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齡搞社企助失聰者台上覓理想

By on August 10, 2019

原文刊於信報財經新聞「人言人語

黎麗霞自言喜與聽障戰友並肩作戰,就算2年後踏入古稀之齡,也沒有想過退休。

黎麗霞自言喜與聽障戰友並肩作戰,就算2年後踏入古稀之齡,也沒有想過退休。(黃勁璋攝)

香港於1996年實施《殘疾歧視條例》,可是至今殘疾人士仍未受到全面公平對待,尤其就業方面;他們的工作表現絕對不差,只是欠機會;我是黎麗霞(Ivy),從事地區工作多年,別人叫我「黎姑娘」,9年前近「登六」(60歲)之齡,接手經營社企,負責舞台搭建,專門聘請聾人,曾獲勞福局頒發友善聘用獎;失聰者雖聽不見,但往往比常人更專注。

我原是個普通師奶,早年結婚生子,做過售貨員及保母車司機,30多歲才開始接觸地區工作,由義工、互委會秘書,再到議員助理,2010年近退休之齡,機緣巧合下決定朝這方面發展;常說「有心唔怕遲」,當時牛池灣有間印製橫額的社企,因經營不善面臨倒閉,負責人全都「跳船」,有非牟利組織覺得可惜,建議我一試,看看能否起死回生。

首日「上班」,辦事處恍似打完仗,空無一人、雜物遍地,不知從何入手;我性格偏不服輸,從前做議員助理,常要協助搞活動、砌舞台,意識到單靠印橫額難以生存,遂打算兼做舞台搭建;勞動工作

需要較多人手,最終找來幾位有聽障夥伴幫手,順利開業。

盼傷健人士薪酬睇齊

與失聰人士共事難免要磨合,初期我手語不佳,用筆寫,但他們學歷一般,本身急性子的我,唯有逼自己花更多耐性和心機去溝通;合作後發現他們體力應付得來,不過缺乏自信心,搵工時常被壓價,故很珍惜每個機會,更加勤力。

你以為社企支援殘障者就業?錯了,是這些被忽略的一群幫我們才真,之前想買部手推車運重物,他們都勸我不要浪費金錢,寧願自己抬,如此體貼的夥伴哪裏找?故多年來,我堅持與健全者同工同酬。猶記得創業首年最辛苦,自己分文不收之餘,租車、出糧要付現金,試過以信用卡透支發薪水,還瞞着丈夫去銀行借錢;現在事過境遷,當然不怕講。

有人問我為聾人「搭建就業舞台」,是否出於使命感?我笑說那有這麼偉大,一個「儍」字而已!幸好捱過那段苦日子,慢慢建立口碑,總算做到自給自足;我常跟客戶講,不要因我專請聾人就來幫襯,必須真正滿意服務,否則寧願對方另聘高明。

黎麗霞認為社企不是支援殘障者就業,而是這些被忽略的一群幫助社會。

黎麗霞認為社企不是支援殘障者就業,而是這些被忽略的一群幫助社會。(黃勁璋攝)

不忿夥伴被欺代出頭

我喜與戰友並肩作戰,最激氣是遇到仍戴着「有色眼鏡」之流;試過負責攤位遊戲,安排夥伴派禮物,他們胸前掛有「聽障」字牌,有些人視而不見,因夥伴拿錯禮物而口出惡言:「聾就戴助聽器啦!」卻不明助聽器會收到很多雜音,令用者很辛苦。面對缺乏同理心的人,我會當場喝止:「如果佢係你屋企人,你會點?」可能我外表夠惡,對方多數無辯駁。

每見到弱勢社群被欺,我必代為出頭。有次去餐廳做場地布置,夥伴搬完物件想喝水,開瓶時不慎倒瀉沾濕地氈,侍應破口大罵,聾人很敏感,他們聽不到責罵內容,只被對方的惡形惡相嚇倒,卻不知自己做錯什麼,我見狀反罵該侍應:「你張地氈幾錢?我賠!但早跟你說過,我的夥伴是失聰,你不滿就向我反映,不要為難他們!」

有道「有理壓得泰山倒,無理寸步也難行」,我不怕得罪人,大不了做少單生意,欺凌我的同伴就忍無可忍。現時公司有6位全職員工,另有20多名聽障夥伴,主責舞台搭建,生意過得去,最重要是我忙得開心;2年後我踏入古稀之年,並沒有想過退休,平日嚴禁別人以「婆婆」相稱,「唔該請叫黎姑娘」;之前受訪,有記者覺得我如此搏命,打趣說覺得我會死在辦公室,我也有同感,哈哈。

採訪、撰文:許鎮邦

攝影:黃勁璋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