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場通訊戰:飛鴿傳書 (高天佑)

By on August 22, 2019

本文作者高天佑,為《信報》撰寫專欄「新聞點評」,此為節錄版本,原文請按此

全球最先進的美國海軍上周進行了一場軍事演習,嘗試最新型通訊方式,首先由USS Boxer軍艦艦長拿出墨水筆,把訊息寫在白紙,然後裝進豆袋,投擲給另一艘軍艦;對方若想回覆,也用同樣方法。

換言之,這其實是幾百年前的通訊方式,美軍今時今日演練「古法」,皆因預計到未來兩軍一旦對峙,勢必互相干擾、癱瘓對方無線通訊網絡。愛恩斯坦講過:「我不知道第三次世界大戰用什麼武器,只知第四次大戰會用木棍與石頭。」至於下一場通訊大戰的工具,很可能是豆袋和飛鴿傳書。

美軍三年前已為旗下軍艦重新裝配有近三百年歷史的六分儀,以待必要時用傳統方法取代GPS導航。(U.S. Navy圖片)

美軍三年前已為旗下軍艦重新裝配有近三百年歷史的六分儀,以待必要時用傳統方法取代GPS導航。(U.S. Navy圖片)

美海軍演練擲豆袋送情報

今次演習反映了全球最先進海軍甚具遠見之憂慮,現今無線通訊技術發達,除傳統的大氣電波、衞星通訊之外,還有4G、5G、近場通訊等,卻令人們嚴重依賴無線通訊,成為所有社會、經濟、軍事活動之命脈。

正因這條命脈如此重要,可想而知各大國政府基於軍事考慮,定必大力研發反制技術,最明顯是使用電磁波,令特定區域的電子通訊全部失效,又可狙擊敵方太空衞星以癱瘓其衞星通訊。所以除了「豆袋演習」,美軍亦於3年前為旗下軍艦重新安裝有近300年歷史的六分儀,以待必要時藉老祖宗low tech方法取代GPS導航。

這些國際軍備好像太遙遠,且說近在眼前之本港「反送中」抗爭運動。抗爭者能夠be water,無大台而有默契運作,主力透過手機收發資訊、保持聯繫。不過,在兩個月前的蘇丹示威活動中,當地政府已試過下令關閉特定區域手機網絡基站,變相癱瘓示威者溝通渠道;這一招效益巨大,印度政府也有樣學樣,本月5日宣布取消克什米爾自治地位時,第一件事就是徹底斷網(包括固網及無線),令抗爭者不但無法互相串連示威,甚至完全與世隔絕。

抗爭者或會說,如此斷網招數對於社會、經濟及國際形象有很大損害,政府理應不會輕易使用;再者,抗爭者們也做過「演習」,預備4G網絡有朝一日被截斷(就像本月12日機場網絡大擠塞),他們就會改用FireChat、MeshMe、Bridgefy等近場技術互相溝通。

早前的蘇丹示威活動,當地政府下令關閉特定區域手機網絡基站,癱瘓示威者溝通渠道。(法新社圖片)

早前的蘇丹示威活動,當地政府下令關閉特定區域手機網絡基站,癱瘓示威者溝通渠道。(法新社圖片)

大國電訊或只採自家設備

不過,內地公安早已研發出一款「流動電磁車」,可打出電磁炮,針對性癱瘓特定小範圍(例如維園、夏慤道)所有電子通訊(包括近場通訊),並聲稱對人體無害。可預期,未來各地政府對付示威活動之一大方向,肯定會從無線通訊着手;對示威者來說,「電磁車」威力恐怕不下於「水炮車」。

從商業及政治角度看,也難怪美國、歐盟等政府對於當地電訊商擬採購華為5G設備會這麼敏感、忌憚,事關無線網絡實在太過重要,同時亦太過脆弱,政府寧枉毋縱,寧可錯殺一百,不能有一個漏洞,否則實屬致命,因此估計日後各大國電訊網絡的核心設備只會採用自家陣營(例如西方會用Ericsson和Nokia),或經嚴格核證(華為正在歐洲推動「無後門」驗證)的產品。

話說回來,中國在「下一場通訊戰」可能有優勢,事關早在逾2000年前秦朝已經善用飛鴿傳書,至今在江蘇省仍有專業戶傳承這門技藝(目前主要作表演用途,亦有「害群之鴿」用於運毒)。至於抗爭者,或應趁着中秋節,演練明太祖朱元璋「月餅起義」,把字條塞進冰皮月餅傳遞訊息,代替WhatsApp和Telegram。

中國早在逾2000年前秦朝已經善用飛鴿傳書,在「下一場通訊戰」甚有優勢。(Pexels網上圖片)

中國早在逾2000年前秦朝已經善用飛鴿傳書,在「下一場通訊戰」甚有優勢。(Pexels網上圖片)

(編者按:高天佑著作《中產必須死》現已發售)

歡迎訂購:實體書、電子書

更多高天佑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