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產共享單車冀重振口碑 LocoBike專人巡區防違泊

By on July 8, 2019

原文刊於信報財經新聞「StartupBeat創科鬥室

由程俊豪掌舵的LocoBike, 第三代(左)車輪改用一體式設計,外形跟第二代(右)明顯有別。(黃潤根攝)

由程俊豪掌舵的LocoBike, 第三代(左)車輪改用一體式設計,外形跟第二代(右)明顯有別。(黃潤根攝)

共享單車在內地曾經盛極一時, 行業龍頭ofo在2017年底攻港,跟本地薑GoBee.BikeKetch’Up Bike等瓜分市場,惟在激烈競爭下,陸續出現「爆煲」潮,更有營運商傳出財困甚至結業,一輛輛共享單車淪為廢鐵閒置路邊。目前,港產「小藍車」LocoBike,是少數仍在提供服務的品牌。

營運LocoBike的本地初創Locolla Limited,其創辦人及行政總裁(CEO)程俊豪接受訪問時坦言,單車亂泊是共享單車為人詬病的原因之一。由於擾民,政府不得不着手監管,去年9月,運輸署制定《無樁式自助單車租賃服務業務守則》,當時LocoBike、Ketch’up Bike、HobaBike及ofo均有簽署

提供營運數據配合監管

守則要求營運商建立巡查機制,主動清理旗下違泊單車,並設立真人接聽熱線處理投訴。程俊豪指出,公司一直有由20人組成的巡邏隊,於提供服務的地區(例如大埔、馬鞍山)專責清理阻塞通道的LocoBike。公司亦向政府提供單車位置等營運數據,以便當有市民透過1823政府熱線投訴違泊時,讓當局即時知道涉事單車是否LocoBike,從而盡快處理。

程俊豪承認不少共享單車營運商,往往忽略這些線下營運工夫,一方面服務無法符合政府監管要求,另一方面違泊亂象沒明顯改善,街上單車隨時被不滿的人破壞,「這某程度上解釋了,為何監管推出後,反而這麼多共享單車營運商退出市場。」那為何其他營運商不願投放資源,像LocoBike般組織巡邏隊、完善投訴機制?他頓了一頓回答,「其實我都唔明」。

共享單車在香港的負面形象,一定程度影響行業發展,其中一個例子是,「區議會等不會輕易批准增闢共享單車停泊空間,要待日後共享單車形象轉好,這些配套才有望推行。」

用戶只要以手機程式掃描二維碼,即可解鎖單車。(黃潤根攝)

用戶只要以手機程式掃描二維碼,即可解鎖單車。(黃潤根攝)

前路看似難行,同業一個接一個撤出,程俊豪卻相信,本港的共享單車行業才剛起步,「新加坡、美國及中國內地情況都類似,一開始有大量營運商加入。當中有些純粹想憑共享單車做些融資舉措,很快就見真章。之後規管出現,剩下的,都是真正有心做的公司。」

即場維修減低廢置成本

程俊豪又說,內地共享單車剛性需求高,吸引很多公司加入戰團,憑着財雄勢大不斷燒錢,「壞一架單車,就補充幾架」;一旦資金鏈斷裂,既無法再燒錢投資新單車,又無能力修復損壞的,令可租出單車買少見少。

因此程俊豪以此為鑑,LocoBike巡邏隊另一重要工作,是即場簡單維修損壞單車,情況嚴重的送廠修理,期望延長單車壽命,減低廢棄處置的成本。

為鼓勵用戶勿貪方便「周街泊」, 若把單車停放於公共單車泊位,可獲贈1元優惠券。這些公共泊位的位置,就在Loco手機應用程式的地圖上,以綠色P字標示出來。

車輪骨幹改設計更耐用

LocoBike目前大約有5000輛單車,由去年4月至年底投入服務的第三代,便佔了3000輛。第三代跟前兩代的主要分別,包括車輪改用一體式設計,好處是單車更堅固及輕巧,避免車輪鐵枝損毀阻礙鎖車,亦可出租空間開拓廣告收入;車架骨幹也改為方形,有效減輕座位移位的問題。

此外,智能鎖系統的中央處理器已改為嵌入於車架內;用以解鎖的二維碼,則置於座位的下方。不變的是,智能鎖系統和頭尾燈所需的電源,繼續由單車籃上的太陽能板供電。程俊豪期望,新設計可改善使用體驗,同時令單車更耐用。

程俊豪以此為鑑,LocoBike巡邏隊另一重要工作,是即場簡單維修損壞單車。(黃潤根攝)

程俊豪指,LocoBike巡邏隊另一重要工作,是即場簡單維修損壞單車。(黃潤根攝)

採訪、撰文:陳子健

延伸閱讀:

放眼Super App盡覽吃喝玩樂

[ English Version ]

LocoBike remains hopeful about HK bike-sharing amid shakeout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