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通」難代「港通」(高天佑)

By on June 18, 2019

本文作者高天佑,為《信報》撰寫專欄「新聞點評」,此為節錄版本,原文請按此

「滬倫通」正式通車,其機制僅容許兩地上市公司赴對方股市發行存託憑證。(路透圖片)

「滬倫通」正式通車,其機制僅容許兩地上市公司赴對方股市發行存託憑證。(路透圖片)

這邊廂香港風雨飄搖,那邊廂上海和倫敦昨天大鑼大鼓慶祝「滬倫通」正式開車,內地網上很多「仇港派」網民乘機幸災樂禍,紛紛慶祝「香港終於被邊緣化了」、「中國不再需要香港了」、「香港是時候回到小漁村的原有地位了」。可惜,「滬倫通」雖然跟「滬港通/深港通」名稱相似,卻並非同一回事,暫時仍難取代香港角色。講到底,香港如果真的衰落,死因只會是「自己玩死自己」,非關被人「搞我後面」。

發存託證 非直接買賣股票

首先必須指出,大家若有留意內地的網絡社區,例如雪球、微博、微信等,不難看到很多「仇港」言論,特別是自5月起,幾乎99%言論都像跟香港這個小島有血海深仇,恨不得滅之而後快。這不難理解,一來自從中美貿易戰升溫,內地本身輿論管制已在不斷收緊,近日針對與「香港」有關的內容更是進一步嚴控,例如「香港加油」和「支持香港」這些看似中性的字眼也被完全封掉。因此,鋪天蓋地「仇港」言論並不代表所有國民看法,只不過「非仇港」的調子根本沒機會發表而已。

其次,近年「仇港」心態在內地累積形成,箇中因素複雜,包括內地官媒在輿論管控下,多年來集中展現香港「衰」的一面,例如「反中亂港」、「被外國勢力利用」、「驅蝗行動」等;事實上香港本身的確不乏「仇內地」言行(包括「驅蝗」),實屬雙方共業。最後,互聯網原本就是鼓吹、放大民粹和仇恨的地方,凡事因果循環,本港網上也有很多惡意辱罵內地的言論,惟不代表所有香港人看法。因此,對於內地網上「仇港」言論,不必太放在心上。

言歸正傳,回到「滬倫通」這個話題,雖然名稱與「滬/深港通」相似,卻不是同一回事,因為內地和英國之間有7至8個小時時差(視乎夏令抑或冬令),兩地股市交易時段完全不重疊。再者,該機制並非讓兩地股民直接買賣對方股市的股票,而只是容許兩地上市公司赴對方股市發行存託憑證,分別名為CDR和GDR,類似於香港股市早已存在的ADR機制,讓港股上市公司赴美國和英國股市發行存託憑證。

最大敵人 自己玩死自己

與此同時,恰好在香港風雨飄搖之際,國家財政部昨天宣布,今年將在境外發行150億元人民幣國債,當中50億元人民幣定於本周四(20日)在香港招標發行;不論是否代表內地當局力撐香港,起碼也顯示本港對於內地經濟大局的獨特角色,短期內仍不容易被取代。

無論如何,面對中國國勢崛起,再加上「大灣區」、「一帶一路」等大搞作,香港可說是拿着一手好牌,縱使上海、深圳等內地重點城市勢必持續進步和開放,卻並不代表香港會受損,皆因隨着「整個餅」愈來愈大,絕對不是零和遊戲。拿着這手好牌的香港若然衰落,死因不會是來自外來挑戰,而只會是「自己玩死自己」,例如像昨文〈資金走佬難以「暫緩」〉指出,自從港府提出《逃犯條例》修訂,已促使大量資金密謀「走佬」,此趨勢即使港府聲稱「暫緩」修例也難以逆轉。今次事件也反映港府高層及很多建制派議員(尤其是民建聯和工聯會),根本完全不明白國際經濟形勢,不知道此舉將對香港經濟和國家大局造成多大損害。所謂見微知著,香港的前景似乎真的不宜樂觀。

(編者按:高天佑最新著作《中產必須死》現已發售)

歡迎訂購:實體書、電子書

更多高天佑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