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O也可以有斜槓人生 (黃岳永)

By on July 5, 2019

本文作者黃岳永為香港科技大學副教授兼高級顧問(創業),為《信報》撰寫專欄「科網人語」。

當初做CEO對工作的投入程度達150%,結果太緊張反而是失誤的原因。(Freepik網上圖片)

當初做CEO對工作的投入程度達150%,結果太緊張反而是失誤的原因。(Freepik網上圖片)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留意,我已經沒有做行政總裁(CEO)很久了!話說我2010年退任謝瑞麟的CEO,表明理由是「希望騰出更多時間投放在社會和教育工作上」,很多人的反應是「唔係啩」,亦有不少人猜度中間是否有不為人知的故事。時間證明一切,我真的是投身在社會及教育工作這個「第二事業」之中。

現時我除了在大學教授「Introduction to Entrepreneurship」,另一項教育工作是給十多位新晉CEO擔任Coach,一方面讓我可以和一眾年輕人分享創立公司做Start-up到大型上市公司的不同經驗,另一方面藉着我本身多年的經驗和資源,以及對行業的認識,配合這些二十多、三十歲年輕人的精力和熱情,可以產生極佳的化學反應。

話說回來,很多人認為管理一間公司的行政總裁應當相當忙碌,根本不可有第二職業,但從我自己的經驗來看,第二職業反而是人生規劃中極為重要的一環。我二十多年前在美國矽谷開始了「CEO」這個職業,當時對工作的投入程度何止百分百,簡直是150%。由於公司在美國、東京及其他多處都有業務,我便試過一年環遊世界13次。當時還計算過如果把行程安排為一直向西方飛行,再加上每天少睡兩小時,憑着時差我便可以在周三回香港吃飯,為這個「精明安排」沾沾自喜不已。

無論身處哪一職位,我相信都需要第二職業,人生才會平衡及完美。(Freepik網上圖片)

無論身處哪一職位,都需要第二職業,人生才會平衡及完美。(Freepik網上圖片)

其實這個做法猶如一個不成熟的投資者,把所有雞蛋都放在一個籃子裏,完全沒有空考慮其他事情,甚至連家庭朋友都無法兼顧,結果脾氣愈來愈壞,連公司內鬥亦告增加,以為緊張可以達至一個好結果,結果太緊張反而是失誤的原因。

隨着年紀漸長,我覺得老子「無為而治」非常適用於企業管理之中。當企業愈來愈大,經營者根本沒有辦法充分掌握每個細節,所以需要預作規劃和建立制度,令每名員工可發揮所長;作為CEO,亦毋須把所有精力放在工作上,因太集中反而容易一葉障目,這亦令到我後來的工作時,都會最少有一份second project在手。以我最後一份CEO工作為例,雖然是上市公司兼有幾百間零售分店,但我其實是用part-time工作模式,期間還跑去研究改善平安鐘服務和撰寫專欄,公司成績不見受負面影響,利潤股價都雙雙報捷。無論身處哪一職位,我相信都需要第二職業,人生才會平衡及完美。這亦回到曾經困擾我的一條問題:到底做CEO是否需要150%的時間才能做得好?我答案會是「使乜計咁多?做到咪得囉!」

更多黃岳永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