死》現已發售)

歡迎訂購:實體書、電子書

更多高天佑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