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種產業鏈賽跑 (高天佑)

By on June 11, 2019

本文作者高天佑,為《信報》撰寫專欄「新聞點評」,此為節錄版本,原文請按此

特朗普今次開戰的最大目標之一,是要「打殘」中國的科技生產產業鏈,華為更是首當其衝。(法新社資料圖片)

特朗普今次開戰的最大目標之一,是要「打殘」中國的科技生產產業鏈,華為更是首當其衝。(法新社資料圖片)

華為深陷中美科技戰風眼,美國總統特朗普多番言之鑿鑿指該中國電訊設備巨企危害美國國家安全,故有必要實施制裁,但他和財長努欽也先後明示,華為問題可以在中美經貿談判中解決,換言之所謂「國家安全」,或許有幾分真,亦有幾分純屬「屈水魚」藉口。實際上,科技戰若持續下去,將關乎兩種產業鏈之間的賽跑,一種是中國的生產產業鏈,另一種是以美國為首的研發產業鏈,看哪條鏈的轉移較快。

美逼華科技關鍵工序外遷

身為世界工廠,中國這條鏈毋須多解釋。正如不少論者指出,特朗普今次開戰的最大目標之一,是要「打殘」中國的科技生產產業鏈,促使關鍵工序向東南亞等地區轉移;否則按現時趨勢,憑中國人的效率、勤勞、頭腦和規模優勢,日後恐怕全世界都只能向中國購買科技產品,變相讓中國掌握了話事權。

須知道,生產產業鏈在天然上就會向上游研發延伸,兼且中國號稱擁有「工程師紅利」,每年大學理工科畢業生超過300萬人,又被指擅長「盜竊」外國技術和專利,所以從美國角度看,現在若不及時出手重創,甚至扼殺中國這條產業鏈,日後恐會後悔莫及。

晶片、Android、專利等大多是美國獨家,別無分店。(路透資料圖片)

晶片、Android、專利等大多是美國獨家,別無分店。(路透資料圖片)

至於那邊廂美國的研發產業鏈,基於美方現時制裁中興(00763)、華為等企業的最大武器,乃禁止把晶片、Android系統、專利技術等銷售給它們,為的是讓中國的世界工廠缺少內核,徒剩軀殼,再無用武之地。這一招威力強大,因上述晶片、Android、專利等大多是美國獨家,別無分店。

谷歌、高通等美國企業自然要聽當地政府支笛,而根據長臂管轄原則,第三方國家(例如歐洲或日本)企業的產品和技術若有25%「成分」來自美國,也一樣要服從美方的制裁措施,否則將同遭重罰。去年中興被制裁,罪名正是違反伊朗制裁令,把一批「含有美國科技公司軟硬件」的產品出售予伊朗電訊商。

一項產品或技術當中有幾多「美國DNA」,其實很難具體判斷,若有爭議,只能交由(美國的)法庭裁奪。但無論如何,假若科技戰持續打下去,不排除有些第三方先進國家的企業,會嘗試研發一些既建基於美國核心技術、但「美國成分」低於25%的產品,便可不受長臂管轄而銷往中國等地,得以獨享原屬美國企業的龐大市場。試想像,一家法國或日本企業若能成功研發一塊可以代替高通產品的晶片,或者一款代替Android的系統,同時「美國DNA」只得24.9%或以下,那將是何等大茶飯,屆時即使被美國當局抽秤,也有很大誘因承擔巨額律師費去對簿公堂。

中美爆發科技戰,未來焦點將落在誰的產業鏈轉移得較快。(資料圖片)

中美爆發科技戰,未來焦點將落在誰的產業鏈轉移得較快。(資料圖片)

研發轉移形同自削武功

這種趨勢一旦出現,等於美國「搬起石頭砸自己腳」,原本打算迫使中國的科技生產產業鏈向東南亞地區轉移,豈料導致自己的研發產業鏈也對外轉移,變相自我削弱最強武功。

由此可見,中美科技戰的長遠戰況,很大程度上關乎哪種產業鏈的轉移更快一些。究竟是美國成功扼殺中國的生產產業鏈,讓其永遠只能扮演低端代工角色;抑或是美國自己的研發產業鏈逐漸外流,慢慢喪失原有獨霸優勢。實際上,即使今次兩國經貿談判能夠「講掂數」達成協議,但圍繞這兩種產業鏈的攻防戰仍將長期持續下去,並會牽動環球各地產業格局。

(編者按:高天佑最新著作《中產必須死》現已發售)

歡迎訂購:實體書、電子書

更多高天佑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