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大台的通訊革命 (黃岳永)

By on July 26, 2019

本文作者黃岳永為香港科技大學副教授兼高級顧問(創業),為《信報》撰寫專欄「科網人語」。

美國《時代》早前公布25名最具影響力的網絡名人,香港「反送中」示威者與美國總統特朗普等並列其中。(法新社資料圖片)

美國《時代》早前公布25名最具影響力的網絡名人,香港「反送中」示威者與美國總統特朗普等並列其中。(法新社資料圖片)

美國《時代》(Time)早前公布25名最具影響力的網絡名人,香港「反送中」示威者與美國總統特朗普、南韓偶像天團防彈少年團等並列其中。今次香港的示威活動與世人熟悉的「認大佬」做法不同,完全沒有領導的「大台」,然而憑藉連登討論區及加密通訊軟件Telegram,示威者可即時投票決定下一項部署。

其實連登和Telegram都不是什麼新科技。Telegram來自俄羅斯,在前蘇聯國家和中東地區相當受歡迎,是世界第九大通訊軟件,估計全球有約2億個用戶,其私隱特性一直深受俄羅斯記者和政治反對派的喜愛,亦引來政府關注。去年Telegram因為拒絕向俄羅斯聯邦安全局交出加密金鑰,結果在當地慘遭封鎖,一度被某些市場人士認為其大勢而去,想不到它在香港的示威之中大發神威。

Telegram提供了隱秘的通訊溝通平台,各成員在當中分發及整合資訊,進行現場實況通知,亦會核實消息是否fake news,大型群組成員可以多達二三萬人。許多人還通過其AirDrop功能,與現場人士分享重要訊息,包括我在內,相信不少人在過去兩個月,都不時收到過別人匿名發來的短訊。

香港「反送中」示威活動沒有「大台」領導,僅透過Telegram等通訊軟件,即時投票決定部署。(路透資料圖片)

香港「反送中」示威活動沒有「大台」領導,僅透過Telegram等通訊軟件,即時投票決定部署。(路透資料圖片)

討論區的歷史則更為久遠,這個九十年代的互聯網技術在今次示威之中依然成為主流。被《時代》點名讚揚的連登,在這場運動中起到宣傳和動員的作用。在討論區中,人人都可提出建議,支持到達一定水平便置頂,直接由會員投票決定是否實行,之後再進行構思策劃及行動部署。而討論區本身的文化亦愈來愈獲社會各界接納,其中一個post「我無嘢講」便觸到不少人的神經,人人跟着一句,發洩內心不滿。

除了借用科技外,香港人更在運動中快速學習成長。6.12警民衝突中,現場示威者迅速以水淋熄催淚彈,再用交通「雪糕筒」和安全帽等物遮蓋,熄滅後馬上把其拋走,這種對付催淚彈的另類做法全世界首見。美國知名時事政評雜誌Slate更盛讚港人在示威活動中展現出超卓的組織力及韌力。

6月至今的一連串群眾示威活動,當中固然有暴力場面出現,但以百萬計的香港人和平遊行,遊行之後清理場地及回收垃圾,各區以貼memo的方式在連儂牆表達意見,都可以看到當中的善意,運動過程中亦見到年輕人的智慧、解難及創新能力。對公民社會的發展,這是一個良好的反思機會。

更多黃岳永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