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學神劇《黑鏡》的蟑螂 (沈旭暉)

By on August 14, 2019

本文作者沈旭暉為《信報》主筆(國際),為《信報》撰寫專欄「平行時空」,此為節錄版本,原文請按此

日前談及香港警察以「蟑螂」稱呼示威者已成常態,其「非人化」手法令人憂慮,可參考的例子除了早前談及的盧旺達,還有近年在歐美影響極大的Netflix未來學神劇《黑鏡》。

《戰火英雄》講述未來軍人的腦袋被中央操控,任務是打死怪物「蟑螂」,但原來「蟑螂」是人類。(網上圖片)

《戰火英雄》講述未來軍人的腦袋被中央操控,任務是打死怪物「蟑螂」,但原來「蟑螂」是人類。(網上圖片)

洗腦「殺蟲」歷史不斷重演

《黑鏡》有一個單元故事名叫《戰火英雄》(Man against Fire),講述在未來,軍人開始「人機一體」,用植入人體的晶片傳播情報,連人腦的認知也由中央操控。軍人主角的任務是打死被稱為「蟑螂」的怪物,但在一次行動中,敵人用一種奇怪的光線,擾亂主角的認知操控系統,令他最終發現自己一直攻擊的「蟑螂」,其實是人類。

最後主角發現了自己身處一個大陰謀:人類政府正持續推行一場優生學屠殺,要將「能力低下」的人類消滅,為了減少士兵屠殺「劣種」的牴觸情緒,發明了歪曲軍人認知的技術,士兵入伍時簽署同意書,交出認知操控權,真心相信自己殺人只是殺滅「害蟲」、保護人類,可說是用劇情將「非人化」推到極致。

回到平行時空的香港,「蟑螂說」、「警犬說」在大小通訊群組廣泛流傳,惟基於上述原因,公眾對公權力執行者的操守要求自然高得多。當有警員清場時,也大聲以「蟑螂」稱呼未被法庭定罪的示威者,如此氣氛,配合到日前警方使用被廣泛批評的高度武力,令人愈來愈不安,也明顯和警察誓詞的「不對他人懷惡意、不敵視他人」背道而馳。

一個負責任的政府必須在乎抗爭者的爭取,而不是單純以「蟑螂」視之。(路透資料圖片)

一個負責任的政府必須在乎抗爭者的爭取,而不是單純以「蟑螂」視之。(路透資料圖片)

暴力升級看得多被稀釋

當街頭衝突無日無之,對香港的社會將產生怎樣的深遠影響,抗爭者爭取的是什麼,一個負責任的政府必須在乎,而不是單純以「蟑螂」視之,作為對被稱「警犬」的以眼還眼。

何況,我們現時可能處於人類歷史上對激進動作最熟悉的階段,從電視、電影,進化到人手一機的網絡時代,這是從前人類不可能理解。結果我們在電影、電視、動漫、電玩,接觸到大量暴力,這已成為日常生活一部分;正如當抗爭變成日常,警民衝突連續在人人的手機中放送兩個月、而且可能無了期持續下去,不論陣營,結果都是對視覺上、認識上,習以為常。

暴力的強度,因為看得太多而被稀釋。雖然現代人較少直接實踐暴力,香港人也以「和理非」聞名,可是在各種力量拉扯、政府失效之時,假如這樣下去,警察和示威者都只能愈來愈依賴武力,可謂香港百年未有之大變局。

(編者按:沈旭暉著作《平行時空2 – 解構本土主義崛起的世界》現已發售)

歡迎訂購:實體書、電子書

 

延伸閱讀:

黑鏡(Black Mirror)

更多沈旭暉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