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暉甘棄優薪賣樓 創威馬電能車追夢 「高齡」馳騁新跑道

By on August 26, 2019

原文刊於信報財經新聞「周一人物

全球空氣污染嚴重,汽車業邁進電能大時代,各路英雄逐鹿中原,職業經理人出身的沈暉(Freeman),2015年以45歲「高齡」創立威馬汽車。他的成功路殊非幸致,除靠體內創業DNA自小隱隱作動,例如學生時代辦舞會「賺錢」,到後來受哈佛商學院課程啟發,學懂一個「change」字,最終「破釜沉舟」狠狠地賣掉兩層樓,投資數千萬元創業,現時才能駕着「愛車」踩油上路。

祖籍上海的沈暉,曾就讀廣州華南理工大學,自小飲香港電視劇和電影「奶水」長大,說得一口流利廣東話;最重要是華南理工盛產創業家,現時對手之一、小鵬汽車創辦人何小鵬,正是其師弟,足見該校創業氣氛濃厚,這個想法一直在沈暉血液蟄伏,經常不安份地跳動着,提醒他「自己搞一間公司最有挑戰」。

沈暉在2015年成立威馬汽車,目前有超過3000名員工,同時擁有自建工廠。(張浚浩攝)

沈暉在2015年成立威馬汽車,現有逾3000名員工,同時擁有自建工廠。(張浚浩攝)

搞舞會賺錢具從商觸覺

第一次「創業」不過二十出頭,當時沈暉任學生會秘書長,負責組織活動。華南理工以工程系聞名,意味是典型「和尚寺」,男女比例極不平均,他看準這個商機,充當半個月老,舉辦各項活動讓男女生交流,從中賣門票賺錢。回想往事,他不禁笑言:「搞舞會係一個好好嘅business,大家都想識女仔。」賺錢事小,為他打通校內關係網絡才最有用,得以認識不同年齡層校友,儼然小小交際家。

說辦舞會是創業只不過開玩笑。沈暉九十年代初負笈美國,畢業後正式邁向職業經理人的道路,先在能源公司當項目經理,2000年始正式首度與車結緣,擔任美國汽車零部件公司博格華納(BorgWarner)的合資公司總經理,及後晉升至中國區總裁,成為區內「一哥」。

多數人安坐高位後,往往不願走出comfort zone,惟沈暉愛冒險的性格,卻沒有隨着躋身企業管理層而消散,反而一次又一次尋求更大挑戰,「在原來的公司名成利就,可以升職加薪,又有股票期權,但我覺得置身一間情況唔太好嘅公司,可能貢獻仲大。」於是拒絕回美國工作,轉戰未合併前的快意集團(Fiat),協助收購佳士拿(Chrysler),又與廣汽(02238)洽談合資公司,難度一步步提高,事業也更上層樓,成為新公司的中國區副總裁。

性格愛冒險 拒做打工皇帝

沈暉的歷險故事還有下文,後來獲吉利集團主席李書福賞識,邀他過檔,專門負責收購富豪汽車(Volvo),這段日子沈暉並無多講,僅輕描淡寫「當時好冒險」,後來的就是歷史了,不但收購成功,他也成為富豪汽車中國區董事長。

不少人渴望成為打工皇帝,惟對沈暉來說,這成就代表其打工生涯似到盡頭,他的創業之心從沒靜止過,2013年決定求變前,先增強「裝備」,申請到美國哈佛商學院讀高級管理課程。

威馬汽車在溫州的智能製造廠規模巨大。(被訪者提供)

威馬汽車在溫州的智能製造廠規模巨大。(被訪者提供)

他憶述在這所高等學府的日子,班上50多個同學,來自40個國家或地區,皆是大型企業高層,連政府高官都有,故意混在一起,互相學習激發,「當時教授話,你哋來尋求轉變,通常畢業後有好多change,一係career,一係wife。這當然係講笑,太太唔畀我change,只有change職業。」他頓了一頓,說:「的確有同學change wife。」

「平日忙於工作,無時間大思考,突然有3個月唔使做,不斷讀書睇案例,人就會受到刺激。」有趣的是,他記得入學時美國電動車生產商特斯拉(Tesla)股價僅徘徊40美元水平,短短數月飆至超過100美元,「那時笑說錯失了機會買股票」。

良機可一不可再,沈暉自然懂得掌握,錯過了投資Tesla股票,緊緊抓着內地電動車浪潮;面對各方造車勢力雄起,資金急於尋找項目投資,2015年初,他辭去吉利工作,先加入電動車智能化軟硬件供應商博泰,不足一年便離開,成立威馬汽車,做電動車生意,終圓創業夢。

45歲自立門戶 「踩油」去盡

「當時已經45歲,無猶豫,唔係就一世打工打到60歲……,出嚟創業係risky(有風險),經歷過咁多都冇乜好擔心,仲賣咗上海兩間屋,留番另一間畀爸爸,暫時都覺得幾好玩。」沈暉躊躇滿志道來。

汽車世界競爭激烈,各路人馬在看不到盡頭的快速公路上較勁,留在慢線雖安全但發展龜速,加油轉到快線可以超車爬頭發圍,惟有機也有危,必須對前方路況掌握精準、看得通透,才能無驚無險,安然抵達終點。

採訪、撰文:張浚浩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