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最紅的KOL (老占)

By on August 26, 2019

本文作者老占,為《信報》撰寫專欄「俺俺占占」。

特朗普不僅學到社交媒體的玩法,更創造了超越政治的新規則。(路透資料圖片)

特朗普不僅學到社交媒體的玩法,更創造了超越政治的新規則。(路透資料圖片)

二○○九年五月四日,特朗普推出第一條Tweed,當時的內容很簡單:「記住要收睇,我現身David Letterman的Talk Show。」

當時他只有六十三歲,身處一個職場的轉捩點,他當時經營賭場、房地產、娛樂公司、酒店等等,因為負債十二億美元而倒閉,董事會又踢佢走,這個地產大亨適逢他第四次破產,當年他已經用真人騷的主持人身份重新塑造個人形象,這道光環慢慢消退,但是他也沒有想過下一步如何,這條Tweed就成為了影響一生的帖文。

他最初的訊息都是偶爾發送,也肯定是有員工代筆,而內容主要是宣傳自己品牌和一些一啲都唔勵志的雞湯。後來,他慢慢識玩社交媒體,一年之間Twitter訊息量多咗五倍,接着這三年之間,他差不多撰寫了大概一點五萬條推文。後來佢嘅Tweed愈來愈多,並以第一身撰寫,不分晝夜發送,而且最重要的是語氣轉變了,變得如假包換的真性情,成日嗌交,尖酸刻薄,對當時一個美國地產名人來說,他一定感覺好好玩,好新奇,這幾十年來由花花公子成為房地產開發商,跟住又成為電視節目主持人,很快再度轉身,成為了KOL,美國右翼的政治勢力。

他不僅學到社交媒體的玩法,更創造了超越政治的新規則,不只是贏得粉絲,也煽動了國際關係及股市波動,他自己上癮,群眾也上癮,到後來贏得了白宮寶座。

政治在於如何動員,如何合作,即獨裁者也不可能所有大事小事都親力親為。在民主國家,各黨派中如何協商,如何得出共識,如何制定共同目標,所以fb、IG、TG、微信對當代政治人物來說,這些都是必修課。

更多老占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